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八节 脑残粉
    这么想着,刘德拿着宁成呈上的砖石,不动声色的问道:“除你之外,还有谁看到过此物?”

    “除臣、殿下之外,没有第三人!”宁成毕恭毕敬的答道。

    刘德点了点头,算他聪明!

    他要是能一直保持这样的聪明心性,或许将来能善终也说不定!

    “你先下去休息吧……”刘德摆摆手吩咐着。

    “诺!”宁成强行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拜了一拜,就下去了。

    看着宁成下去,刘德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宁成心里肯定憋了一肚子的问题。

    但是,为什么要告诉他呢?

    身为统治者,刘德很清楚,保持神秘感是统治者统治天下,驾驭臣子的关键。

    否则,让臣子把他的性格、想法和思路给摸透,这游戏就没法子愉快玩耍下去了!

    刘德缓步走下山巅,下到山腰的天子庙中。

    “义氏姐弟在那?”刘德问道:“带我去见……”

    “诺!”王道点点头,就领着刘德来到了一间偏室之前。

    站在门口,刘德听到房子里义氏姐弟好像在说话,于是他挥挥手阻止了王道和身边的随从想要唱名的举动,就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姐弟俩的议论。

    …………………………………………

    这时候,义媠姐弟却是全然不知刘德已经站在门口了。

    义纵自从进了这房间后,就发现。他好像来到了一个新世界。

    房中没有竹简,但却摆放着一本本被装订在一起的书,这些书。用着一种义纵前所未见的材料装订而成,他尝试着拿起一本,翻阅了一下,发现,书中字迹工整,清晰可见。

    “光是此物,怕是就用了不知道多少珍稀材料……”义纵心里想着。他没见过纸,自然只能尽量往珍贵方面猜测。

    更让义纵震惊的是,所有的书籍。全部都被分门别类,放置在不同的书架上。

    有贴了张纸条写了‘兵’字的书架,其上,一本本都是兵书。

    《司马骧且》《孙子》《孙膑》一本本。让义纵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他很想去翻一翻那些他做梦都想看的兵书,但是,却没那个胆子。

    汉室对于兵书的管控非常严格,寻常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兵家先贤的著作。

    而未经主人准许,就私自翻阅主人的藏书,在此时不仅仅是道德上不能过关。在律法上也要被严惩。

    什么读书人偷书不叫偷,在现在。根本没这个说法。

    现在的现实是,大量珍贵的先贤著作,先人的经典,被极少数的一部分私人藏在自己家里。

    就连朝廷想要,都得拿出几百金甚至上千金的钱财来求书,否则,一块竹片都不会给外人看!

    而在另外一个书架上,则贴着一个‘法’字,大量的法家著作,陈列于其上,不止有先秦的先贤们的著作,更有汉室立国以来的知名学者,大臣对于律法的心得。

    义纵甚至还看到了一本署名为北平侯张苍所著的《律令》。

    这些书籍,对于任何喜爱读书的人来说,都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而这些书架按照种类来盛放书籍,更是让义纵还没见面,就已经对那位刘德殿下折服不已了。

    “错非天纵之才,否则,怎能连这种细微之事,都安排的如此妥当与严整?”义纵心里想着,对于姐姐所说的刘德殿下‘英明神武、天纵其才、煌煌大志,已是信了十成。

    于是他问道:“阿姐,你说,殿下长的怎么样啊?是不是特别英武?”

    在义纵看来,举凡成大事者,那肯定是举止雍容,外貌堂堂的……

    实在是年少幼稚,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

    义媠听了,脸上不由得绯红了起来,耳根子火辣辣的热着。

    殿下是个什么样子呢?

    义媠沉思着。

    现在,她只觉得,虽然她才跟殿下只说了寥寥数句,但是,殿下影子却深深的沁入心扉,转瞬就已是参天大树。

    “这是自然的拉……”义媠无比肯定的道:“我不是与你说过吗?殿下有穆穆之容,在阿姐看来,他便是这世上的大英雄大豪杰……”

    ………………………………

    刘德站在门口,刚好听到这一句,他忍不住笑出声。

    刘德是怎么也没料到,前世高不可攀的女神,现在看情况,似乎成了他的脑残粉?

    那个男人能拒绝得了一位娇滴滴的美人脑残粉?

    无论义氏说这话是否真诚,刘德感觉,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男人最大的快乐,不就是征服吗?

    于是,他推开门,走了进去,道:“贤姊弟在议论什么呢?说出来让我听听?”

    义媠骤然间见到刘德进来,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马上拉着自己的弟弟跪了下来,叩首道:“民女与阿弟无知,妄自议论殿下,死罪,死罪!”

    义纵被自己姐姐拉着跪下来,但他的性子不似他的姐姐,他野性十足,虽然跪着,但却大着胆子看着走进来的刘德,观察着和打量着刘德。

    他在观察着刘德,刘德也在观察着他。

    如今的义纵,可谓是稚气未脱,嘴唇上连胡须都没长出来,但是,身子却不似一般少年人,很是壮实。

    刘德看了看他所在的地方,来到书架前,拿起一本装订好了的法家著作问道:“你喜欢看书?”

    “回殿下……”义纵大着胆子禀报道:“小民确实喜欢看书,犹爱兵书与法家论著……”

    “我生平最爱的就是爱读书的人!”刘德将那本书放到义纵的手上,道:“读书好,读了书,就懂道理,懂了道理,就知道人伦,所以古代的圣王以德教来管治天下,不设刑堂,而民众从治,这是因为古代的圣王,让百姓都懂得了道理,若有一日,我汉家天下,人人都读书了,这律法的刑罚也就可以废除了!”

    当然,这是在扯淡!

    人人都能读书识字,就连两千年后的天朝也做不到!

    所以,刑罚这玩意,至少在共、产、主、义社会建立之前,还是要一直存在的。

    但是此时却不能不这么说,就连所谓的暴秦,不也要谈谈这些事情吗?

    “以后,你想看书了,随时来找我……”刘德笑着道:“好了,都起来吧!”

    然后,刘德就转过头,对王道吩咐着:“赐座!”

    “诺!”王道点点头,就拿来两个席位,让这姊弟跪坐下来。(未完待续。。)

    ps:  嗯,第三更了~等下还有一章,哎呀,肩膀疼死我了~~~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但男人说话要算数,区区疼痛咬咬牙还是能抗住的~

    我一般除非是头疼头晕,使得没办法构思情节,否则,都会忍着的~

    嗯,主角有第一个脑残粉妹子了,以后,会更多!嘎嘎!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