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三节 千万不要做豪强
    “义氏,你跪在山门之前,可是有冤情要申?”刘德不紧不慢的问道。

    其实,这事情,刘德心里清楚的很。

    前世之时,这位义夫人跟刘德一样,就是个茶几啊。

    年少破家灭门,父母双双被人砍了脑袋。

    好不容易跟弟弟逃了一条性命。

    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却又落草做了强盗,跟人干起了打家劫舍的买卖。

    辛辛苦苦的学了点医术,以女子的身份行医,刚刚有了点名声,马上就被贵族子弟们给盯上了……

    因此不得不入宫做了一个侍女。

    虽然命好,因为懂得医术,很快博得了王娡王太后的欢心,还因此让其弟弟义纵被王太后赦免,还任命做了中郎。

    可惜,马上就因为她深的太后的欢心,于是,被刘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给推了。

    没名没分的跟了刘彻两年,天天给刘彻暖床洗脚,可惜,却因为不能生育,迟迟不能上位成皇家正式册封的妃嫔。

    之后,就是卫子夫登上了舞台。

    从来只有新人,有谁见过旧人哭?

    这也就算了,没两年,王太后也薨了……

    不过,义夫人虽然前世一生坎坷,但他的弟弟却因此飞黄腾达。

    刘德就记得,前世宁成罢官,跑回了南阳老家,做了土财主,威风不可一世,历任南阳郡守,在其面前跟孙子没差别。

    南阳郡几乎有一半的土地,被宁成用各种巧取豪夺的名义霸占了。

    于是,宁成越发嚣张,甚至将朝廷委派到南阳郡的官吏视为猪狗一样呼来喝去。

    然后,就是义纵被任命为南阳郡守。

    宁成这个二货,以为义纵跟之前的太守一样好欺负,偏偏要在义纵面前装逼,结果,义纵二话不说,立刻调动郡兵,包围了宁成的府邸,将宁成全家上下几百人统统拖到了郡守衙门前砍了脑袋。

    其后,义纵穷治宁成一案,将之前南阳郡所有攀附宁氏的地主豪强全部杀了,土地统统没收。

    于是,南阳大治,号称路不拾遗,道无匪患,百姓安居乐业,庶民温饱可得。

    之后,义纵历任河内、定襄等郡的太守,为官严苛、清廉,雷厉风行,做事果决,狠辣而不失大将风度。

    基本上,刘彻对于义纵的使用态度是,那个地方吏治败坏了,就派义纵去那里,反正,只要一年不到的时间,那个本来豪强横行,官吏贪污受贿成风,民不聊生的郡县,马上就会‘大治’,不止大治,官场习性与吏治立刻都大大好转,当时,义纵在世人眼中就是郅都的衣钵传人,汉家天子最为锋利的爪牙。

    刘德最欣赏义纵的地方,不是他杀人够狠,比起狠辣,义纵不如王温舒,更不是他治政的策略,老实说,义纵的治政思路简单粗暴的很,无非就是一上任,先把郡内的地主豪强统统杀了,然后把被霸占、侵占土地分给百姓,这样一来,老百姓马上就会感恩在心,对其的行政命令无比服从,再调动大军,进剿车匪路霸,靠着曾经做过盗匪的优势,义纵很清楚盗匪的思维,于是,盗匪也被杀个干干净净,治安立刻好转。

    这个思路,是可以被复制的,没有义纵,刘德也能制造出张纵王纵李纵。

    在刘德的眼中,义纵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提拔和发现人才。

    前世,义纵为官十一年,提拔了三位后来的九卿,十几位两千石封疆大吏,三位彻侯,一位将军,平均一年提拔一位郡守。

    这效率,简直是旷古烁今,不说后无来者,至少也是前无古人了。

    因而,比起其姐姐,现在在刘德面前的这个少女,刘德对义纵的兴趣,显然更大一些。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

    “貌似我手下就要变成冤家对头联欢会了?”刘德在心里笑了一声,审视了一下他目前的手下,他发现这个情况真是有意思啊。

    在前世,张汤是颜异的苦主。

    汲黯跟张汤也尿不到一个壶里。

    再把义纵弄过去,那他就可以去跟宁成开个趴体。

    而义纵又跟张汤是对头……

    “要是再把公孙弘也招徕到手下,那就好看了……”刘德在心中不无恶趣味的想着。

    无疑,这个情况,让刘德很放心。

    他的手下的政治立场与政治理念完全就是南辕北辙,这样,刘德就不需要担心他们会联合起来,结党营私了,反而,因为相互竞争,不得不时刻绷紧神经,否则,就要被对手超越甚至是碾压了。

    义婼却是不知道刘德心里的想法,她低着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叩首道:“民女此来,确实是有冤情上告贵人!”

