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九节 要走正路啊
    夜幕降临时,刘德抱着玩的满身大汗,还意犹未决的陈阿娇回到住所。

    将陈阿娇交给她的贴身侍女,嘱咐她们给陈阿娇烧些热水沐浴,刘德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殿下,妾身已经准备好热水了……”刚进门,义婼就非常体贴的走上前来,为刘德蜕去身上的上衣,问道:“您是先用膳呢,还是先沐浴?”

    刘德呵呵一笑,抱起这迷人的少女,大步朝着房那个还在散发着热气和芬香的浴桶过去。

    义婼顿时就羞得将头深深埋进刘德的胸膛,低声求饶道:“殿下,房……还有人呢!”

    刘德笑了一声,挥手让还站在房里的侍女和宦官都出去。

    其实,此时别说是皇室了,就是贵族,做这些闺房之乐,也并不避讳下人,譬如刘德的便宜老爹,每每临幸后宫佳丽,郎令周仁都是跪在塌前欣赏活春宫的……

    只是,刘德终究还是保留着一些后世的行为习惯,并不怎么喜欢将自己个人的**与隐秘之事,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

    …………………………………………………………

    一个时辰后,刘德神清气爽的走下床榻。

    他现在的年纪,正是气血旺盛的青春鼎盛之时。对于女人的需求也格外旺盛,因此自从推了义婼后,他几乎无日不欢。

    只是,刘德也知道。是时候节制一下自己的**了。否则三十岁之后,就要各种毛病都找上门。

    “或许我该抽空去拜访一下北平侯张苍,讨教一下养生之道!”刘德心寻思着。

    当世若论养生之道。北平侯张苍自称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原因很简单,刘德就记得这个老丞相将近一百岁了,居然还能收纳小妾……

    就这能耐,就没几个人敢比的了。

    更何况,张苍的养生之道,可谓是另辟蹊跷。不禁女色,不止不禁女色,反而日日征伐。

    考虑到张苍是黄老学的死忠。这就让刘德不得不怀疑他藏了什么类似yy小说的秘诀一类的东西。

    譬如说黄帝御女心经一类的神奇玩意。

    只是,必须赶紧了。

    刘德记得,张苍三年后就病逝了,享年一百零五岁。是汉室所有贵族皇室成员享寿最高纪录的保持者。

    这时候听到刘彻下床的时候。一直在门口待命的几个侍女连忙走进来,为刘德穿戴衣服、佩饰。

    一个宦官跪下来禀报道:“殿下,司马卫商已经将您要找的人找来了,就在偏房,您看是否现在接见?”

    刘德这才想起来,自己下午貌似吩咐过卫商去找那个许负的儿。

    于是,刘德张开双手,让侍女们为他穿上常服。系好冠帽,道:“带我去见他吧!”

    ……………………………………………………

    许远此刻却是无比害怕。

    看着门口的卫兵。听着院里巡逻的士卒的脚步声,他只能蜷缩着身,低着头,站在房的一个角落里。

    为什么害怕?

    女婿被朝廷处死,他却没有跟女婿家决裂,反而抚养外孙。

    最重要的是,他那个外孙的母亲至今没有改嫁。

    这要是换了一般人家,早就被人折腾死了。

    好在他家不是一般人,高皇帝亲封的鸣雌亭候,秦始皇在位时,他的母亲就已经闻名天下,朝野之都有关系,所以一直以来,没人捅破此事。

    只是,现在这事情却被皇刘德殿下知道了!

    许远是真怕了。

    按照汉律,女丧偶三年后必须改嫁,除非是四十岁以上没有生育能力的老妇,假如有人不愿意改嫁,那么就要缴纳额外的罚款,这笔罚款通常是五算,一算一百二十钱,五算百钱,每年都要缴纳。

    这本来没什么,反正他家不差钱。

    可如今这事情被刘德殿下知道了,那意义就不同了。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上纲上线到怨怼天,心怀不臣的大逆之罪上,阖家都要连坐!

