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六节 义婼的变化
    郡守、郡尉的人选敲定后,刘德就开始琢磨怎么清洗河东官场上的腐朽势力。

    毫无疑问,这才是最难的事情!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人情社会,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从地方一直延伸到了中央,将所有的政治人物一网打尽。

    想要毕其功于一役,那只会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刘德不会忘记王安石变法是怎么失败的,更忘不了天朝太宗皇帝的改革是怎么成功的。

    “要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刘德低声念叨了一句,就拿起笔在纸上规划了起来。

    首先肯定是先团结所有河东郡大大小小的官僚地主豪强,先把周阳由跟申屠群殴致死。这没什么难度,就算是只猪都能做好。

    而且此时还有一整套完整的标准程序和流程可供参考——当年济北王刘兴居叛乱,先帝御驾亲征,一月而定济北,俘虏刘兴居。

    能这么快扑灭叛乱,除了军事上的手段外,刘德的皇祖父还采取了一系列的政治手段。

    譬如说,刘兴居叛乱后,刘德的皇祖父第一时间下诏明示天下:济北王背德反上,诖误吏民,为大逆。济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及以军地邑降者,皆赦之,复官爵。与王兴居去来,亦赦之。

    很显然,刘德的那位已故的皇祖父,虽然没与天朝太祖有过交流,但两人都深谙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的政治真理。

    刘兴居死的不冤!

    具体到河东现在的局面,刘德知道,他现在肯定只能是选择只诛首恶,旁党羽翼,都要高抬贵手,将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但杀了周阳由跟申屠后,就要一步一步的淘换掉那些贪官污吏和庸碌之人,选用一批年轻有为的官吏,用数年甚至十数的时间,将河东的地方官统统换成那种刘德欣赏和喜欢的人才。

    刘德现在年轻,他有的是时间。

    脑子思考了许久,刘德感觉有些心里发闷,于是就站起身来,走出房门透气。

    这时候的汾阴候府邸,已经形同一座军营了,无数士卒往来巡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格保护着宝鼎与刘德的安全。

    院子里,义婼正领着下人们搬运着各种物品,准备装车。

    这些日子以来,义婼的变化很大,此刻,她已经隐约有了些女主人的气度,而且,因为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对于指使和指挥下人这种事情,不需要学习,就能无师自通。

    刘德嘴角笑了笑,走过去,从背后悄悄的环抱住这个少女的腰肢。

    “殿下!”义婼开始被吓了一跳,当她回头看到是刘德,这才拍拍小胸脯,红着脸道:“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我家的小美人啊……”刘德笑了一声,握住她的手,温柔的道:“其实你用不着如此劳累的,这些琐事,交给下人去处理就好了……”

    义婼低头道:“妾身岂敢恃宠而骄?”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自从被刘德推了之后,她就仔细的考虑自己的地位和处境。

    自古君王无情,天家无义。

    刘德殿下现在是宠着她,爱着她,那以后呢?

    以后肯定会有更多年轻貌美的女子出现在刘德殿下身边,而她的美貌却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

    那要怎么样才能留住殿下的心,或者说,怎么样才能至少让殿下能在将来能记得她?

    毫无疑问,这义婼现在考虑的最多的问题。

    聪明的女人会仔细观察他的男人的喜好与性格,而愚蠢的女人只懂得靠身体和脸蛋来邀宠。

    义婼无疑属于前者。

    当她观察了刘德性格和脾气后,她感觉,要长期受宠,就必须要能帮到殿下,否则,只以美色和身体来邀宠的话,长此以往,肯定就要被其他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的对手给打败。

    于是,这些天,义婼非常用心的开始学习着宫廷的规矩,向侍女宦官请教宫廷的礼仪,还亲力亲为,帮着刘德处理一些王道不在以后没人管的琐事。

    不止如此,现在的她,还非常上道的主动的将她原本最爱穿的裙子都给收了起来,只穿一些简单的衣服——谁不知道刘氏最爱节俭的女子?当初先帝的宠妃慎夫人,就是靠着节俭和淑德,将先帝的心给牢牢拴住的?

    刘德却没怎么留意这些细节,实在是这些天,他要考虑的东西太多,计划的东西太多,因此,对于自己的女人也就没怎么留意了。

    闻言刘德笑了笑,吻了吻义婼的脸颊,也不再去管了,既然她想做,就去做吧,总比当个花瓶强!

    “对了,阿娇去哪里了?”刘德于是问道:“今天一天都没见到阿娇!”

    “回殿下,陈翁主似乎还在房中睡觉……”义婼低头答道:“昨日晚间,翁主不慎着凉了,妾身记得跟殿下禀报过的啊……”

    陈阿娇的母亲的封号是馆陶公主,在民间此时直接叫公主是不太合适的,世人一般以翁主称呼皇室的公主,而陈阿娇作为馆陶的宝贝女儿,别人喊一声陈翁主,还是可以的。

    “额……”刘德摸了摸额头,似乎好像有这么一回事,只是昨天晚上他忙着跟郅都商议回安邑后怎么拿下周阳由的细节,因此,给忙的忘掉了。

    “那阿娇现在没事了吧?”刘德尴尬的笑了一声问道。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义婼答道:“今天早上,石先生来诊过脉了,说是只是偶感风寒而已,吃几副药就能痊愈……”

    “哦……”刘德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道:“我去看看阿娇,这里的事情你帮着看着点!有事的话,命人来通知我!”

    “诺!”义婼盈盈一拜,看着刘德的模样,她心中却是不由得想了起来:“若是我有朝一日生病了,殿下是否也会如此紧张?”

    刘德却没空去关心义婼的想法,他现在确实是有些慌张了。

    陈阿娇那可是窦太后的心肝宝贝,万一她在河东出个什么事情,回了长安,他岂非不是要被老太太恨上一辈子?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带了石穰在身边!

    石穰的医术,刘德是信得过的!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