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八十六节 麻烦
    虎符一出现,所有人立刻就跪了下去。

    春秋战国数百年的混战,定下了虎符在军事领域至高无上的权威。

    后世所谓尚方宝剑,丹书铁劵,在虎符面前就是个渣渣。

    战国时期,信陵君窃符救赵,秦王政以虎符收缴吕不韦的军权等等事迹都充分证明了,在当时,军队几乎是只认虎符的。

    汉室,虎符地位虽然有所下降,不再是调动军队的唯一信物。

    然而,虎符的本身就象征着君权。

    特别是刘德此刻手中所持的玉质虎符。

    汉天子手里拥有着全天下所有郡县的郡国兵虎符,通常,这些虎符都是铜质,一分为二,一半交给地方的郡守、郡尉或者统兵大将,另一半在天子手里。

    有事,天子即以另一半虎符为信物,遣使持节调动军队。

    但是,假如有事需要调动多个郡的郡兵甚至全国总动员,怎么办?

    这时候,就是用到刘德手中的玉质虎符的时候了,此物本来是太尉的信物,汉家太尉凭此总统天下兵马,征讨四方不臣。

    但随着汉室最后一位太尉周勃失势,汉家天子从此不再立太尉,转而亲自把持军权,这虎符也就了天子的信物,凭借此虎符,能调动天下任何一郡的兵马。

    是刘德出长安前,便宜老爹赐下,以防止不侧的信物。

    此刻,刘德将它拿出来,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杀人了!

    “殿下何事如此?”郅都跪下来拜道:“陛下临行前,嘱咐臣,虎符不可轻动,请殿下明示,究竟因何动用虎符,否则,臣不敢奉命!”

    显而易见,郅都就是便宜老爹放在刘德身边的一道保险。

    刘德想要用虎符调兵,可以,但必须说服郅都,郅都要是不同意,他一个兵也休想调动,甚至可能被郅都直接软禁起来。

    但刘德却并非是真的一定要马上调动大军,只不过是看到帛书上的内容后,他本能的反应而已。

    这时候,刘德也稍微冷静了一些,他将那帛书丢到郅都面前,冷哼道:“卿且好好看看,该不该马上调动河东郡兵,收缴军权,立刻踏平安邑,抓起周阳由等一干乱臣贼子?”

    郅都捡起那帛书,看了看,脸色也马上大变,帛书之上,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郅都只看了其中一句就立刻骂道:“真贼子也!若果真如此,臣奉命!”

    那一句话很简单:太守杀长史、司马、督邮以狭天使……

    只此一句话就足够了!

    郅都虽然不知道到底实情是什么?

    但是,不管怎么样,臣子就是臣子,天使就是天使,身为臣子,竟然敢要挟代表天子的使者,这就是要破坏秩序,破坏游戏规则,郅都岂能忍?

    不仅郅都不能忍,天下任何一个自诩忠臣之人都绝对不能容受这种赤裸裸的对抗君权的行为。

    要都这样,这天下还不乱套了?

    应该马上调动大军,围剿安邑,将所有在安邑而没有反抗周阳由暴行的官吏统统抓起来,杀了!

    至于周阳由,做下这种事情,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赎其罪!

    但刘德却没有马上接话,反而将虎符收了起来,他向前走了两步,想了想。

    很显然,周阳由不是白痴,更不是傻瓜。

    他应该很清楚,他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为什么他就敢做了?

    谁给他的胆子?

    刘德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兵法有云,主不可因怒而兴师!

    自古以来,多少强者,都是败在不理智这三个字之上?

    猛然,一道闪电划过刘德的脑海。

    “安邑的郡兵已经不可靠了!”刘德迅速的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河东郡尉申屠现在在荥阳,河东军政大权尽操于周阳由一人之手。,他若狗急跳墙,起码能动员起数万人的大军,然后,鼓噪全郡,起兵造反。

    不要以为此时造反是个什么有难度的技术活。

    汉室天下享国五十三年,其中有反臣的年月就占了大半。

    这些谋反者,规模大的像英布、陈烯,统兵数十万,直接跟天子对阵。

    小的则是十几人二十人,就敢扯旗了,然后被地方上的百姓镇压了……

    最近一次大规模的叛乱,不过是发生在十六年前而已,当时,济北王刘兴居趁着匈奴入寇,天子御驾亲征的机会,以为有机可乘,于是举起反旗,结果,一月被平,刘兴居兵败被俘。

    此事对汉家天子教训极为深刻,当时,先帝太宗孝文皇帝,动员了关中以及边地十六郡,三国,合计四十万大军。

    将军栾布屯霸上,将军陈武屯陇右,天子亲至太原,拉开了架势,要跟匈奴人决一死战,为此,光是动用的民夫就是几十万,耗费的钱粮无数。

    可就是被刘兴居在背后捅了一刀,先帝不得不马上休兵罢战,忍辱负重与匈奴和亲,会师扑灭刘兴居的叛乱。

    从此之后,汉家天子就决意在没有削平诸侯势力之前,绝不再与匈奴言战。

    所以刘德不得不仔细考虑,假如周阳由叛乱,那么蝴蝶效应会怎么样?

    最重要的是周阳由不是没有可能造反,而是非常有可能造反!

    因为,他的表兄是淮南王刘安。

    刘德不信,刘安就没拉拢过周阳由这个表弟。

    甚至前世之时,坊间就有传言,周阳由曾经与刘安有密信往来,此事,最终也成了刘彻下决心诛杀周阳由的原因之一。

    “拿地图来!”刘德吩咐道。

    王道马上就带着人拿着一副随身携带的画在布帛上的地图,将之摊开在地上。

    刘德看了看地图,用手比划了一下,问道:“中郎将,若沿河而下,从河东几日可到雒阳?”

    “快船的话,大概半日……”郅都回答道。

    刘德深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假如他不妥善处理,把这事情搞定的话,他就有**烦了。

    假如周阳由破罐子破摔,裹挟河东的军队,顺河而下,攻击雒阳,截断汉室荥阳大军的补给线,然后,吴楚趁势而起,这麻烦就大了!

    甚至,周阳由都不需要攻击雒阳,只需要出现在雒阳城外,马上就是天下震动,刘德也没法子下台了!

    刘德心知肚明,他若是仓促行事,导致周阳由横下一条心,举起反旗,他的太子美梦就要醒了!

    现在,刘德知道,自己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解除周阳由甚至河东郡兵的武装。

    这事情,说难很难,因为没有傻瓜会心甘情愿的解除自己的武装,再让你去杀他。

    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只要刘德出现在安邑,在安邑军民特别是基层的队率、司马、屯长面前走一遍,马上就能收复人心,掌握军队。

    但是,问题难就难在,刘德怎么让周阳由放心大胆的让他接近安邑,而不是在看到刘德出现的瞬间,立即就扯旗造反?

    “汾阴鼎!”刘德低声吐出这三个字。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