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八十三节 盐铁官营
    安邑,南望巫咸山,北眺王屋山。

    自古以来就是名城大都。

    夏天子十六代皆建都于此,春秋战国交际之时,鼎盛时期的魏国也建都于此。

    安邑之所以被夏天子和魏国早期的明主选择作为都城,自有它的可取之处。

    安邑周边虽无天险可守,也无山川之固。

    但是其境内河流繁多,交通便利,且资源丰富。

    安邑境内,时至如今,依然有闻名天下的盐池,单是那个盐池,每年就可产盐数以百万斤,不仅仅可完全满足河东郡的需要,还可供给关中。

    除此之外,安邑县里还有着许多最近几十年被发现的大型铁矿。

    刘德的车马一路上从驰道上驶过,仅仅只是走马观花,就看到了无数的山峦之中隐隐若现的铁矿建筑,以及散落在道路两旁的许多铁矿石。

    汉室天子奉行无为而治。

    表面上虽然轻视商人群体,一直以来更在政治层面上对商人进行打压。

    但实际上,商人这个群体,不去管它,就是对它最好的培养方式。

    刘氏立国五十三年,就是中国工商业兴旺发达的五十三年。

    在关中商人们可能还会收敛一些,不会太过放肆,但一旦出了函谷关,刘德沿路所见的,县县在开矿,乡乡有商人。而在安邑,商人们甚至连掩饰一下的表面功夫都不做了,直接明目张胆的开山凿矿,营建作坊。

    “情况很严重啊……”掀开马车的车帘,看着远处山峦之中隐隐出现的矿山轮廓,刘德感慨了一声。

    刘氏天子五十三年无为而治,不止让社会的生产与秩序得到了恢复,人口也恢复到了秦末战乱之前的巅峰水平,工商业更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迅猛的发展起来。

    要是按照刘德在两千多年后的那个时代所看过的一些YY小说中的情况来看,这是好事情,刘德应该高兴。

    但现在,刘德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忧心忡忡的看着这一切。在这繁华之下,刘德看到了鲜血和尸骨,看到了哭号的百姓与破产的农民,看到了一个个流离失所的贫民和妻离子散的家庭。

    在这个西元前的时代,工商业不受控制的膨胀,无论于国于民,都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英国工业**,于是羊吃人,农民被逼的破产、自杀、卖儿卖女。

    直到二战之前,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资本家们无恶不作,横行霸道,干尽了所有他们能做的坏事。

    而在这个时代,商人们的行为,也不比后世欧美的同行们高尚多少。

    明史记载,刘德也亲耳听过,窦太后的亲弟弟窦广国就差点死于黑煤窑里。

    而这是资本膨胀和发展之下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假如让工商业继续这么不受控制和限制的膨胀下去,这样的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因为资本一定会跟农业抢夺人口、土地和资源,羊吃人是资本发展必然的结果。

    不止底层的百姓要为工商业的兴盛和强大付出代价。

    顶层的贵族和皇室,也同样会为资本主义的继续发展付出代价。

    英国光荣**,国王上了断头台,法国大**,摧毁了法国的波旁王朝。

    资本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辐射到政治,无论他们愿意或者不愿意,他们都会必然跟封建贵族、皇帝抢权力!

    这也就罢了!

    商人没有祖国,只有利益。

    只要开价高,别说卖国了,亲爹亲妈也不是不能卖!

    翻开史书,为了赚钱,商人们卖国的例子还少吗?

    身为统治者,同时还是穿越者,刘德知道,是时候给商人们头上浇盆凉水,让他们冷静冷静了。

    在这个西元前的时代,资本主义就是一个灭世主。

    它一旦强大起来,就会毁灭一切,包括他们自己跟刘德代表的皇室。

    “最起码,在没有无线电和殖民印度之前,资本主义必须被关进笼子里!”刘德心中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扼杀它!控制它!”

    只有殖民印度,并能将印度的财富和资源运回国内之后,资本主义身上的枷锁才能适当的放松。

    而在那之前,盲目的发展工商,让资本不受限制的膨胀,只能是激化国内的矛盾,让无数农民破产,让秩序混乱,使盗匪丛生,然后,星星之火,必然燎原,活不下去的农民,会把刘氏王朝跟资本家一起送到地狱。

    要知道,这里是中国。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中国。

    老百姓可没有英国跟欧洲的农奴那么好的脾气!

    夏桀无道,于是成汤**,商纣暴虐,周武伐商,厉王失道,于是共和执政,秦廷残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

    两千年后,天朝太祖也说:**无罪,造反有理!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自古以来,谁让他们过不下去,他们就肯定让对方也别想活!

    而殖民了印度之后,就好歹有个缓冲了,可以将大部分矛盾和压力转嫁给勤劳善良,逆来受顺,而且性格非常好的三哥。

    刘德觉得三哥人民在种姓制度下都能非常愉快的玩耍,多一个资本主义的压迫和剥削,也应该能受得住。

    “殿下,矿山中的民众还不是最惨的……”义纵在一旁道:“盐池中劳作的百姓才是最为可怜的!”

    作为河东郡的本地人,还曾经做过盗匪,义纵显然对民间的情况非常了解,他介绍道:“臣亲眼所见,盐池劳作的民众,十人中有九人不出三年,必然落下残疾,不是双手为卤水浸泡而废,便是不小心跌入盐池,浑身糜烂,而商贾却无动于衷,残疾者打发几个铜钱,就赶出盐池,受伤者直接丢进山林之中,任由野兽撕咬……”

    刘德笑了笑,这很正常。

    就是两千年后的资本家们,都能视法律于无物,不顾工人健康和生死,就更别说是这个西元前的时代了,指望资本家讲良心,开什么玩笑啊?

    “到了安邑,你就去与宁成一起下乡,协助调查和清查安邑的商贾,跟着宁成,好好学学……”刘德吩咐道:“等汲黯回来,你们几个就好好想想,拿出一个盐铁官营专卖的方案来!”

    盐铁官营,刘德觉得,这是目前对付资本势力无限制膨胀的最佳解决方案。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