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一节 造假
    在最后一抹晚霞消逝之前,刘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到脽西的一处河湾地带。

    原本狂暴的大河,在这一段河湾显得相对平静了许多。

    江面水何澹澹,晚霞倒映于其中,美不胜收。

    此时,月亮开始出现于天空之中,繁星点点,点缀着浩瀚无垠的星空,与即将下山的太阳余晖竞相争艳。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刘德随口感慨了一句,曹阿瞒的这首诗在这时还真是应景!

    “周卿,这是哪里?”刘德走到河湾之变,低头看着脚下十几丈的深谷之中奔流而过的大河问道。

    周左车左右看了看,摸了摸额头,道:“回殿下,臣也不知,待臣问问看……”

    不多时,周左车就回来禀报道:“殿下,臣问过了,此处似乎是百余年前魏王祀后土之地,荒废许久了!”

    “魏王祀后土之地?”刘德眉毛一扬,道:“我先前见此处隐约有神光冲天,光如瑾瑜,此地又为魏王昔年祀后土之所……来人!仔细找找周围,看看能找到什么?”

    “诺!”王道立刻领命,然后带着十几个随从在周围找了起来。

    没多久,王道就回来禀报:“殿下,奴婢发现了一座废弃的庙宇……”

    “走……我等过去看看究竟是何物发光!”刘德挥手就带着众臣,在王道带领下,穿越一片荒草丛生,荆棘遍地的原野,借助着星光,刘德看到了几面掩埋在荒草与荆棘之中残埂断壁,只是天色已晚,有些模糊不清了。

    “点火!”刘德命令左右点燃火把,瞬息之间,数百个火把就照亮了眼前的土地与事物。

    看清楚了掩埋在荒草与荆棘之中的残埂断壁之后,周左车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原本他还以为能在这里找到什么祥瑞呢!

    这样他可能还能混一点功绩,甚至增加些食邑的户数!

    现在看来,不过几面残埂断壁,毫无出奇之处……

    “可能是殿下眼花了吧?”周左车心里吐槽着。

    其他随行的臣子和官吏,对此也大都都是这么个感觉。

    但刘德却忽然看向废庙左右,道:“我见此地,地形甚异,或有奇特之处,来人!给我挖开地面,看看地下有什么?”

    身为皇子,刘德想要胡闹一下,没人敢非议什么。

    更何况众人仔细一看,这庙宇周围的地形确实有些怪异,有点像钩状。

    此时,阴阳家普遍认为,地有异状,其下必有异宝。

    所以,刘德的命令没有人有异议。

    不多时,上百名随从就拿着各种器物,开始掘开地表,搜寻地下是否有藏什么东西。这些人一开工,立刻就惊动了本来潜藏在草丛中,准备趁着今天的良辰美景,大好夜色出来繁衍后代的萤火虫,无数萤火虫受惊,从草丛、荆棘之中飞出,在半空之中萦绕,飞舞,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这些萤火虫在空中闪闪发光,为此刻的场景,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

    刘德此刻心中真是非常紧张。

    那个鼎是否是禹皇九鼎或者更古老的天地人三才鼎?仰或者是个假货?

    刘德没有任何把握。

    这小心肝是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大概一刻钟后,东侧的一块荒地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刘德知道,鼎将出土了,于是,带着众人朝喧哗之处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故作惊讶的问道:“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殿下挖到东西了!”王道走过来跪下来叩首道:“奴婢卑贱之人,不敢玷污神器,还请殿下亲往一探!”

    方才王道已经远远的看了一眼,只那一眼,他就立刻知道,挖出了不得的东西了,那物的形状与出土时天空中萦绕的萤火虫,都告诉他,此物非同小可!

    刘德走近前去,让人打着火把前行。

    只见,几个士卒正在小心翼翼的刨着一块已经被掘下数尺深的土坑,周围散落着许多黄土,黄土之中还夹杂着一些砖瓦与陶片以及竹简、龟甲。

    刘德走到土坑边上,看到坑中一只赫然出现了一只大鼎的部分结构。

    鼎身之上,虽然沾满了黄土与污渍,但依然能借着火光看到铭刻于鼎身之上的山河纹路,鸟兽形状。

    刘德挥了挥手,示意士卒们继续挖掘。

    他自己本人则蹲下身子,捡起一卷散落在黄土中已经腐朽的都快彻底腐烂竹简,打开,上面的文字已经模糊不清,不能再视了。

    但刘德却脸上喜形于色,跪下来叩首道:“太一神显圣,先是于吴山赐福于我,如今又指引我找到宝鼎,此乃天命在汉,吾皇父德沛苍天之明证!”

    他拿着那个上面已经完全没有文字的竹简,装模作样的摊开来,念道:“宋君卜封口而枚占巫苍,苍占之曰:吉,鼎之它它,鼎之煫煫,初有吝,后果遂!”

    他站起身来,骄傲的对众人宣布:“此乃禹皇鼎,夏开以此立国,传于殷商,周武克商,封商天子之后于宋,为宋社重宝,宋亡,归于魏,魏王自感无德,不配有鼎,于是奉于后土之祀,今上帝指引我寻回此鼎,正是天欲兴汉之义!”

    刘德所说的夏开,最开始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说的谁,但立刻他们就醒悟了,当今天子,刘德殿下的皇父不正是讳启,为避君父之讳,就只能委屈夏启改名了……

    众人此刻被这个重磅消息打击的神魂颠倒,谁有功夫来查看刘德手上的竹简之上是否真有文字。

    于是刘德非常迅速的就将那竹简收了起来。

    嗯,等过两天,再找精通魏国文字与巫祝之人,好好造个假。

    如此一来,这个鼎无论真假,都坐视了它是宋国所持的九鼎之一的名头。

    至于其他的缺点,在‘证据确凿’的文书记载面前,谁能反驳?

    况且,刘德也不是信口雌黄。

    最起码,他所念的那一句巫祝卜词,是确实存在的,在石渠阁的藏书之中,有一本名曰:《归德》其上就记载了周武王封商君之后为宋候,初代宋君以鼎为卜,请巫师所卜的卜辞,随便别人怎么查,这都是确凿的史实!

    周左车一听刘德所说的话,只觉得幸福来的真是太快了!

    宋鼎出于汾脽,无论怎样,他都必然能沾光,甚至益封为万户侯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他是比谁都更希望更愿意相信刘德所说的话,于是,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土坑中的鼎,就跪下来贺道:“泰一以瑾瑜神光指引殿下找到宝鼎,宝鼎出而虫鸟有异,此皆臣等共见,臣为陛下贺,为殿下贺,为天下苍生贺!”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