    “民女要状告河东太守周阳由,滥杀无辜,民父民母,本是良善人家,世代奉公守法,躬耕于安邑,然周阳由一上任,就以‘私通盗匪、强卖民田’之罪,将民女阖家上下尽数论死……”义婼说到动情处,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这样啊……”刘德也正襟的道:“且待我查问清楚,再给你一个答复……”

    老实说,刘德对于义婼的话,并不怎么相信。

    在汉室天下,郡守要杀人,也并非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最起码,也要捏造一个罪证,否则,在廷尉面前很难说的过去。

    而地主豪强们,几个没有原罪呢?

    就算是民间所谓的良善之家,那家的崛起路上不是沾着其他人的血泪?

    无非就是良善之家懂的做人,会给别人一条活路,而恶霸则蛮横了一些,不会那么斯文。

    但,这个区别,到了衙门,差别不大,左右都是欺负泥腿子,郡守想怎么判,就怎么判。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目前的天下,死刑的复核权力还没被收归中央,地方郡县的长官,是可以判处犯人死刑,并且执行死刑,只需要事后向廷尉备案。

    死刑的复核制度,要一直到隋朝的隋文帝杨坚之时,才被建立起来,之后历代朝廷,开始推崇少杀慎杀。

    而在汉室,中央虽然提倡少杀慎杀,但是,地方官员总是简单粗暴的随意处决犯人。

    后来的王温舒就感慨道: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

    这货在整个冬天都在忙着处决犯人,杀了整整四个月,流血十余里,可他还觉得不过瘾,居然想让冬天再多一个月,好让他杀个过瘾。

    这种事情,对于社会来说,有利有弊吧。

    地方官能随意处决人犯,不可避免的就会出现冤案、错案甚至是代人受过的案子。

    然而,在另外一个角度,正因为如此,直到宣帝之前,汉家天下从来都不用担心什么地主豪强坐大的问题,地主豪强通常还没坐大,脑袋就被地方郡守给砍下来,用来当成自己的政绩了。

    宣帝之后,推崇亲亲相隐,这才让地方官不再敢随意的拿地方豪强的人头来给自己做垫脚石,从那以后,地方郡守就跟地方豪强合流了,最后,终于养出了王莽这个篡国的权臣和后来东汉的门阀政治。

    所以说,在整个汉室天下,自刘邦开始一直到昭宣时期,所谓的地主豪强,都是夹着尾巴在做人,稍有不慎,马上就是大祸临头,阖家被杀。

    就连朝廷里有人的大地主,贵族勋臣也是如此。

    汉家天子,最见不得就是鱼肉乡里的豪强。

    在刘德的前世,以窦婴的地位,都尚且保不住一个灌夫,最后还把他自己的性命也搭了进去。

    之后的大将军卫青,甚至都没办法保护他的门客郭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郭解被人杀全家。

    所以,刘德一直觉得,假如有人穿越到了此时,还是地主家庭,家有良田千顷,那么,这个家伙最好认清楚现状,也别想着什么作威作福了,先缩头当几年孙子,在地方上刷出一个好名声,这样,才能保住性命,否则,名声要是不好,万一地方一换郡守,新来的郡守觉得你是他的政绩的话,那你就惨了!

    义婼得了刘德的答复,却是大喜过望,只觉得心里一块大石落地了。

    实在是刘氏的信誉,至少在民间是杠杠的。

    说杀你quan家就一定杀你quan家,说免税,就一定免税。

    自刘邦以来,汉家天子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作数的。

    于是,她盈盈一叩首,泣道:“民女多谢贵人做主,今生就算是做牛做马,也要报道贵人的恩德!”

