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五节 人选
    翌日,刘德接到消息,便宜老爹已经下诏,要御驾亲巡河东。

    于是,他知道,是时候动身前往安邑,在便宜老爹没来之前,解决掉周阳由了。

    否则,还要等君父亲自动手,他这个儿子就太失败了!

    这几天,安邑传回的种种消息,都非常有利。

    袁盎目前已经稳住了周阳由,至少,袁盎传回来的讯息表示,周阳由已经被大行的官职所动。

    这也怪不得周阳由蠢。

    实在是功名利禄之前,真能把持得住,不被冲昏头脑的人太少了!

    譬如当年周勃,堪称一代人杰,是从秦末战乱中的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强者。

    按照道理,这等人杰,应该知道枪杆子的重要性。

    但偏偏刘德的皇祖父就用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左丞相的名头就轻松的解除了周勃的兵权,让其甘愿卸下太尉之职,然后,丞相位子还没坐热,就被一纸诏令,赶回绛县种田了。

    周勃都不能做到无视功名利禄,更何况周阳由?

    而且,如今汾脽鼎出的大背景下,周阳由就算察觉了什么,也只能强迫自己相信袁盎的说辞。

    不然的话,他只要敢举旗,九鼎威压之下,不用别人发话,他的部下也能将他给绑了。

    一边是必死无疑,还肯定会殃及亲族,没有任何成算的谋反,另一边是有一线生机甚至可能加官进爵,是个人都会选择相信那一个可能了。

    另外,这些天,刘德光是收河东郡兵的基层军官的效忠书,就收到手麻了。

    在袁盎的串联下,几乎一半以上的安邑驻军的军官全部表示绝对服从和忠诚刘氏的立场。剩下的一半,也不过是因为没有串联,所以没有表态。

    刘德相信,只要他带着鼎在安邑军营里走一趟,那么肯跟周阳由走的军官,一百个里也未必能有一个。

    实在是九鼎的杀伤力太大了!

    九鼎出,天下安,海晏清,凤凰来,麒麟现,嘉谷生,这句流传甚广的歌谣,就真切的反应了此时九鼎在民众心中的地位。

    但是,周阳由好解决,甚至河东官场的问题,在九鼎出现的背景下,也很好解决。

    借着九鼎的名头,刘德能很轻松的清洗一遍河东官场,将河东官场换一次血。

    但破坏容易,建设难!

    特别是刘德想要将河东作为未来中国的鲁尔。

    这就必须要仔细斟酌,考量,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和措施出来。

    首先摆在刘德面前的问题就是,河东太守周阳由与郡尉申屠这两个肯定是全部都要干掉的。

    那么,谁来继任?

    还有河东官场换血之后,到那里去找这么多听话的官员来?

    这两个问题不解决,河东官场的动荡就不会休止,刘德的计划也就无从实施了。

    “用谁来作为河东新郡守和新郡尉呢?”刘德在心里寻思着,考虑着,筛选着合适的人选。

    或许以皇子的身份干预两千石封疆大吏的人选抉择,这样说出去有些让人无法相信。

    然而,刘德却觉得这是完全可以悄悄的实现的。

    汉家制度,两千石地方郡守的选择与任命,是由丞相或御史大夫从天下郡县官员中提名,上报天子,然后天子定夺,下诏任命,或者天子已有人选,与丞相、御史大夫商议后,下诏任命。

    如今,御史大夫出缺,一时半会也补不上,所以权柄集于丞相申屠嘉之手,基本上,假如不是天子自己已经有了人选,那么丞相上报的人选就不会被否决。

    当然,前提是这个人选必须有着丰富的履历,证明他足够胜任一郡太守。

    而丞相申屠嘉,刘德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还是有些面子的,他提议两个地方郡守、郡尉的人选,应该不会被拒绝。

    那么,谁适合来担任两千石级别的一地郡守呢?

    “首选这人得好控制,听话,而且忠诚,并且还要有一定的能力!”刘德在心中想了想,现在,符合这条件的官员真是太少了!

    刘德手底下,更是一个合适的人也没有……

    “也不见得……”刘德托着下巴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田叔不正好就是这样的合适人选吗?当过汉中太守,还出任过两千石的朝臣,可谓是履历丰富,政治正确,而且与我交情不错!”

    田叔这样老资格的天下名臣,来出任河东郡守自然是非常合适的。

    而且前世的事实也证明了,田叔现在的身体是足以胜任繁重的政务工作的,前世的时候,几年后,田叔就曾在鲁王相国的位置上发光发热了好几年。

    “谁来做郡尉呢?”刘德想了想,从前世他所掌握的许多大臣的名字上一个个的点名过去。

    首先这人必须很年轻,要有足够的精力来辅助田叔处理河东政务。

    其次这人还必须是忠于刘德,最起码也得是倾向于刘德的。

    不然,河东郡尉要是想给刘德的计划下绊子,那就麻烦了。

    再次,此人必须是武官出身,最起码要有军队任职的履历,且必须是千石以上的武将。

    可惜,刘德的记忆里没有如此适合的人选。

    李广,资历和能力都够了,但他是窦太后的人,刘德不敢用。

    程不识,太刻板了,未必会听刘德的话。

    韩安国,张羽,都是梁王刘武的大臣,不可能跟刘德有什么牵连。

    韩颓当、俪寄、成武这些人又资历太老,官职太高,不可能屈尊到河东任职郡尉,这些家伙,可都盯着车骑、材官这样的顶级武将官职。

    “王启年?”刘德脑子里忽然划过一道闪电。

    这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王启年当了那么多年的未央宫宫门卫尉,资历履历都是很不错,外放的话,照理要提一级待遇,出任两千石的郡尉是足够了。

    而且王启年的表现也让刘德很满意,刘德不是很清楚,王启年有没有能力,但是,他的忠心和立场,为他加分不少。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王启年是否能胜任郡尉之职,是否能完成刘德交代下去的任务,为刘德的计划保驾护航,充作保护伞?

    “等回长安,我好好考察考察他,只要不是太差,捏着鼻子就任用了吧!”刘德心里想着,身为上位者,刘德很清楚,哪里能做到任用每一个臣子都是有能力有手腕有城府的人才呢?

    刘德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尚且做过任命亲信但无能的宠臣为九卿的荒唐事,刘德的老爹刘启也干过任命只懂得唯唯诺诺的刘舍为丞相的事情。

    可见,在政治上用自己人比用正确的人更适合!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