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九十节 皇帝的新衣
    马车继续前行大概两三里,一个突兀的矗立在大河中央的台地就出现在了刘德的视线,予刘德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本文由  www。23us。com  首发

    奔腾不息的大河咆哮着从台地的一侧狂奔而过,滚滚汾水倾斜而来,注入大河之中,激起无数浪花。

    这个台地高出汾水与大河十几丈,站在大河边,刘德尽力抬头,才看到了台地上的风景——屋舍连绵,鸡犬相闻,炊烟袅袅,宛如世外桃源。

    “那是汾脽!”旁边的周左车介绍道:“乃上帝所赐,黄帝之居,后土之祀也!”

    “这就是汾脽啊!”刘德也感慨道,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看到了两千年后那个风靡全球的网络游戏山口山中的雷霆崖。

    一艘渡船悄然出现在河岸边,周左车恭敬的请道:“殿下请上船渡河,至脽上再览风光!”

    刘德于是登上渡船,跨越激流,一刻钟后抵达了对岸的台地。

    从台地之下一个人工开凿而出的渡口和码头顺着阶梯向上,黄昏之前,刘德来到了台地之上,站在高台上眺望远方,只见山峦层叠,大河奔涌,浪花四溅,候鸟北飞。

    这样的奇景,在后世是永远无法再现了。

    因为汾脽在满清所谓的圣君康麻子统治时期已经崩毁,这个中华文明的发源地,祖庭,再不复存在于世间。

    而在此时,汾脽依旧坚若磐石。千百万年来吕梁山与稷王山跟黄河、汾水的通力协作,才造就了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奇景。

    吕梁山的隆起与稷王山断脉山脉的运动,使得地表被拉伸。形成了一个落差巨大的谷地。

    谷地的下方是著名的龙门峡谷。

    站在远处看,龙门峡谷就像是一个爬卧的巨人,而刘德脚下的台地,则恰似了那个巨人高高耸起的屁股。

    当远古之时,华夏民族的先民们第一次走下黄土高坡,迁徙至此时,就以脽来命名这个台地。

    脽者臀也。

    从此。脽就成了这个台地的名字,无论夏商周,还是春秋战国。仰或如今,它都叫脽。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华夏民族最重要的祭祀场所。

    黄帝在此扫地开坛祭地,立为后土之祀。几千年来。历代天子,都将脽上视为地主的道场,岁时祭祀,永不停歇。

    而,此处,确实也是华夏先民们在远古时期最重要的活动场所,甚至说它是华夏文明之源,祖庭也不为过。

    高耸于黄河与汾水之间的高台。是天然的屏障,保护了先民们能免遭猛兽与域外蛮族的侵袭与骚扰。使得先民能繁衍生息,逐渐壮大。

    当年,就是以脽上为基点,华夏的先民们将文明之光传播到中原大地,辐射到四方蛮夷。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刘德感慨着张开双手,道:“华夏祖庭,吾魂牵梦绕之地也,来到这里,我如游子归乡,倍感亲切!”

    当然了,禹皇鼎就埋藏在脽上魏国后土庙之旁的土地。

    刘德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来取出它,供奉它,尊崇它,膜拜它,让它再次绽放出万千光彩,照耀华夏大地,庇护天下苍生。

    刘德步步前行,怀着虔诚之心,就像一个朝圣的信徒,行走在脽上的土地之上,看着纵横交错,犬齿相连的密布于脽上的无数沟渠。

    “鬼斧神工啊!”刘德激动的感慨着,三世为人,这却是他第一次站在这华夏民族的发源地之一,中国文明最初的火炬之上。

    “是的,殿下,确实是鬼斧神工!”一旁的周左车也附和着道:“传说,脽上乃是上帝所赐福之地,地主尚飨之所,故渠道天成,岁岁丰登,是以脽上之民,自古以来就不用为生计发愁,盖有神明庇护也!”

    很难想象,脽上的所有渠道与水沟,全部都不是人工开凿的,它们是天然的渠道,大自然的奇迹,暴雨的杰作。

    但先民们并不懂这些,当华夏的先民第一次踏上脽上,就认定了这里是天神所赐下的福地,至黄帝时期,更将脽上定位地主后土的道场,岁岁祭祀,顶礼膜拜。

    刘德忽然回头问周左车道:“卿家,方才我见脽上西边隐约有光,仿佛瑾瑜之色,万般迷离,敢问,那是何处?”

    周左车一愣,看看左右,好像也没人看到什么西边有光,还有瑾瑜之色啊?

    周左车抬头伸长了脖子看向西方,问道:“殿下真的看到西边有光?”

    “嗯!”刘德非常肯定确定以及一定的指着西方道:“卿家,你看,那里还在冒光,光如瑾瑜……”

    其实呢,那里来的什么光啊,西边除了将要落山的太阳的晚霞之外,别无它物。

    但是呢,自从赵高当年玩了一出指鹿为马后,这天下肯当面指出统治者缪误的臣子就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当年先帝因为到底汉室是水德还是火德这个问题跟丞相张苍争辩了几个月,没有争赢,就罢了张苍的丞相位后,肯当面跟上位者挑错的就更少了!

    而且,刘德特地提到了光如瑾瑜。

    瑾瑜是什么?本是上古时期先人们所钟爱的一种美玉饰品。

    但延伸至今,其意义已经超脱了美玉的范畴。

    左传有云:高下在心,川泽纳污,山薮藏疾,瑾瑜匿瑕。

    屈原曰: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

    世人常道:君子怀瑾握瑜也。

    瑾瑜在中国古典文化中,就是君子的代名词,一般认为,除了君子之外,其他小人伪君子是看不到瑾瑜的,也接触不到瑾瑜的。

    刘德特地指出光泽如同瑾瑜,就是提醒其他人,你们看不到,那说明你们是小人,是伪君子!

    谁愿意承认自己是小人,伪君子?

    就如同西方安童生的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衣一般。

    这世界上傻子很少,但装傻充愣的多。

    于是周左车哦了一声,一拍大腿道:“嗯,确实如此!臣也隐约看到了,瑾瑜之美!善哉!”

    他这一带头,其他人也没什么讲究了,纷纷道:“臣等也确实看到了!”

    周左车道:“即有神光隐现,臣等共所见,这必是是上苍所示,殿下喝不过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物件在发光?”

    刘德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笑道:“善,如今天色未暗,不如我等就去看看?”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乘着马车,在几百名骑士的扈从下,朝着脽西而去。(未完待续。。)

    ps:  今天果断打了一针封闭,瞬间世界清净了,剧痛离我远去,当然,脖子和肩膀肌肉还是有些僵硬,而且我也知道,这是药物欺骗我的身体,让我感觉不到疼痛而已~

    但起码我能码字了!

    汗一个先,暂时,我需要遵照医嘱,尽量减少在电脑前的时间,多加运动和锻炼,并且每天都要进行理疗~否则,等药效一过,那就要悲剧~

    嗯,所以最近两天,给我点时间,让我康复过来,恩~暂时每天3更吧~等过一周,我去医术那里复查,没有问题了再爆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