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七节 历史尊重我
    刘德做了一个美梦。

    梦中他站在云端,无数美女,莺莺燕燕,全数环绕在他左右。他的脚下跪着看不清模样,戴着各种王冠的蛮夷国王,全数对他毕恭毕敬,三呼万岁,更有一个自称是匈奴单于的家伙,舔着他的脚跟说:“陛下神武天成,蛮夷小国外臣得蒙天幸,请为内臣,常伺陛下左右……”

    还有一个似乎戴着罗马皇帝皇冠的白人匍匐在他跟前,叩首而拜:“小国寡民,不识天颜,冒犯汉天子,死罪死罪,愿割地称臣,以赎其罪……”

    刘德正准备跟他说,把英吉利割朕做朕的行宫就好了。

    可惜……

    “殿下……殿下……”熟悉的声音将刘德从美梦中唤醒。

    刘德睁开眼睛,看到是王道跪在他跟前呼唤着,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声:“晚点来就好了,起码让我在梦里先插旗英吉利啊!”

    但梦就是梦,醒来之后,刘德也只是稍稍惋惜了一下,然后就问道:“何事?”

    “殿下,义氏姐弟已在庙中等候您的接见……”王道跪着禀报道:“另外,宁成回来了,说是找到了殿下想要的东西!”

    刘德马上就像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站了起来。

    “把宁成叫上来!”刘德吩咐道:“除宁成之外,其余人全数退下!”

    “禹皇九鼎啊……”刘德心中也是激动了起来。

    身为穿越者,不知道九鼎之一落在那里,那就太奇怪了!

    毕竟,后来刘彻的年号里,有一个叫元鼎,所谓元鼎,宝鼎出汾阴耳!

    司马迁在史记之中也是详细的记载了九鼎事件的始末。

    当然,在后世,此事一直有争议,许多人认为汾阴的鼎是假的。

    但是,无论真假,都丝毫动摇不了刘彻得意洋洋的向世人宣布,九鼎之一重见天日,汉家天子天命所归,更改元元鼎,以示纪念。

    而刘德在前世,也曾经仔细研究过九鼎事件。

    刘德觉得,汾阴的鼎真假一半一半吧,因为没有实物,他也不好下结论。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所有曾经亲眼见过真正的九鼎的人全部死光光了……

    所以,无论汾阴埋的那个鼎是真也好假也罢。

    只要挖出来,然后说它是真的。

    谁敢反对?

    就算有人傻傻的真跳出来说是假的,他也没有办法和证据证明那是假的!

    当然,刘德也想亲自去看看,那到底是真是假。

    身为穿越者,能解开这个千古谜团,刘德还是很有兴趣的!

    不多时,宁成就独自一人,走上了山巅,见到刘德,宁成跪下来叩首道:“回禀殿下,臣幸不辱命,已找到了殿下命臣找的地方——”说着他就小心翼翼的将一块砖石呈上:“这是臣在后土庙中找到的铭文,请殿下过目……”

    刘德笑了笑,接过那砖石,扫了一眼,其上的文字是篡文,书曰:王偃奔我,其他的字迹就有些模糊了,只能勉强认出‘敬’‘明’两字。

    “看来汾阴的鼎跟宋国有关了……”刘德心里想着,王偃,刘德自然知道是宋王偃,号为桀宋的那个二货,战国时期的作死小能手。

    而明史记载,特别是收藏在石渠阁中的史料明确记载了,宋国宗室持有当年殷商天子所持的九鼎之一。

    简单的梳理一下,刘德能在脑子里脑补出这么一个事情:当年齐国一怒之下,合魏楚兵,灭了宋国,宋国末代君王,有桀宋之称的宋王戴偃出逃到魏国,为了活命,就把宋国宗室收藏的九鼎之一交了出来。

    魏王自然喜出望外,于是,祭祀后土,但因为魏秦是世仇,所以,当时的魏王不敢声张,于是偷偷的将那个鼎埋在了汾阴的后土庙之旁的土地里。

    因为,当时的国际环境不允许魏国持有九鼎那样的重宝!

    齐灭宋之后,齐国成了众矢之的,被秦国合纵,纠结其他六国伐齐,大破之。

    魏王只要不傻,就不敢做出那么明目张胆的事情来。

    否则,那就是给秦国借口攻打魏国了。

    这么一想,倒是挺合情合理的了。

    但汾阴鼎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或者说是之后无数年之所以不断被人议论,翻出来指认是假鼎的原因是——十年前的新恒平欺君一案中,新恒平的罪证之一就是蒙骗天子,说鼎在汾阴,事后,这事情被人揭发出来,新恒平根本就是在胡言乱语,所以新恒平被族诛。

    之后,到了刘彻朝,九鼎之一被人发现,当时就有人拿新恒平一事出来非议。

    身处此时,刘德感觉,新恒平肯定是骗子,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玩的那些戏法,在后来被董仲舒也继承了。

    譬如说怂恿皇帝改朔月,改王朝的五行属性,改服色。

    反正就是神神叨叨的那一套……

    当然了,新恒平也不是不学无术的家伙,起码,人家还是读过书的!

    刘德记得,新恒平当初欺骗先帝太宗皇帝说鼎可能在汾阴时的说辞是:周鼎亡在泗水中,今河溢通泗,臣望汾阴直有金宝气……

    这就要提一个背景了,十一年前,黄河决堤,黄河水汹涌而出,将好几条支流干流都打通了,泗水也是其中一条被殃及的河流。

    黄河水卷起遗失在泗水中的鼎,不远千里,送来汾阴,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只是可能性太低了!

    于是,汾阴的鼎只能是两个解释。

    第一个,它是真的,魏国人埋在汾阴的后土庙旁边的土地里,献给他们的守护神后土,希望后土庇护魏国。但这解释不了,为什么新恒平一口咬定鼎在汾阴……

    第二个,它是假的,十年前新恒平伪造了这个假货,把它藏在河东汾阴的魏国后土庙之旁的土地里,希望借此来邀功。但是,这又解释不了,魏国后土庙里的铭文。

    想了想,刘德觉得,管它真还是假呢!

    对我有利,假的也要变成真的!

    对我有害,真的也必须是假的!

    现在这年月,历史都要尊重我,宇宙也要尊重我,小小的一个鼎,敢不尊重我吗?

    反正那个鼎后来蒙住了刘彻,也蒙住了刘彻的满朝文武,想来,就算有假,也假不到哪里去,最起码,像模像样,能以假乱真!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