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二节 宝鼎真伪
    第二天,深埋于魏国后土庙之旁土地中的鼎被完全挖掘了出来。

    经过清洗和擦拭后,这个巨鼎被送到了汾阴侯的府邸之中,随即被严加看护和重重保卫。

    但消息在民间却马上传播开来,其传播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仅仅半天的功夫,全河东都知道了,九鼎之一在汾脽被发现。各种有鼻子有眼,掺杂了神怪异谈的说法随之不胫而走。

    安邑,郡守府,周阳由听完手下的回报,心中震惊无比,问道:“确认是九鼎了吗?是青鼎?冀鼎?还是?”

    现在的周阳由可是万分恐惧的。

    实在是九鼎有着太多太多的神秘光环与神圣色彩。

    当年,秦武王自恃其能,向周室索要周鼎,结果为鼎砸伤脚趾而死。

    周室倾覆,秦人欲收鼎于咸阳,结果周室所藏的几个鼎全部莫名失踪。

    秦始皇动员几千人在泗水里搜寻了数年,还是一无所获。

    这些种种故事,在民间不断发酵,形成了许多关于九鼎有天命,非人主不能得的神话故事,甚至有人言之凿凿的说,九鼎每一个之上都有着上苍九主的赐福,没有天命之人,是得不得鼎的,就算强行得鼎也将死于非命,秦武王就是明证。

    而这些事情说的多了,连知识分子、官僚们也相信,九鼎确实承载了天命,有鬼神护佑。

    如今,刘德得鼎,等于老天爷亲自下场参与凡间的权力斗争了。

    谁敢与老天爷为敌?

    周阳由想了想,他感觉,现在他要扯旗造反的话,不用天子下令,也不需要刘德说话,他的手下就能绑了他。即使是他自己,也不敢抗拒九鼎的威势。

    正因为如此,周阳由此刻,只觉得心慌意乱,开始为他莽撞的要挟天使的行为感到后悔了。

    但事已至此,他能怎么办?

    一种绝望的情绪开始浮上心头。

    “我是不是应该饮毒自杀,以免祸及家人?”周阳由心里忽然就这么想了起来。

    汉室天子对于罪臣还是有些宽容的。

    一般罪臣自杀了的话,基本就不会再祸及家人。

    只是,接下来几个时辰周阳由几次准备自杀谢罪,最终都不了了之。

    酒到了嘴边,他觉得酒可能会苦,苦死可是很惨的事情。

    他想过悬梁,可是想想过去他所看过的悬梁自杀的人的惨状,又觉得那太痛苦了。

    想投井,可他刚刚准备跳下去,就马上想到,井水那么冷,我要跳下去岂不会冻死在里面?

    就这么拖着,一直拖到了下午,这时候,周阳由接到一张拜帖,拜帖之上,写着一句话:故人袁丝谨拜明府!

    袁丝!袁盎!

    周阳由只觉得自己遇到大救星了!

    袁盎可是重臣!

    虽然如今被天子革职,一撸到底,但谁不知道袁盎跟东宫有着关系,还是丞相申屠嘉的座上宾?

    若能得到袁丝的帮助,那么,或许能安然度过这一劫!

    于是,周阳由立刻吩咐左右:“快请丝公进来与我相见!”

    更大开郡守衙门中门迎接。

    ……………………………………………………

    与此同时。

    在汾阴候府邸之中,刘德凝视着矗立于他眼前的这个巨鼎。

    这个鼎高大概80-90厘米左右,宽30-40厘米,目测重量大概在后世的300-400斤左右,换算成如今的重量大概是千斤。

    刘德走上前去,查勘鼎腹和鼎耳,这是现在唯一能直接辨认出九鼎的方法。

    明史记载,九鼎之上,每一只鼎的鼎腹都刻有九州的名字。

    另外鼎耳鼎足之上都铭刻了龙纹,因此又号九龙神鼎。

    刘德仔细审视了一番,这个鼎的鼎腹没有九州落款,但鼎足和鼎耳都有龙纹,而且是上古时的应龙龙纹。

    再看鼎内鼎外铭刻的山川河流鸟兽鬼怪,刘德站在鼎旁,他感觉他没办法证明这个鼎到底是真还是假!

    作为穿越者,还是曾经沉迷过历史的穿越者,没有穿越前,刘德在网上看过出土的商代后母毋鼎和方鼎,也看过出土的夏代晚期的二里头青铜爵。

    凭感觉来看,刘德感觉这个鼎,像商代中晚期的青铜鼎更多一些。

    因为,无论铸造所用的技术,还是工艺来看,都非常接近刘德在网上所看过的一些商代青铜鼎的风格。而不是夏代晚期的青铜鼎器的风格。

    “假如这是真九鼎,恐怕在我之前的千年之前,商人就已经重铸过九鼎了……”刘德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解释了。

    其实这也能解释的通。

    周室所藏的九鼎,明史记载,重逾千钧。

    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一钧30斤,千钧就是三万斤,不管夏代还是商代,都铸造不了如此重量的巨鼎。

    而且,明史记载,秦武王曾经举起过雍州鼎,虽然他马上就被雍州鼎砸断腿骨而暴毙。

    但在秦武王之前,另一个武士也举起了雍州鼎,秦代的史书记载,那个武士举起雍州鼎后,双目流血,受伤颇重。

    从这个故事来看,雍州鼎的重量应该在200公斤左右。

    再重,那就不是人力能举起的了。

    后世的奥运会举重冠军,也没那个大力士举起过300公斤以上的杠铃啊!

    因此,从重量、形制和工艺上,刘德感觉,这应该确实是宋国宗室供奉的九鼎之一。

    但,最关键的一个东西不见了,那就是每一只九鼎的鼎腹之上独特的九州名讳铭文。

    没有这个东西就很难证明眼前的这个鼎是真的九鼎。

    那么鼎腹的铭文跑哪里去了?

    望着这个沉默的大鼎,刘德找不到答案,只能猜测。

    “假如它真是宋国之鼎,那就只能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宋国的历代君王们耻于亡国之辱,自行抹掉了鼎腹的铭文……”刘德想着,但想了想,这很不合理,宋国是殷商后人没错,但人家也是周王室的带路党,为周武王伐商立下过功劳的。没道理,他们会有什么廉耻之心,还会羞于亡国之辱,更何况,明史记载,宋鼎应该是供奉在宋国宗庙的祠堂之中,享受香火祭祀的。

    “到底是真是假?”刘德看着这个巨鼎,摇了摇头,忽然笑道:“留给后人评说吧!”

    这个鼎,刘德觉得,要是便宜老爹百年不打算将它带进帝宫陵寝之中,那他也不打算带到地下去,就让它安安静静的待在长安,等待历史的发展,科学的进步,有朝一日,或许能有人为它证明真伪。

    只是那时候它的真伪已经不在重要了。

    至于现在,刘德说它是真的,谁敢反驳?

    这么想着,刘德就拿起笔在帛书上写下:宝鼎出汾脽,天命昭昭,光华在汉,儿臣为父皇千秋贺之!

    然后,交给王道吩咐着道:“速传回长安,请父皇下旨定夺!”

    刘德觉得,以他的便宜老爹一向闷骚的性格,得了这个消息,恐怕,他也要坐不住,要来一趟汾脽了。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