    既然来了刘德这里,义婼自然有心理准备了。

    而且,她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刘德,发现,刘德年少英俊,身材修长,气度非凡,不管怎么说,都无可挑剔!

    刘德笑了一声,道:“做牛做马,倒是不必了!”

    刘德扭动了一下脖子,道:“我现在脖子有些酸,你来给我揉揉……”

    “诺!”义婼虽然年纪小,但年少遭逢家庭大变,这一年来,也早就成熟了,哪里不懂刘德的意思,就是要留她下来?

    于是,她盈盈起身,走到刘德的身后,伸出小手,轻轻的在刘德肩膀上按摩了起来,一边按摩,她还一边悄悄的观察着刘德的表情和样貌。

    不得不承认,义婼的按摩技术很不错,果然不愧是后来能讨王娡喜欢的女子。

    刘德就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一边哼哼呀呀的享受着,刘德一边又问道:“家里还有人吗?我可以用他为官!”

    义婼听了,却马上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立刻就跪下来,叩首道:“妾家中尚有一弟……只是……其甚无行,不可为官……”

    她实在是害怕了!

    要知道,她的弟弟现在可是盗匪啊!

    汉室对于盗匪,向来都是抓到了就处死,从不犹豫!

    倘若被贵人知道了,不止是周阳由扳不倒了,甚至连弟弟都要大祸临头!

    刘德却是呵呵的笑道:“有没有才能,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刘德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去把他叫来,让我看看,考察一下!”

    小舅子嘛,自然是要好好培养的,更何况,那个义纵还是难得的干臣,出名的贤臣。

    做过强盗又有什么关系?

    刘德如今的地位和身份,赦免一个小小的强盗,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再说,刘德现在也需要一个河东的地头蛇来协助他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诺……”义婼终究还是个小女孩,在刘德的强硬态度下,她不得不跪着道:“妾这就去找他来拜见贵人……”

    “我命人陪你去一趟……”刘德抱着陈阿娇,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对着义婼道。

    刘德也觉得,这时候是装逼的好时机,于是他看着义婼,极为霸道的道:“好叫你知道我是何人?”

    “我乃高皇帝嫡曾孙,太宗孝文皇帝嫡孙,当今天子是我皇父!”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话比皇帝是我爹更厉害的?与之相比,我爹是李刚真是弱爆了!

    义婼一听,虽然早有猜测,但此刻,刘德亲口说出,却还是让她无比震撼。

    于是,她诚惶诚恐的跪在刘德脚下,道:“民女不知是殿下当面,真是罪该万死!”眼中更是满是星星,充满了崇拜和敬畏,对于义婼来说,能有幸蒙的一位汉家皇子看重,甚至能伺候一位皇子,这本身就是天大的荣耀。

    看着义婼,刘德呵呵的笑了起来。

    前世之时的‘义夫人’是多么的高不可攀啊!

    现在却跪在他面前,任他予取予求。

    忽然,他感觉有些索然无味了。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么他也不需要矫情了。

    有花堪折直须折。

    这样一来,以后晚上就再也不用一个人孤枕独眠了。

    “果然,身份地位到了我这个地步,连想调、教,调、教都是一个奢望啊……”刘德自嘲的笑了一声。

    对于皇帝和太子来说,很显然,他们的所谓爱情,都是快餐,吃完以后,吃腻了以后,就忘记了。

    刘德现在也明白了,为何他的便宜老爹,对一个女人的宠爱期最多只有四年了,实在是所有的女人,都是便当啊,吃的久了,就会腻了。

    这时候,刘德开始有些羡慕唐太宗、明孝宗。

    最起码,这两个皇帝,身边有着一个知心人,一个贤内助,一个真正的妻子。

    只是,中国五千年历史,无数的帝王之中,能有幸收获一位那样的皇后、贤内助的皇帝,十个手指就能数清楚,而且,他们能收获那样的一个妻子,也是各种各样的原因交织在一起的缘故。

    看着怀里的陈阿娇,刘德忽然对她道:“阿娇以后会很乖的,对吗?”

    陈阿娇不明所以,但还是很用力的蹭着刘德的胸膛,骄傲的道:“阿娇当然很乖啦!”

    “这就好……”刘德感慨一声,青梅竹马,总比陌路人好。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