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零四节 章德的新使命
    刘德头戴九旒冠,身穿冕服,腰佩宝剑,缓步在数十名卫士的保护下走下船头。( )

    “殿下!”郅都领着卫队前来缴令,拜道:“罪官周阳由已经就擒,臣谨奉还虎符、印信!”

    然后,就有几个卫兵左右挟持着一个披头散发,垂头丧气的三四十岁的官员,来到刘德的面前。

    刘德透过旒珠的缝隙,低头看了一眼那个不久前还是两千石封疆大吏的男人,只见,出现在他眼前的不过是一个身材干瘦,其貌不扬的男子,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扔到人群中都没人能认出来的男人,居然会是曾经大名鼎鼎,夷灭无数豪强的酷吏。

    “周阳!”刘德看着他,厉声问道:“你可知罪?”

    “臣知罪……”周阳由闻言,连忙跪下来叩首认罪:“罪臣狂妄,目无国法,凌迫天使,虽百死难赎!”

    一边说,周阳由一边重重的磕头。

    身为官僚,周阳由太清楚应该怎么做,他才有活命甚至卷土重来的机会。

    按照制度,他很清楚,他首先会被移送廷尉衙门,然后廷尉与文武百官商议,为他的罪名定性,然后上报天子,由天子决断。

    在这整套流程之中,最关键的是天子的态度。

    天子想留他一命的话,不管廷尉上报什么罪名,天子都能否决。

    而假如天子想要他死,那么,不管廷尉怎么为他开脱。他都难逃一死。

    那怎么才能让天子高抬贵手?

    周阳由知道,他必须证明自己对汉室还有用。

    而在那之前,他必须得先做一件事情:认罪。

    拒不认罪的臣子。是不可能活命的!

    “先押下去吧……”刘德摆摆手命令道,然后就接过郅都递来的虎符,将之收起来。

    “诺!”郅都点头应命,一挥手,就有士兵上前,挟持着周阳由下去看守起来。

    然后,刘德就在安邑军民的簇拥下。进入安邑城中,直接入住郡守衙门。

    到了郡守衙门后,刘德立即下令。召集安邑所有百石以上的官吏,到郡守衙门会商。

    毫无疑问,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因为老爹很快就要来河东了,但河东郡守却被抓了起来。

    这就导致了河东上下。目前已经没有够资格主持迎接天子工作的官员。

    万一天子銮驾在河东没有得到很好的接待。那传扬出去,汉家的脸就要被丢光了。

    好在,刘德身边还有袁盎这样的老臣可以借助,在袁盎的帮助和协助下,刘德总算是将所有迎接天子御驾的事宜都安排妥当了。

    等将所有的细节与事情都吩咐下去,已经是夜半时分了。

    刘德将天色已晚,就留了袁盎在郡守衙门过夜。

    这天晚上,夜色很好。星光灿烂,刘德命人拿了两壶酒。两盘小菜,就跑去找袁盎夜谈。

    君臣二人对坐于郡守衙门的偏房院子之中,一边喝着酒,一边先聊着。

    聊了一会,刘德忽然想起来了,问道:“丝公,前时我托您的事情,不知道?”

    袁盎笑了笑,故作不知的问道:“不知殿下所指的是何事?”

    刘德一听,立刻知道,袁盎根本就没按他说的做,甚至可能落井下石了……

    但刘德也真没办法!

    当此之时,官员们对于宦官的仇恨和敌视相当严重,反正就没有人把宦官当人看过。

    当年,未央宫出了名的好宦官,帮过和救过许多人的北宫伯子,告老之后,在长安街头路遇一个曾经他帮过的大臣,北宫伯子好意上前打个招呼,结果对方却掩鼻而走,搞的北宫伯子深以为耻,从此不复出门,最终抑郁而死。

    连北宫伯子这样的贤宦都是这么个下场,就更别说其他人。

    刘德在心中为章德叹了一声,但也就只是叹息一声而已。

    诚然,章德确实帮过他很大的忙,他心里也知道。

    但是,对于上位者来说,滴水之恩,报之以涌泉,简直是个笑话。

    翻脸无情,才是帝王的本色!

    别说是一个宦官了,就是战功赫赫的大将,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立刻就能弃之如蔽。

    刘德虽然还做不到这样绝情。

    但却也不会为了章德而去冒着跟袁盎撕破脸的风险。

    “章公啊,我只能祝你好运了……”刘德在心里流了两滴鳄鱼的眼泪后,就不再去想章德了。

    因为没有袁盎从中周旋,为其缓冲和打点,章德到了老爹面前,想要活命,难!

