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八十七节 郅都归心
    刘德的脑子此时无比清明。

    为今破局只在汾阴鼎,汾阴鼎出,他就有足够的借口和理由,回到安邑,进而剪除周阳由的兵权。

    但是,在那之前,必须先麻痹一下周阳由,让他以为,事情过去了,从而放松警惕,甚至懈怠。

    那要怎么才能让周阳由这样的老吏放松警惕?

    史书上所有的成功案例都告诉刘德一个事实:欲先取之,必先予之。

    秦王政为剪除吕不韦,先封其为仲父。

    刘德的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为了剥夺周勃的军权,于是升其为丞相。

    那么,什么东西能让周阳由动心?

    答案就是升官进爵。

    “大行……”刘德默默的念着这个官职。

    大行又名典客,即使后来的大鸿胪,相当于后世的外交部部长一职,位列九卿,清贵无比,确实是个不错的诱饵。

    但怎么让周阳由相信?

    这时候刘德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先前,他先是把申屠给赶去了荥阳,结果导致周阳由有了造反的资本。

    然后又是把直不疑赶去了河西,没了这个唱红脸,这戏都不太好演了……

    “我还是太年轻,太自以为是了……”刘德心里哀叹一声,但假如他能事事都能预料和谋算到的话,刘德觉得这也太不真实了!

    “这个教训好!”刘德在心里道:“它提醒我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是穿越者、重生者,就能掌控所有!”

    一个成功的政治家,哪一个不是在不断的失败教训中成长起来的呢?

    至于那些一帆风顺的,最后都会自食其果。

    一个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后世号称最像穿越者的王莽了。

    王莽前半生堪称穿越者的典范,各种装逼刷声望,天下归心,万民景从,以至于他能以几乎不流血的方式篡国。

    可惜,一旦当了皇帝,他的种种不足和缺陷就深深的出卖了他。

    短短十几年就搞到天下离心,众叛亲离的下场,甚至连匈奴人都鄙夷他了……

    “张县令,王县尉……”刘德收拢心神,站起来看着跪在地上的临猗县的县令与县尉,道:“暂时先委屈二位卿家几天……”

    “中郎将……”刘德吩咐道。

    “臣在!”郅都向前一步。

    “派人看好他们……”刘德命令道:“不可让张县令与王县尉离开卿的人的视线……”

    现在的关键,是不能让周阳由知道刘德的态度和对策,甚至连风声都不能让其知道。

    “诺!”郅都点点头领命。

    “王道!”刘德又命令道:“你马上持我令符,赶往荥阳,报告大将军,河东之事,请大将军收紧栏栅,派遣水军战船,沿雒阳一带巡查!”

    “汲黯!”刘德转头继续发布命令:“卿立刻回长安,报告父皇此间之事!”

    “诺!”汲黯躬身领命,表情严肃的叩首道:“臣定不辱使命!”

    然后,刘德才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父皇赐我虎符,我便可临机行事!郅卿,我命你严格封锁此事,不可外传,也不可让他人知道,所有随行扈从与军伍,全部保持原样,我们继续去汾阴!”

    “另外,你再遣人暗中潜入安邑,与我先前派在安邑的宁成接头,告知他,不要再去刺探周阳由的事情了,专心做好调查商贾之事!”

    “诺!”郅都亦叩首而拜,心中也颇有感怀。

    先前他一直以为刘德不过是个乳臭味干的小毛孩子,他就是保姆而已。

    但此刻,刘德临危不乱,一条条命令井然有序,成竹在胸,让他对刘德的态度立刻大为改观,且不说这些命令是否妥当,是否周详,但能在面临这种危机时,没有手忙脚乱,而是冷静下来思考应对措施,并且布置任务。

    单单就这一点而言,刘德的表现已经是满分了!

    自古以来,有几个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的皇子能有这般表现?

    大部分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是束手无策,就是慌慌张张的向他人寻求帮助,甚至控制不住恐慌,吓的尿裤子的也不是没有!

    “殿下真有大将之风,难怪朝中连丞相都看好了……”郅都心里想着,此时此刻,他才真正将刘德看成储君,一个值得效忠和辅佐的对象,想法一变,态度立刻改观。

    郅都跪下来问道:“敢问殿下,您现在是否已经有了对策了?若有了对策,请告之臣,臣虽不才,或能为殿下效力一二……”

    刘德一听,心里顿时宽慰了许多。

    一路上,郅都与他都下意识的保持距离,即不过分亲近,也不刻意疏远,态度很明显,那就是,想要他效忠和靠拢,成为天子再说!

    像现在这样主动询问和表示服从和顺从的态度,这还是头一次!

    于是,刘德笑道::“我年少德薄,似这样的事情,尚是第一次遇到,但以我之见,河东必须保持安定,河东不可乱,周阳由必须先稳住!”

    说完,刘德沉痛的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身为太宗皇帝之孙乎?”

    “况且,若兵乱一起,河东必然民生凋敝,百姓何辜要受兵乱之险?毋为也!”

    然后,刘德就正色道:“然,周阳贼子,却也不可放纵,否则,这天下就要乱了,我汉家向来就不知道妥协二字为何物,周阳必杀,就是河东郡内攀附其的大小官吏,也统统要明正典刑,义正国法,非如此不足以威慑后来者!”

    这一番话,郅都听了后,马上就叩首道:“殿下圣明,所思所虑,皆以天下苍生,社稷为本,臣谨拜之!”

    对于郅都来说,单是刘德这番话,就足够让他发誓效忠了!

    何以如此?

    身为皇子,未来的储君,刘德本身就有着先天的优势。

    对于汉室的臣子来说,效忠天子和效忠太子就是天职。

    而刘德如今的表现沉稳有度,思维清楚,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对于大臣来说,这样的君主,就是值得效忠的对象。

    当然,郅都的第一效忠对象还是天子,其次才是刘德!

    这时候,本已经应该下山赶去荥阳的王道,又走了上来,他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王道走到刘德面前跪下来道:“殿下,丝公袁盎来了……”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