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八节 祥瑞(1)
    汲黯走后,刘德退入内室更衣,穿上冠旒,系上绶带。

    刘德挥手命令道:“除王道之外,余者皆退下!”

    等其他人走的差不多了,刘德就转过身子,对着王道问道:“天子庙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殿下,按照您的吩咐,奴婢已经安排妥当了!”王道压低了声音答道。

    “这就好!”刘德满意的笑了笑。

    昨天晚上,刘德就给王道布置了一个特殊任务,刘德祭祀太一,必须要出现祥瑞,没有祥瑞出现,祭祀个毛啊!

    汉家天子,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身为未来的天子,刘德也必须有天命加身!

    制造祥瑞,历来都是皇帝装逼的拿手好戏。

    “宁成可有回报了吗?”刘德又问道。

    出函谷关之后,在弘农郡,刘德就密令宁成带人先行赶往汾阴,执行另外一个祥瑞的任务。

    “回禀殿下,宁成昨日传回音讯,说是已经跟曲周候家族取得了联系,正带人在泗水中搜寻殿下所指派的那个东西!”王道恭敬的答道。

    刘德点点头。

    祭祀太一,弄出的祥瑞只是个开始,真正的正餐在汾阴!

    汾阴有什么?

    刘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汾阴的河里埋着一个什么东西了!

    所谓的凤凰来仪,麒麟出现,嘉谷生长,与泗水中埋着的那个东西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身为穿越者,身为重生者,倘若不知道去把泗水里埋着的那个大杀器挖出来,那刘德就是2逼了。

    毫不夸张的说,泗水中所埋的那个东西,就是天命的象征,就是神圣的君权,就是君权天授的象征,就是天子统御四海,天下臣服的标志。

    与之相比,什么彗星出现啊,雷击宫殿之类的不祥之兆,简直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只要挖出那东西,一切不详的征兆,都将变得没有任何说服力。

    在古代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唯一能与那东西比一比影响力,掰一掰腕子的东西,可能就是河图洛书了。

    只是河图洛书那东西,太虚无缥缈了。

    泗水里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

    “一旦找到了,马上告诉我!”刘德吩咐着,心情也是激动万分,在泗水中的那个东西面前,没有人能保持镇定。

    此来河东,掌握河东的资源,为他所用,只是长远计划,就算成功了,一时半会也带不来什么好处,甚至可能还有麻烦。

    只有那东西,才是挖出来,马上就见效,马上就能稳固他的地位,让便宜老爹只能选择也必须选择他作为太子,甚至能让天下诸侯都安分下来,让许多本来的骑墙派立刻就转变态度。

    那东西的威力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刘德给宁成下了死命令,找不到那东西,他就不用回来了!

    “诺!”王道点点头。

    于是,刘德将绶带系好,挺着胸膛走出门,登上早已经被保护的非常严密的马车,在数百名军士的保护下,缓缓的朝着天子庙的方向而去。

    天子庙,建于大阳县的吴山之上。

    所谓吴山,周太伯之封也。

    所谓周太伯,周文王之兄长,与其弟仲雍让位文王,而出逃至荆吴之地,成为后来的吴王夫差的先祖。

    孔子赞其:泰伯可谓至德也,三以天下让,民无德而称焉。

    汉室建立之后,对于太伯这样的名臣忠臣,肯定是大加褒扬,刘邦以来,历代天子都有追封和保护其祀。

    天子庙就是汉室承认和认可的一处正式祭祀庙宇,本是周太伯之后,被封为虞候的虞仲之国的宗庙。

    春秋时期,晋献公假道伐虢,会师之时,顺手灭了虞国,于是改虞国宗庙为天子庙,祭祀天地神明与三代贤王。

    刘德上了山,整个吴山此时已经被军队团团包围,驻扎在大阳的汉家军队,在郅都的调动下,把守着吴山上下的每一个出口,这种阵仗,几乎等同于宣布,汉家皇室有人来到了吴山了。

    于是,整个大阳县就像被人在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

    汉家天子从来自诩爱民如子,这大阳的现状,要是被天子知道了,马上就是大军进剿,廷尉亲临。

    老刘家的天子能容忍贪污,先帝就曾宽恕过好几个贪官,还赐钱给那些贪官,要用道德来教化他们。

    老刘家的天子也能容忍酷吏,甚至喜欢酷吏。

    但是,刘氏的天子永远不会容忍残害平民之人。

    立国以来,被废掉的彻侯,十个人里起码有五个是因为侵占民田,横行不法,被上告到廷尉废除的!

    至于地方豪强平时在乡间自己做土财主,作威作福,也没人管。

    但一旦被长安知道,马上就是大祸临头,汉家对于地方豪强横行不法,从来都是零容忍。

    河东郡守周阳由最初上任时,新官上任三把火,全部都是烧向地方宗族与豪强势力,杀了几百人。

    于是,消息传出,整个大阳的百姓可能还没什么感觉,但整个官僚豪强集团,却马上是如丧妣考,他们可都是读过书,知道汉家会怎么对他们!

    就算是从宽对待,起码也是要被抄家,流放到邛巫甚至是北边的长城脚下去。

    严重一点的话,能活命都是个奢望。

    刘德懒得管这些,他心里也清楚,他出现在吴山,就是判处了大阳县官吏豪强的死刑。

    这就好比后世天朝某县县委书记横行霸道,市委不能制,但假如总理出现在那个县,不需要表态,也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出现,那个县马上就会被省委当成典型处理掉。

    官僚集团的特质之一就是永远服从上级,跪舔上级……

    刘德进了天子庙,在庙祝官的带领下,先瞻仰了周文王、周武王的塑像,鞠躬致敬,然后就来到了供奉着圣人周公的周公殿,向周公进祀。

    作为天下文人的共同导师,诸子百家都认可的祖师爷,周公的待遇是享受三牲和祭文一篇。

    刘德在汲黯的引导下,按照着流程做完整套对周公的祭祀之礼,宣读了祭文,同时还以弟子之礼在周公塑像之前叩首,表示自己愿意遵循周公旦的理想,建立大同天下。

    然后就是重头戏,祭祀最高天帝,老天爷的化身,五帝的领导,太一神。

    刘德走进太一神殿,他抬头看了一眼王道,王道朝他眨眨眼,刘德马上会意,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只要照着剧本来,祥瑞就会出现。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