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七节 明君?
    刘德听完汲黯汇报的河东根仓失火之事。

    “官僚的手段,还真是两千年都没变过……”刘德心里感慨一声。

    根仓不失火,他根本不敢往河东粮仓亏空上去想。

    但根仓这把大火一起,就不得不让刘德马上就联想到了粮仓亏空,倒卖、挪用官仓储备的事情上面去。

    实在是两千年后大天朝的官僚们,把这个套路玩死了,玩腻味了,再也骗不了人了!

    根仓的这把大火,等于告诉刘德,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

    许多心中的疑惑,不解的地方,被这把大火照的透彻无比。

    河东郡现在的怪像,有了一个最合理也最可信的解释。

    但是,对此,刘德暂时真没什么办法应对。

    大火之下,一切证据肯定都湮灭了,除非,周阳由或者他的心腹亲信出首,否则,想要查出这事情,无异难于上青天。

    就是后世大天朝,国家粮食储备仓库里的硕鼠们,放把大火,烧掉粮仓,又有几桩最后被查清楚了?

    “此事暂且不管!”刘德道:“等朝廷派人来调查吧!”

    想要扳倒周阳由,将河东郡掌握在自己手里,看上去好像难度很高。

    但其实,刘德知道,这就是个简单轻松的活计。

    一句不满的牢骚,一个不屑的眼神,就足够了!

    为王前驱这种事情,这个世界上愿意干的人不要太多了!

    别说是周阳由这种浑身上下都是屎的贪官酷吏,就是人品高洁,政绩出众的朝廷重臣,三公九卿,君王一句不满的牢骚话就可能让他倒台!

    翻开史书,多少重臣,权臣,都是死在君王的一句不满之上,甚至是一个不满的眼色之上!

    当年,北平侯张苍为丞相,号称计相。

    张苍一手开创汉家的审计制度和对官员的问责制度,编纂了《九章算术》作为官员的必读典籍,其辅佐先帝数年,政绩斐然,朝野称赞。

    然而,张苍在新恒平一案上得罪了先帝,马上就被赶回北平种田了!

    后世南宋的岳飞,精忠报国,战功赫赫,南宋小朝廷甚至就是靠着岳飞的战功才能生存的。

    可惜,岳飞居然搀和皇室内部的事务,于是,以莫须有之罪,死在风波亭之中。

    刘德现在虽然不是皇帝,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作为汉家的准储君,未来天下的主宰,他一个眼神,一句不满,马上就能牵动整个河东郡上上下下的有心人。

    到时候,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就算周阳由开了挂,也挡不住人心离散,众叛亲离,只能黯然下野,甚至去廷尉大牢一游。

    这就是刘德为什么敢优哉游哉的跑来河东的原因。

    但是,看了大阳县的百姓的惨状之后,刘德改变主意了。

    河东郡出问题了,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官员的问题。

    从上到下,都烂透了!

    必须进行大清洗!

    给整个河东官场换次血!

    刘德心知肚明,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很难。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决定一下,等于就将河东副本从简单难度,直接提升到了最高级别的地狱难度。

    地狱难度的副本怎么做才能通过?

    单刷肯定不行,必须找队友,而且是强力的队友。

    不止如此,还要带好补给,做出针对性的战术布置。

    而好队友是很难找的。

    特别是如今的局面下,要找到一个志同道合,跟刘德一样,想给河东郡官场换血的巨头,更是难上加难!

    因此,这事情只能暂时搁下,看看便宜老爹派谁来河东郡再说。

    “天子庙那边都安排好了吗?”刘德问汲黯:“可清场完毕了?”

    现在,对刘德来说,最大的事情,还是帮窦太后还愿,给泰一神和周公奉上祭品,然后去河西,看望慰问两位长辈。

    而皇家祭祀,是不可能让平民百姓围观的。

    “中郎将已经在天子庙了,想必这会应该已经封闭天子庙的山门了……”汲黯回答道:“殿下什么时候过去?”

    “准备一下,等会就去!”刘德站起身来问道:“祭品和祭祀的仪式都准备妥当了吗?”

    “已经俱都准备好了,只等殿下前去祭祀、祷告……”汲黯拿出一张帛书,递给刘德:“这是臣拟的祭文,请殿下过目!”

    刘德拿过来,放在手里,看了看,皱了皱眉头,吩咐道:“这里改一下,不要出现我的名字,就用太后的名义!”

    正所谓国之大事,唯戎与祀。

    在祭祀神灵和先贤这种大事之上,每一个细节都马虎不得。

    刘德此来天子庙,虽然没有亮明身份,但是,祭祀的细节和祭祀的过程,全部都是要建立档案,以供天子、太后查阅,甚至还可能被朝臣翻阅,所以,半点马虎都不能有,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考虑周到。

    特别是祭祀如今的最高天帝太一与圣人周公,更是要做到尽善尽美。

    汲黯的祭文写的不错,就是在这祭文中,刘德的名字出现了三四次,可能汲黯站在他的立场上,必须加上刘德的名字,否则,就是政治不正确。

    但刘德却不能让自己的名字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祭文里,这要回了长安,马上就会被人说闲话!

    汉家自从刘德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十四年以来,就不再玩商周天子那一套祭祀必为自己祈福的套路了,而是进化到了祭祀神灵,不祈福己,而福天下的新的套路。

    “我闻先王远施不求其报,望祀不祈其福,右贤左戚,先民后己,至明也!”刘德悲天悯人的道:“卿之祝釐,归我者多,不为天子、太后,天下百姓,我德薄安敢受之?且以我之不德,而躬享其美其福,百姓不与,是重吾不德也,先帝曾令:祀官致敬,毋有所祈,我虽不肖,亦不敢违之!”

    这番话真是说的冠冕堂皇,把汲黯都给感动了。

    要知道,人都是自私的。

    夏商周三代,号称三代之治,但是,祭祀天地神明,从来都是只给天子祈福,而不管其他人的,更有甚者,天子生病了或者天子的妃嫔生病,祝祭官会将群臣的名字给写到祭文上,祈求天地神明将天子或者其妃嫔之病转移到臣子们身上,这就是所谓的秘祝移祸。

    这个情况,三年前才得到改变,当时的太宗孝文皇帝病重,百官建议祭祀天地神明,请求将天子之病转移给群臣,这样皇帝就可以摆脱病魔,重获新生,但是被先帝拒绝。

    当时,先帝下诏说:百官之非,宜由朕躬,天下治乱,在朕一人。

    意思是,百官有错,那是我这个皇帝领导不合格,天下治乱,皆是皇帝的原因,怎么可能让百官百姓代替我这个领导受过呢?

    当时,全天下都被感动的稀里哗啦。

    如今刘德的这个表态的思想跟立意与先帝当年的诏书如出一辙,马上就让汲黯想起了先帝,甚至让几个站在一边伺候的宦官和门口的卫兵听了以后感动的稀拉哗啦的哭了起来,此时,在他们的眼中,刘德就像太阳一般耀眼,就如同圣人一般高尚。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