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九节 姊弟
    刘德的态度,让义纵姐弟感觉如沐春风。

    待姐弟俩坐下来,刘德就问道:“你们的名字,我还不知呢,说来听听……”

    “民女义婼……”义婼连忙拉着弟弟出来拜道:“这是民女的阿弟,名纵……”

    “义婼……”刘德玩味的笑了笑。

    刘德记得,前世这位义夫人可是叫义驹的?

    看来是后来入宫改的名字。

    不然,很难解释,义婼的家里会给取名曰驹。

    驹可不是什么好名字。

    一般的士族怎么都不可能给自己家的女儿取名为驹。甚至稍微有点化都不会给自己的后代用驹为名。

    实在是驹在名字里用,有侮辱人的意思。

    驹用在名字是什么意思?

    刘德心里清楚的很,诗曰:言秣其驹,又曰:乘我乘驹。

    汉人注解这两句话时就特别指出五尺以上尺以下叫驹,用在名字里,简单的说,就是讽刺别人是个矮。

    一般,单名驹的都是奴婢,奴仆、家生。

    而义婼前世确实不高,大概也就155cm左右吧,可能还要矮一些。

    至于婼就高大上许多了。

    婼的意思是不屈服,宁折不弯,用在女性身上就是寄寓着父母对其的期许非常高。

    “好名字!”刘德赞了一声,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义纵身上,问道:“义纵。你现在是在读书呢还是在?”

    义婼的脸色瞬间刷的一下就白了下去。

    义纵也立刻俯首道:“回禀殿下,小民出于生活所迫,更为复仇。去年与人为剽……”

    虽然说了实话,但,他还是不敢直接说出自己是个盗匪。

    刘德笑了一声,道:“剽?这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该做的事情!”

    “殿下息怒……”义婼连忙不停的叩首,生怕刘德一怒之下,要治她弟弟的罪。

    刘德却笑着对义纵道:“你应该去读书,学好本事。做个正经人,盗匪之类,朝廷早晚要禁绝的!”

    盗匪什么的。对于统治者来说,永远都是不安的源头,历来汉室对于盗匪都是严加打击的,地方官更是只要抓到盗匪。马上就会处决。

    “诺!”义纵叩首。然后抬头看着刘德,他鼓起勇气,道:“只是殿下有所不知,小民与同为剽者,本来皆是良民,多是世代躬耕的汉室臣民,只是奈何郡守无道,滥杀无辜。我等为了复仇,不得不落草为寇……还请殿下明察……”

    义婼却是被吓坏了。她怎么都想不到,义纵竟然大胆,居然敢给盗匪说话!

    这要是碰上一个脾气不好的人,直接拖出去杀了都不是不可能的!

    于是,义婼连忙叩首恳求道:“殿下恕罪,民女阿弟年幼,口不择言,请殿下饶恕……”

    刘德却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

    刘德心里跟明镜似的。

    义纵的那帮落草兄弟,日后的功成名就确实有几个。

    除义纵外,最有出息的毫无疑问是义纵的把兄弟,后来卫青麾下的将军,岸头侯张次公。

    汉家制度非有功不得候。

    张次公能封为彻侯,就证明了,他是实打实的立下了战功的。

    要知道不是人人都是公孙贺,能有个把兄弟卫青,事事照顾,分润军功,羽翼左右,直接保送彻侯。

    而一个盗匪窝里面居然出了一个名震天下的大臣,一个战功赫赫功封彻侯的将军。

    周阳由的本事确实挺大的啊!

    不说别的,就这一条,周阳由就是死罪!

    “周阳太守的事情,你们管不了……”刘德淡淡的道:“我也管不了,自有圣天处置!”

    这话透露的意思,只要不傻,就都该明白了。

    河东郡守周阳由就要垮台了!

    汉室天下,能让一位皇上陈天,某郡郡守不法之事,那个郡守就算有三头臂,也难逃一死!

    于是,义婼姐弟欣喜若狂的拜道:“诺,民女(小民)拜谢殿下!”

    “义纵啊,好好读书!”刘德笑着摆摆手道:“这样吧,我身边尚缺一个整理案的随从,你就来我身边做事吧,只是没有秩比,也没有官职,只是一个随从,你可愿意?”

    义纵哪里不愿意?

    他只感觉自己真是遇到了传说的简拔恩遇了,连忙叩首道:“小民谨遵殿下命!”

    于是,刘德转头对身边的王道吩咐道:“带他下去,换身衣裳,然后交给宁成,让宁成教他规矩、礼仪和制度!”

    刘德强忍住心里的笑声,对义纵道:“宁成是我身边得力的干将,你且先跟在他身边好好学学,记住,要精诚合作!”

    “诺!”义纵哪知道将来之事,恭敬的叩首,然后跟着王道下去高高兴兴地换衣服去了。

    于是,房间里就剩下义婼还在跪着了。

    刘德趁机道:“义氏,我身边缺个伺候的侍女,你可愿意服侍我?”

    这话就是**裸的提出了要求了,所谓伺候,当然包括暖床。

    义婼又不是小孩了,这一年在外面,早让她知道了男女之事更懂了许多潜规则,不说别的,就是大户人家家里的公哥身边的贴身侍女,不也是兼着暖床的职责?

    再说,义婼自己也早就芳心暗许了。

    于是拜道:“民女……不……奴婢敢不从命?”但终究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生,脸皮薄,这话一出口,顿时小脸就红扑扑的,像喝醉了一般。

    刘德哈哈一笑:“正好,我肩膀酸,你来给我揉揉……”

    “诺!”义婼起身走到刘德身后,伸出小手,轻轻在刘德肩膀上揉了起来。

    刘德笑了笑,挥挥手,左右的宦官侍女自然就识趣的躬身退下,于是,偌大的殿堂之,就剩下了刘德跟义婼两人。

    刘德微微一笑,扭过头看着低着头,小脸绯红,额尖冒汗的义婼,这个他前世垂延许久的女神,轻轻一用力,就将这个软软的小美人拉近了自己的怀,将头深埋进对方香喷喷的胸脯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赞道:“真香!”

    “殿下……”义婼此时就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鸟一般,浑身都颤抖着,一双美眸之楚楚可怜,她细声细气的恳求道:“殿下……现在还是白天……”

    刘德抱着她,低头轻轻含住她那可爱的小鼻,吻着她那吹弹得破的小脸,在她耳边吹着气,道:“你的意思是晚上就可以随便怎么样了吗?”

    义婼羞得顿时只能低头不语。(未完待续。。)

    ps:咳咳,总算坚持完成了任务,肩膀好疼啊,我先去睡觉去了,大家晚安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