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八节 缘由
    没多久,前去打探的士卒回来报告道:“殿下,已经验明了,那两人长者乃是汾脽本地人,为汾阴侯家令的妻兄,少的,却是他的外孙,至于鱼篓无鱼,据说是因为巫祝之道……”

    “巫祝之道?”刘德有些好奇了,什么样的巫祝之道让人以钓鱼放生的方式来解决灾厄?

    于是,他命人将那对老少叫到跟前,行礼问道:“长者在上,谨拜之!”

    这对老少似乎很惊恐,见到刘德,浑身都在颤抖。

    显然他们是知道刘德是谁的。

    但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害怕刘德?

    特别是刘德注意到那个童子的膝盖似乎在打摆子。

    “老朽许远,拜见贵人……”那老者巍颤颤的还礼,小心的护住那个少年,道:“贵人若是无事,老朽就告退了……”

    这种表现就让刘德感觉这里面肯定有故事,于是,刘德叫住他们,问道:“请长者赐教,既然不要渔获,何必要再带鱼篓,更让令外孙如此打扮?”

    那个童子的打扮完全就是一个奴仆、家生子的衣装。

    老者回头躬身道:“回贵人,此乃家中长辈所赐之移祸之法,将此子将来之祸,移于鱼篓……”

    此时民间流行着各种各样的巫祝移祸之法,但像这样的移祸之法,刘德闻所未闻。

    但这老者跟那童子却迅速的离开了刘德的视线。

    这很不寻常,让刘德颇为奇怪。

    要知道在民间,刘氏的招牌还是很响亮的,不说民众会对他这个皇子拥戴有加,但起码不会害怕他。

    “去查查看,汾阴侯家令的妻兄是什么来头?”刘德随口吩咐着。

    “殿下,不用查了……”一个郅都委派来保护刘德将官禀报道:“汾阴候家令之妻兄,乃是鸣雌亭候的长子,他有个女儿,嫁给了河内枳县豪族郭氏,先帝之时,郭氏任侠枉法,为廷尉张释之诛杀,遗腹一子曰:解。据说此子出生时多有不祥之兆,因此,其母亲求到了隐居洛水的鸣雌亭候许夫人,许夫人为其定下了这个巫祝移祸之策,据说是只要年年坚持每年六月来到汾脽,钓大河之鱼,钓满七七四十九条白腹锦鲤之后,就可消弭祸端!”

    刘德抬头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个一直没什么印象的将官,问道:“卿是?”

    “末将奉车司马卫商!”那个将官欣喜的拜道,能被殿下记下名字,这就是最大的突破了!

    “卫司马记忆不错!”刘德点点头赞赏道,虽然说为了保证刘德的绝对安全,郅都早就把汾阴侯府邸上上下下的奴仆祖上三代都查了一遍,但这么多信息,这个司马能记住,说明他是用心在办事的。

    刘德最欣赏这种肯用心做事的人。

    “这就难怪那个童子与老者见了我害怕,恐惧了……”刘德心里晒笑一声。

    所谓鸣雌亭候,刘德知道是个女人,而且还是第一批受刘邦册封的关内侯。以女子之身能在高皇帝刘邦定鼎天下后受封为关内侯,这本身就说明这个女子非常厉害。

    这个女人的名字,在此时几乎就是一个传奇,是一个神话。

    她就是许负。

    许负的一生,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充满了神秘性与传奇性的一生。

    在各种民间传说和刘德在后世史上上看过的关于这个女人的记载来看,她大体是属于那种能知过去未来,无所不能的超级异能者。据说,她只要看一眼一个人的面相,就能判断出他的未来、生死等等。

    譬如说,民间传说,许负当年为高皇帝刘邦选妃,直接点名当时的薄太后,说她是贵人,薄太后生了太宗皇帝后又帮助太宗皇帝就藩代国。

    又譬如说,后来的史记上记载,许负曾给周亚夫和邓通看相,一口断定这两人都会饿死,还准确的预言到了周亚夫什么时候封侯,什么时候当太尉,什么时候饿死。

    总而言之,就是神神叨叨的一大堆。

    可惜的是,这些事情哄哄农民,骗骗不知内情的路人或许有用,但却蒙不了身为皇室成员的刘德。

    不说别的,就是太皇太后薄氏,压根就没参加过什么选秀,薄太后能生下太宗孝文皇帝,纯粹是刘邦马尿喝多了就稀里糊涂的推了薄后。

    至于周亚夫就更可笑了。

    人家一刀一枪,辛辛苦苦的才爬到的太尉、丞相官职,居然被一个流言就把功劳转嫁到了许负身上了。

    而且刘德注意到,现在,民间完全没有关于许负曾给周亚夫相面的传说,反倒是有一个邓通被许负断定一定会饿死的版本。

    呵呵……

    所谓神算子,假如只是事后诸葛亮的话,刘德觉得自己也能做到!

    而且,许负其实有个致命的漏洞。

    就是刚刚离去的那个童子——郭解!

    郭解的父亲是当年关中最有名的蛊惑仔,杀人犯法,作奸犯科的事情,一件没少干。

    然后就一头撞到了刚刚上任廷尉的张释之的枪口,被当做典型在市场公开处死。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许负号称一看就知道一个人的生死未来,那么,她到底有没有看出自己的外甥女婿肯定会死,自己的外甥女一定会守寡?

    而且,目前来看,许负弄出来的这个所谓移祸之法,也没有作用啊!

    不然,二十多年后,郭解怎么就被人杀全家了呢?

    只是……

    刘德眼中闪过一些光芒。

    这个许负或许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啊!

    人家名头大,名声大,而且成名几十年,在民间拥有广泛的受众,反正,农民跟工匠们肯定是信这个许负的。

    最重要的是,许负是体制内的啊!

    她现在还有着一个鸣雌亭候的关内侯爵位,她的兄弟子侄也有不少在朝廷做官。

    这就告诉了刘德,这个女的,能被收买,而且从过去她的光荣忽悠记录和伪造各种传说和谣言手段来看,当今之世,若论忽悠,她应该是第一名!

    这就比司马季主好对付多了!

    嗯,刘德最不怕的就是这种有私欲的人,因为她有私欲,所以一定会听话。

    而且刘德觉得,这也是一个双赢的办法。

    许负帮刘德证明九鼎是真的,对她的好处,也是非常巨大的!

    这么想着,刘德就吩咐道:“等会晚上,去将那位许先生请到我的房中来!”

    “诺!”卫商点头道。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