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八十节 袁盎来了
    曹阳亭渡口。

    直不疑矗立在战船之上,远眺大河对岸的河东土地。

    “直大夫,就不等一等章天使了吗?”旁边,一位官吏问道:“章天使前时来报已过弘农了……”。

    “不等了……”直不疑摇了摇头挥手命令道:“开船吧!”

    于是,楼船上的士兵们将船锚拔起。

    战船缓缓的在人力和水流的作用下驶离岸边。

    这时候,远处的山峦上,一辆马车驶来,一个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朝着已经驶离码头的战船上的人喊着:“太中大夫还请稍等片刻!”

    直不疑视力很好,回头一看,就看清楚了那马车中的人。

    于是吩咐道:“停船!”

    然后,他走上船头,朝着马车中的人拱手致敬道:“丝公有何指教?”

    袁盎也拱手道:“直大夫言重了!我只是想来搭个便船的,不知道直大夫可愿意与我这待罪之臣同船?”

    “岂敢,岂敢!”直不疑挥手让战船靠岸。

    袁盎缓步登上战船,朝着直不疑这个主人拱手道:“一别经年,直大夫别来无恙否?”

    直不疑笑了一声,热情的走上来,亦拜道:“有劳丝公挂记,余一向还好!”

    “丝公要去河东?”直不疑看着袁盎的眼睛,一动不动的问着。

    “然!”袁盎点点头,道:“所以就想着来搭一下直大夫的便船了!”

    直不疑笑了一声,道:“这是不疑的荣幸,丝公,请!”

    然后,就吩咐随从立刻腾出一间雅静的船舱,置办酒菜。

    袁盎现在虽然身无官职,而且连爵位都被一撸到底了。但满朝上下,谁敢轻视此人?

    不说旁的,人家能随时出入长乐宫,跟窦太后拉家常,就这一点,满朝上下几人能比的上?

    就更别说,袁盎还是丞相申屠嘉的座上宾,号称知己满天下,朋友遍四海。

    直不疑虽然向来自诩孤臣,也喜欢独来独往,但袁盎的面子,他也还是要给!

    “丝公去河东是公干还是私事?”进了船舱,宾主坐下,直不疑笑着问道。

    袁盎笑了笑摇摇头道:“鄙野嘉人,闲来无事,所以就想到处走走看看……”

    直不疑摇摇头没有答话。

    袁盎的话,连三岁孩子都骗不了!

    但袁盎去河东要做什么,跟他直不疑没关系。

    船缓缓的开动,朝着对岸而去。

    袁盎推开船舱的窗户,看着清澈的河水,心里面却是百感交集:“我可真是个天生劳碌命啊,这才消停了多久,又得为王前驱,为君分忧了!”

    此去河东,他当然不是去游山玩水的。

    实在是不得不走这么一趟!

    这些天河东发生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先是根仓失火,然后又闹出了大阳县的事情,现在更是弄出了天子委派一位两千石的太中大夫,一位天子心腹宦官,持节督查河东的动静。

    袁盎虽然不知道河东的事情的具体过程。

    但他袁盎是什么人?

    当年,他是第一个跳出来倒周的大臣。

    他还是第一个看出了先帝要杀淮南王的大臣,更是第一个给先帝找好了台阶下台的大臣。

    毫不夸张的说,朝廷里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这一双眼睛。

    而河东的事情,全部联系在一起,让袁盎闻到了暴风雨将至的味道。

    此去河东,他是受了丞相申屠嘉的托付。

    假如刘德能处理好河东的事情,那他就是去游山玩水,顺便看望慰问一些老朋友。

    倘若刘德搞砸了,那他也能帮着收拾烂摊子,至不济也能让刘德全身而退——袁盎的资历和政治经验,足以保证这一点。

    大河虽宽,但楼船往来也不过片刻,须臾功夫,楼船就缓缓的靠向了码头。

    “直大夫,多谢您的款待……”袁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冠帽,拿起案几上的酒喝了一口,拱手道:“您还有公干,鄙人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

    说完,他就拱手拜别,然后在几个家奴的伺候下,走下战船,在码头前,早有一辆马车在哪里等候,袁盎上了车,对车夫吩咐道:“先去大阳……不要张扬……”

    “诺!”车夫点点头,就驾着马车朝大阳县而去。

    “先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再决定吧……”袁盎在心里想着,目前,他还不知道,刘德到底想玩多大。

    ………………………………

    与此同时,曹阳亭渡口,带着一大帮随从与侍卫,威风凛凛的章德乘着马车,出现在了渡口。

    “太中大夫什么时候走的?”章德冷着一张脸看着已经船去人走的码头,心情自然是非常不爽。

    他在长安受人鄙视,那也罢了。

    好不容易出次宫,还要被人轻视,这让章德感觉很受伤。

    但偏偏还发作不了。

    太中大夫直不疑,可不是阿猫阿狗,可以随便被他揉捏的存在。

    直不疑可是先帝时就长期担任两千石大员的老臣子,向来简在帝心,深的天子器重。

    即使如今换了天子,人家的地位也没动摇。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他章德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未必能撼动直不疑的一根毫毛。

    “回禀天使,太中大夫刚走不久……”有人回答他道。

    “哼,敢如此蔑视我,等到刘德殿下即位,我定让你好看!”章德在心中恶狠狠的道。现在他是动不了直不疑,但将来就未必了!

    章德觉得,以他对刘德殿下的功劳,将来殿下即位,他再趁机说些直不疑的坏话,那直不疑就死定了!

    “走,我们也过河!”章德挥挥手命令道:“过河之后,直接去大阳!”

    受了直不疑的刺激后,章德就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他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去大阳,拍好刘德的马屁,刘德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多立功劳,这样以后等刘德做了天子,他就是功臣,就不用再被人轻视,被人鄙视,被人蔑视。

    甚至还可有机会向那些曾经轻视过他,鄙视过他的人报复!

    不得不说,宦官的偏执,也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之一!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