    …………………………………………

    这时候,章德却是坐在囚车之中,被人一路押解着,马不停蹄的直奔一座灯火通明的宫殿中而去。

    章德记得这个宫殿,是天子在宜阳的行宫,孝惠皇帝时所建的,当年,他还曾在这行宫中服役,后来因为巴结上了路过此地的邓通,于是被提携回了长安,然后费劲心思的混进太子。宫,才有了他后来的地位。

    想不到时隔十几年,一切重又回到了原点。

    经过重重门禁和检查之后,章德最终被带到了行宫的一处宫墙之前。

    随后,囚车被打开了。

    几个卫兵上前,押着他下车,出乎章德意料的是,卫兵们居然给他解开了枷锁和刑具,还为他换上了一身衣服。

    “走吧……章公……”正当章德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宦官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对他笑了一声,拱手请道:“陛下在等你呢!”

    “陛下在等我?”章德心中狂喜不已。

    “陛下果然还是记得奴婢的好的啊……”他心中顿时就安分了许多,连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

    于是他乖乖的跟上那个宦官。在卫兵们的押送下,来到了一处宫殿之前。

    “进去吧……陛下在里面等你!”那宦官笑着站在一边道。

    章德抬头,只见前面的宫殿之前一个个卫兵肃穆而立。一盏盏宫灯兹兹的燃烧着。

    章德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推开宫门,他就见到了天子端坐于御榻之上,一双虎目在他身上打转。

    章德立刻就哭着跪下来,爬着前进,爬到大殿之中,连连叩首谢罪:“陛下。陛下,奴婢知罪了,知罪了……”一边说他一边扇着自己耳光:“奴婢蠢笨不堪。辜负了陛下信重,真是罪该万死!”

    他不停的磕着头,不停的流泪,不停的哭泣。

    但天子刘启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终于。当他磕头磕的鲜血直流,鼻涕眼泪一起流下来的时候,天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这奴婢,还知道自己罪该万死,总算没有辜负朕对你的信重!”

    章德如蒙大赦,更加勤勉的叩首,不顾自己的头皮都已经完全磕破了,哭着道:“奴婢办事不利。让陛下蒙羞,事后奴婢真是恨不得一死了之。只是,奴婢是陛下的奴婢,生死皆由陛下决定,这才没有私自的了结性命,如今蒙的陛下开恩,奴婢真是感恩深重,只求一死,以谢天恩!”

    “别死来死去的了!”天子刘启完全不为章德的话语所动,他冷漠的道:“章德,你是罪该万死,但朕念在你多年伺候有功的份上,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可愿?”

    章德立刻狂喜的道:“奴婢不敢!然陛下但有吩咐,奴婢纵使粉身碎骨,也一定为陛下办好,再也不会辜负陛下的嘱托!”

    “善!”天子刘启这才露出一个笑容,走下御榻,将一个瓷瓶与一张薄薄的纸条丢到章德身前,道:“为朕办妥纸上之事,朕就赦你无罪!”

    章德连忙像抱住珍宝一样一把将那个小瓷瓶与纸条抓在手上,连连叩首道:“诺,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为陛下办妥事情,若没有办好,奴婢就提头来见!”

    “就这样吧,你下去吧……”天子刘启摆摆手道。

    “诺!”章德如蒙大赦,此时此刻,他真心觉得自己真是走大运了,天子居然给了他一条活路,甚至还给了他将功赎罪的机会。

    看着章德一个劲的感恩,一边磕头,一边退下的模样,天子刘启此刻的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刘德,皇后,你们想要的,朕已经给你们了……”天子刘启在心里道:“只是不知,你们会否愿意看到这个结果……”

    于他而言,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当前局面下两全其美的唯一办法。

    只是,此事必须只能让他一个人知道。

    至于去办这事情的章德?

    “呵呵……”天子刘启忽然笑了起来,一个家奴而已,正是完美的替罪羔羊和出气筒。

    ………………………………

    章德跌跌撞撞的爬出殿门,躲到一个角落里,从怀里拿出那张小纸条,看了一眼,他顿时肝胆俱裂。

    “这……这……这……”章德恐惧无比的看着纸条上的文字和那个小瓷瓶。

    “走吧……章公……”这时候一个宦官带着几个卫兵出现在他的左右,道:“陛下吩咐,让我等送章公回长安!”

    章德用力的咬了咬舌头,再抹去自己眼帘上的泪珠、鼻涕和鲜血,再看了看那纸条,终于下定决心,站起来道:“好,你们带路吧!”

    对他来说,这事情做了,他还有一线生机,不做,那就是死无葬生之地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还是一万字左右!

    嗯,萧同学抱歉,你那天投的催更我没看到啊!

    另外,请不要催更我了,我手残,一天最多8000-10000,再多就真的是给跪了。

    咳咳,加快一下剧情和情节吧。

    求订阅啊,这两天貌似订阅降了,好悲伤的说,原来一天新增8000多,现在就6000不到,泪奔啊~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