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零二节 周阳由的末日(1)
    刘德过介山时,就收到了几条消息。

    首先,他的老爹,当今天子已经自长安启程,带着梁王刘武、皇后薄氏以及内史晁错、中尉周亚夫、将军栾布、陈武等大臣,向河东而来,以天子御驾的速度来看,最多三四天就能渡过大河,来到河东,也就是说,刘德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把所有手尾都扫干净,天子老爹看到的河东必须是团结的河东,河蟹的河东,平安的河东,繁荣的河东。

    其次,他放在曹阳亭渡口的宦官回报,确认了司马季主已过曹阳亭。

    然后就是当今天下已经确认要来河东一睹宝鼎的名家。

    包括申公、欧阳和伯、张恢、胡毋生、董仲舒等数十位天下闻名的百家巨头,名头一个比一个大。

    在这么多要来的人中,后世鼎鼎大名的董仲舒竟然只能算一个小字辈。

    申公就不必说了,欧阳和伯,那是济南伏生的亲传弟子,先帝时为尚书博士,他的名字在后世没几个人知道,但他的弟子,知道的人肯定很多,武帝朝的文学名士,儿宽与千乘是也,特别是儿宽与张汤曾是好基友……  后来官至御史大夫!

    当此之时,欧阳和伯的名声是远超董仲舒这个晚辈的!

    至于张恢,当世法家的巨头,他有一个弟子叫晁错……

    “真是八方英才汇河东啊……”刘德放下手里的名单,掀开车帘,下令道:“加速前进,日落之前,我要过涑水!”

    “诺!”左右侍从点头称是,将命令传递给了郅都,郅都随即加快了前进的速度,马车开始陡然出现了颠簸。

    刘德连忙抱着陈阿娇,他知道,陈阿娇的身体,可能会承受不了这种程度的颠簸。

    好在,出了介山山道之后,就是驰道,道路宽敞,路面平整,因此颠簸感大减,即使如此,陈阿娇也是被颠的小脸苍白,几欲吐泻,刘德不得不下令减慢速度。

    却也因此没能在日落之前渡过涑水,只能露宿于涑水河边。

    第二天一早,刘德一行人刚渡过涑水,前方的河岸上就已经挤满了前来迎接他和宝鼎的河东贵族勋臣以及大小官僚。

    一面面旗帜在河岸边迎风招展。

    刘德站在船头,看着河岸上站在河东郡守旗帜下的一个官员,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中郎将……”刘德低声叫来郅都命令道:“等会下岸之后,立即拘捕周阳由!”

    还有什么场面比现在更合适拿下周阳由的?

    当着河东郡大小官僚与贵族勋臣的面,拿下周阳由,对刘德来说,效果最佳,更能彰显出他的雷厉风行和敢为的性格。

    不要小看敢为这两个字对汉室皇子的作用。

    刘荣、刘据都是因为不‘敢为’所以最后都悲剧了。

    ………………………………

    河岸边的周阳由,这个时候却还没有预料到危机已经到来。

    不是他警惕性不高,更不是他蠢。

    实在是他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住了。

    诚然,他确实做了要挟天使的事情……

    但是,宝鼎出汾脽,这是泼天的大功!

    即使大头要被刘德拿走,只能剩下些残羹剩汤,但是,就是这点残羹剩汤,也足以保证他至少能将功赎罪!

    若是天子不计较他的一时鲁莽和冲动的话,位列九卿,也不是不可能。

    加上袁盎向他许诺,只要他愿意出头去跟晁错作对,就保举他为大行!

    袁盎的承诺还是含金量十足的!

    更何况,他朝中也不是没人!

    太中大夫直不疑,就可以为他在朝廷说些好话的嘛!

    这么一想,他的心中的不安就荡然无存了。

    只是,当刘德一行的船队靠岸后,首先下船的不是女眷,也不是宦官,而是全副武装,披甲执锐的武士。

    一队又一队,整齐划一的列队下船。

    周阳由不是什么白痴,在此时汉室郡守的选择标准就是,上马能治军,下马能牧民,必须文武双全。

    不懂带兵就想当郡守,门都没有!

    一看这些卫兵的装束和模样,周阳由心里就警笛大作。

    假如不是要抓人甚至动武,这些卫兵何须披甲?

    “丝公,这是怎么回事?”周阳由慌忙的去找身边的袁盎求助。

    袁盎嘴角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拱手道:“明府何必慌张呢?宝鼎下船,自然要加强戒备,以防不测了!”

    周阳由听了这个解释,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一回事?

    ………………………………

    郅都为自己系上头盔上的缨带,扣好锁甲的扣子,然后,配上长剑,跪倒刘德面前,请示道:“请殿下出示陛下所赐虎符,以备臣下令!”

    汉制,凡调兵五十人以上,需要天子诏书或者虎符为凭。

    否则就是非法,一旦发现,马上就可以定位图谋不轨。

    这个规矩,就是吴楚两番也要在表面上遵守,吴王刘濞每次调兵,都还是要装模作样的拿出高皇帝和先帝所赐的虎符与几仗作为凭据。

    郅都当然必须遵从。

    刘德闻言,神情肃穆的从怀中取出那个老爹赐下的玉质虎符,亦跪下来,与郅都对拜,道:“天子所赐虎符在此,小子刘德谨以此符,授予卿家,以皇父之名,以命卿家,捕拿逆贼周阳由,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诺!”郅都重重叩首,然后才郑重的接过虎符,拜道:“臣都谨奉命!”

    然后,他站起来,抽出腰间的佩剑,对着他的亲卫,下令道:“我已受虎符,得殿下之命,缉拿逆贼,若有反抗,格杀之!诸将可愿随我?”

    “诺!”数十名全身重甲的卫士重重的拍击自己胸前的甲胄,以军礼答道:“愿从中郎将!”

    然后,数十柄巨型武器被几十名无甲的侍从抬着到了船头,卫兵们肃穆着接过抬来的武器,双手用力的将之举了起来。

    顿时寒光四射,剑气逼人,整个船头立刻就被杀戮的气氛所弥漫了起来。

    刘德认得这些武器。

    鼎鼎大名的汉斩马剑,唐代陌刀的老祖宗,凶残至极,残暴无比,号称一剑能连人带马一起斩碎的杀戮利器。

    不过,限于军事技术和作战方式的陈旧,这时候,这些斩马剑,其实在战争中出场率并不高,大多数时候,它们是作为礼器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