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五节 神器!
    河东郡,汾阴县。

    宁成带着十几个从汾阴侯家里借来的奴仆,沿着泗水一路向前,遇到山坡,必然仔细查看,看到弯道,一定下水搜寻。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要找什么。

    就连宁成,也不知道他要找什么。

    他只知道,他得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找到一个河湾之地,河岸边必须有一个荒废多年的后土庙。

    除此之外,庙的两侧的地形必须是像个钩一样。

    宁成找了三天,也没找到符合条件的地方。

    为此,他昨天还特地请人去汾阴县衙,翻阅了汾阴县衙所藏的档案和县志。

    可惜,也还是一无所获。

    “殿下还有几日就要来汾阴了……”宁成心焦急万分:“我必须在殿下来之前就找到那个地方!”

    但汾阴太大了!

    泗水太长了!

    要一个个的排查完,没有一两个月,根本不可能!

    怎么办?

    宁成忽然想到了一个笨办法——他找不到,是因为人生地不熟,假如去问问当地的老人,或许能有收获?

    于是,宁成找到了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进了村,逢人就问,此地,谁最年长。

    有人告诉他,东边的村里有一位自秦末战乱生存下来的老人。

    “长者在上,受学生一拜!”宁成恭恭敬敬的备上礼品,以弟礼求见。在礼物和恭敬的态度下,那位老人的家人总算勉强同意宁成去拜会。于是,宁成就见到了眼前这位须发皆白。已经有些老态龙钟的老人。

    “贵客,听说有事相问?”这位长者虽然老朽,但思维和意识都很敏捷,只是身体老了,不便走动了而已,然而,在汉室。这样的老人最可怕!

    汉家以孝治天下,年十以上的百姓,即可见官不拜。年过八十的,都有天亲赐几杖,见了皇帝都不用跪拜!

    不止如此,这样的老人在民间。可以上打贪官污吏。下打不肖孙,碰上一个这样的老人,一般人倘若挨了打,也只能乖乖受之,甚至还要赔笑。

    所以,宁成也不敢放肆,规规矩矩的拜道:“学生自长安而来,据说。汾阴有故魏国后土庙,敢问长者。可知此庙何在?”

    “魏国后土庙啊……”这老人想了想,道:“老朽还是孩童时,曾听长者说起过,在离此三十里之外的河湾,有故魏惠王所建庙宇,以祀后土,不知道是不是贵客所找的后土庙……”

    宁成闻言大喜过望,他知道,十之**,他找到了那个地方了,于是,他恭敬的再拜道:“多谢长者指教,学生感激不尽……”

    告别老人,宁成马上就迫不及待朝着老人所说的那个地方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宁成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山坡下,在山旁,泗水奔流而过,一座破破烂烂的连砖瓦都埋在荒草丛的低矮庙宇的残埂断壁,出现在了宁成的眼前。

    宁成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河湾对了!

    庙宇对了!

    再看庙宇左右,果然地如钩状!

    “殿下要我找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呢?”宁成心狐疑不定的想着。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宁成向前,走进草丛,来到庙宇的面前。

    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了,这庙宇的牌匾与庙的塑像都已经化为灰飞,勉强只能在残缺的墙壁和地上散落的砖石上看到一些铭。

    从铭上看,此地最后一次的官方祭祀活动,应该是在一百多年前了。

    宁成拨动一块砖石的铭,仔细查看,希望从残缺的字上找到些线索。

    在一块砖石上,宁成看到了四个很有意思的铭:王偃奔我。

    王偃是谁?

    宁成的历史还算不错,他马上就想起了,在历史上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

    周赫王二十年,齐灭宋,宋王偃奔魏,死于温邑。

    那么为什么宋国的末代的君主的名字会出现在魏王祭祀后土的庙宇?

    宁成马上开动他的大脑思索了起来。

    作为末代国王,宋王偃能给魏王什么好处,以至于魏王要专门在砖石上记以铭,还要给魏国的守护神后土禀报?

    “难道说是那个东西?”宁成猛然想起了一个传说,他吞了吞唾液,感觉心脏跳动的非常剧烈,整个人莫名的忽然有了恐惧。

    假如是那个东西的话……

    那么这里岂不就是……

    “皇天后土在上,臣宁成叩首再拜,不敢有犯,诚惶诚恐,伏维致敬……”宁成虽然混账,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对于那个传说象征着天意,视为天君权神授,从黄帝开始传承下来,禹皇再发扬光大的神器还是无比敬畏的。

    马上他就跪拜在草丛,恭敬的叩首。

    他的心却为他的猜测掀起了惊天巨浪。

    整个人都像打了摆一样颤抖不已。

    天皇太一作一,壹统宇宙。

    黄帝作三,天地人三才,统治四海,使得八方诸侯臣服,方蛮夷朝贡。

    禹皇作,镇压神州,分封天下,真正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与之相比,所谓的和氏璧,还是太嫩了,所谓的祥瑞,太低级了,所谓的河图洛书,虚无缥缈。

    只有那东西,信史所载,代代称颂,夏商周数千年奉为神器,以祀天祭地,甚至在更久远的年代,在神话之,它的影也若隐若现。

    它就是国的象征,华夏的源头,是上天所赐,是神器,是权柄,是神话的神话,传奇的传奇。

    最初,它叫黄帝鼎,然后,它叫禹皇鼎。

    倘若铭所载是真。

    那么,可能在这里埋着的,是更久远的神话,那最初的传说——黄帝采首山铜而造的三鼎之一,至不济,也是禹皇所造,镇压神州的鼎之一。

    因为宋国宗室手里可是拿着商代天所传承的鼎之一啊,这是明史所载的事实。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天地人三才还是绘有州形状,山河鸟兽的禹皇州鼎。

    但不管是哪一个,一旦出现,立刻就是天地变色,龙蛇起陆,整个天下都将为之臣服,所有的诸侯都要恭贺天,所有的百姓都要再次为它的出现而倾倒。

    因为,它是国的光,是华夏的闪电。

    它曾经在愚昧点明的火炬,在黑暗照亮先人的前路。

    三皇五帝,夏启商汤周武成康,他们也曾毕恭毕敬的拜服于此物之下,祷告上苍,祭祀神明,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假如我猜测的东西是真的……”宁成此时的心里却是无比的恐惧:“那么殿下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此刻,宁成想到了许多东西。

    高皇帝斩白蛇起义的故事,民间耳熟能详。

    敕封黑帝,立庙渭南,更是人所共见。

    “难道真有天命所归的王者,三百年一出的圣王?”这时候宁成想起了冥冥的天意和神话的君王。那些神话的三皇五帝,岂非就是如同如今殿下一般生而知之?

    有些事情,说的多了,总会让人信。

    宁成若是穿越者,那么他肯定会知道,两千年后有句话叫:谎话说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未完待续。。)

    ps:求订阅ng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