    “但愿我母亲大人还有些薄面在朝廷里……”许远心里想着,这时就听到门口的卫兵喝一了声:“殿下到!”

    许远连忙站到门口,躬身迎接:“老朽许远,恭迎殿下!”

    刘德走进房间,看了一眼这个浑身都在发抖的老人,轻笑了一声,道:“老丈不用太紧张了,我叫你过来,就是想托老丈帮个忙……”

    许远这才将心放回肚里,恭敬的道:“殿下尽管吩咐!”却是连头都敢抬起来看刘德。

    实在是刘氏天给他家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当年,先帝即位后,立即就召见他的母亲,尊崇有加,厚遇无比,还任命了他的从弟为郎令,看上去是很美好。

    可惜,先帝却只是利用他母亲的名望而已。

    等利用完了,打垮了周勃,一脚就踹开了他母亲。

    不然,他母亲怎会心灰意冷,隐居商洛之间,不再过问朝政。

    不然,他的女婿怎么就会被张释之拖到市场腰斩?

    刘德呵呵的看了看他,对于那些过去的事情,刘德其实并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许负十三年前辞官隐居,但看许远的模样,刘德就知道其有隐情了。

    他那位皇祖父啊,出了名的翻脸无情,做过的没节操的事情,加起来估计可绕地球一圈。

    但这些跟刘德关系不大,他也懒得去仔细追究和查探。

    刘德笑着将许远请到坐位上坐下来,这才道:“我闻老丈之母鸣雌亭老大人颇通相面之术,有神人之能,可恨缘悭一面,不能相见,今日偶遇老丈,就想请老丈代为向鸣雌亭候老大人问好,请她至安邑一会!不知老丈是否愿意?”

    “殿下有命,老朽敢不从命?”许远纳头拜道。

    刘德点点头,这才对嘛!

    许氏可就是靠着统治者才兴起的。

    从秦始皇至今,百数年,不管台面上的天是秦始皇还是秦二世,是汉高还是孝惠,甚至少帝兄弟,但凡天有命,许家马上就要屁颠屁颠的出来遵命。

    “对了……”刘德忽然笑道:“老丈的贤外孙叫郭解?先帝时关游侠首领郭氏遗腹?”

    许远闻言立刻汗流浃背,跪下来叩首道:“不敢欺瞒殿下,确实是……还望殿下赎罪赎罪!”

    “别紧张嘛……”刘德笑着扶起他宽慰道:“所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郭氏即以伏法,朝廷又怎么会继续追究其?只有暴秦才搞一人犯罪全家连坐的那一套嘛……我汉室素来以孝治天下,以德驭四海,不搞暴秦的那一套连坐法,我只是希望老丈能好好教育,抚养那孩,让他知道道理,知道律法,将来长大以后,读书做官或者从军报效天或者耕种以养家小,千万不要再走他父亲的老路了,老丈身为长者,要将其父的问题跟他讲清楚,讲明白……”

    刘德侃侃而谈,说的好像刘家自己没有搞连坐和株连一样,不过话又说回来,比起秦代动不动就粗暴的罪及全家,汉代的律法,最起码在民法上基本不玩株连那一套了。

    许远听了,却是大为感动,叩首道:“殿下字字珠玑,老朽铭感五内,一定好好抚养那孩,让他将来走正路,不走邪路!”

    刘德听了笑着点点头。

    其实郭解还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嘛!

    最起码,刘德觉得他的组织能力非常不错,不管是用在官场还是放在军队里,郭解都能出人头地,可惜,他偏偏一头栽进了游侠这个大坑。

    蛊惑仔可不是人人都能玩得转的!

    特别是随着汉家央ZF加紧收权,央集权时代渐渐来临的如今,再玩蛊惑仔,那就是对抗ZF了,自古以来,只要不是王朝末期,就没有蛊惑仔或者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可以跟ZF对抗的。(未完待续。。)

    ps:抱歉,今天白天有事情要处理,晚上回来又跟家人聚餐,所以拖到8点才写-0-RI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