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七节 垂钓汾脽边
    刘德来到陈阿娇的寝室。

    刚进门,刘德就闻到了檀香燃烧的味道。

    他挥挥手,让下人们不要出声,慢慢走到陈阿娇熟睡的塌边,坐了下去,伸手怜爱的摸了摸陈阿娇粉嫩的小脸,轻声的对旁边的一个侍女闻到:“你们家翁主吃过药了吗?”

    那侍女闻言低声答道:“殿下,少主一个时辰前刚吃过药……”

    刘德点点头,看着熟睡的小丫头,伸手为她轻轻压了压被角,嘱咐道:“阿娇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你们要多注意,小心伺候!”

    “诺!”左右侍女纷纷躬身称是。

    这时候陈阿娇似乎感觉到了刘德的到来,她睁开眼睛,醒了过来,见到是刘德,立刻亲昵的伸出双手,吊住刘德的脖子,呵呵的撒娇:“表兄,你来看阿娇了啊……”

    但是,她的声音中却有着些虚弱。

    刘德听了,心中也大为怜惜,连忙将这个调皮的小丫头抱好,搂在怀中,道:“阿娇要乖,好好的睡觉,养好身体!”

    说完就抱着陈阿娇,将她放到榻上,为她盖上丝被。

    陈阿娇睁着一双乌黑的小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刘德,过了一会,陈阿娇忽然道:“表兄,阿娇想回长安了,河东一点也不好玩……”

    刘德闻言,顿时有些愧疚了。

    其实河东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

    譬如,去龙门。能看到壮观的黄河从山峡之间奔腾而下的景象。

    又譬如在尧山,可以游览首山祀,能观看到已经传承了上千年的首山大祀等祭祀活动。

    就是刘德这一路走过的地方。好玩的也有不少,美食更是无数。

    只是刘德自从到了河东,一直就无暇去管这些事情,甚至从未带陈阿娇出去玩耍过。

    刘德伸手摸了摸陈阿娇的额头,又仔细查看了一下这个丫头的身体状况,感觉她应该已经痊愈了,于是。道“这样,阿娇,你起来。表兄带你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

    “好啊好啊!”陈阿娇一听说刘德要带她出去玩,马上就满血满魔,蹦踧了起来,小孩子。基本都是这样。只要有好玩的,就算发烧也能生龙活虎。

    于是,刘德就让陈阿娇的侍女为她穿戴衣服,而他则出去布置出行的安保工作。

    一刻钟后,刘德就在几十名侍卫的保护下,乘着马车,抱着陈阿娇出了汾阴侯的府邸。

    …………

    若是要问河东什么东西最好吃。

    此时天下所有的美食家都会异口同声的说出一个物种:大河鲤鱼。

    诗曰:岂其食鱼,必河之鲤。

    春秋时。孔子生子,鲁昭公就送了一条鲤鱼作为贺礼。孔子非常高兴。就将他那个出生的儿子取名为鲤。

    由此可见,大河鲤鱼的美誉,在春秋甚至西周时期,就已经享誉天下了。

    在两千年后的那个世界,刘德不过是一个屁民,根本吃不起黄河鲤鱼,只能看着前人的记载,幻想一下黄河鲤鱼的味道。

    而前世穿越后,倒是吃过几次黄河鲤鱼,但都不新鲜。

    刘德早就想尝一尝真正的新鲜的黄河鲤鱼是个什么滋味了。

    因此,带着陈阿娇,他直奔汾脽渡口的码头,到了码头边后,刘德就牵着陈阿娇的小手,在卫兵们的保护下,来到码头旁边一处还未被大河与汾水冲刷掉的滩涂地上,让人拿来渔具,挖来蚯蚓一类的鱼饵,就准备钓鱼了。

    不得不吐槽一句,此时的钓具原始的不像话,没有浮漂也就算了,鱼钩都大部分是用青铜所铸的,要是碰上大一点的鱼,一不小心,就会导致脱钩。

    但刘德也没指望能钓上什么大鱼,不过是娱乐娱乐而已。

    所以,他随意的将自己的钓线甩到远处的河水中,就不去管它了。

    然后,刘德就开始给陈阿娇的钓具武装了起来。毕竟这次出来就是逗她开心的,必须让陈阿娇多钓几条鱼。

    青铜钓钩,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民间产铁,一般都是用在农具上,谁闲着没事用铁来做钓钩?

    要知道,此时,许多偏远山区的农民的农具还停留石器时代,甚至有的穷人家连个石质的农具都没有,只能用木头凑合。

    钓钩一时半会没法子解决,刘德就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了,刘德让人找来一些晒干了的秸秆,从中选了一根看上去比较大的,用一根绳子绑在陈阿娇的钓具的钓线上,然后,给陈阿娇上鱼饵,这就大功告成了。

    然后,刘德就指导着陈阿娇将钓线抛进河水之中。

    “阿娇,你看到那个浮着的秸秆了吗?”刘德问道。

    “嗯!”陈阿娇点点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一会要是那个秸秆沉下去,你就拉杆……”刘德拿着自己的钓具做了次示范,手向后一扬,将钓线拉上岸,可惜没有收获。

    “嗯!”陈阿娇用力的点点头,她许是第一次钓鱼,非常兴奋,她握着钓竿,全神贯注的看着水面。

    不一会,原本浮在上面的秸秆猛地沉入水底。

    陈阿娇立刻兴奋的大喊起来:“表兄,它沉下去啦!”竟忘了拉杆,刘德笑了笑,蹲下身子,握住她的小手,拉着她用力的一扯钓竿,道:“阿娇……这样,就能将鱼钓上来了!”

    话音刚落,一条活蹦乱跳的大概只有五寸长的小鱼就已经被提上岸,在滩涂光滑的地上蹦踧了起来。

    陈阿娇的运气不错,第一条上钩的鱼就是黄河鲤鱼。

    “哇哇哇!”陈阿娇兴奋的跑过去,抓住那条还在活蹦乱跳的小鲤鱼,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一般骄傲的道:“表兄你看,这是阿娇钓的耶!”

    “恩,阿娇好厉害!”刘德笑着鼓励她:“表兄都没钓到啊!”

    这就让陈阿娇更加高兴了。

    于是,接下来半个时辰,就成了陈阿娇一个人的表演,虽然总共只钓上了七八条小鱼,最大的也超过一尺长,但陈阿娇脸上却时时都洋溢着笑容。

    钓了半个时辰后,刘德也准备收工,带陈阿娇去别的地方逛逛,这时候,从码头侧面的另外一个斜坡处,走来了一老一少两个男子。

    老的看上去大概六十岁的样子,满头白发,但依然健硕无比,走在陡峭的脽下滩涂之上,如履平地。

    少的看上去估计也就十一二岁,还扎着总角辫,显然是属于那种从小就被培养起来作为伺候主人的家生子。

    那个少年的手上还提着一个鱼篓,刘德注意到,鱼篓中空无一物。

    刘德皱了皱眉头,这可不合理!

    于是挥挥手,让左右的卫兵立刻上前去查问。

    但心里却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这一老一少看上去也不可能对刘德跟陈阿娇的安危造成半点影响。(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