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六节 周阳由的狠辣
    安邑,郡守府中。

    河东郡守周阳由看着郡守衙门的地基,忽然笑了起来。

    “海内皆臣,岁丰登熟,道毋饥人,践此万岁!”念着地基上砖石上铭刻的篡文,周阳由的心中满是讥笑。

    这十六个字是秦代郡守用来吹捧秦始皇的话,汉室兴起后,高皇帝刘邦下令,所有地方郡县的郡守衙门的地基,必须都要用铭刻着这十六字的砖石铺就,希望以此提醒郡守们,要廉洁奉公。

    “践此万岁?”周阳由冷笑着看着地板上的铭文。

    刘氏天子想的也未免太好了吧?

    周阳由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舅父淮南厉王刘长是怎么死的。

    他更忘不了他的父亲赵兼的后半生是怎么度过的。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男儿不可一日无权,一朝没有权力,再怎么英雄好汉,马上也要变成狗熊。

    于是,十几年来,他拼命向上爬,不择手段的向上爬。

    先帝喜欢有胆识有魄力的臣子,他就装出自己很有魄力的样子,从还是一个郎官的时候,就表现的疾恶如仇。

    果然,很快他就被提拔。

    十几年时间里,就从一个小小的郎官,爬到了河东郡郡守,封疆大吏的位置上。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

    先帝驾崩,新君即位,马上就清除了朝中的先帝大臣。

    廷尉张释之远放淮南。

    邓通饿死街头。

    典属国张悍回家种田。

    前不久连御史大夫陶青、大行王恢都完蛋了。

    汉家传统,新的朝臣肯定会用他们的人去替代过去的朝臣所任用的郡守。

    周阳由觉得。自己的河东郡守的位子可能做不了太久了。

    去年开始,他就有种随时都可能丢官去职的感觉,想着手里的权柄可能就要化为乌有。既然即将下野为民,权柄将要丢失,于是,他开始利用权力来为自己谋利。

    总不能说,权力没有了,还要傻傻的回老家过粗茶淡饭的日子吧?

    那是笨蛋才干的事情。

    于是,他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之前一直不对头的郡尉合伙做起了倒卖官仓粮食的买卖。

    当时。他想的挺好的。

    过去三四年,河东郡的官仓里的粮食,常常去年的还没吃完。今年的就又堆进去,每年,都有许多发霉的粟米被拉去喂猪。

    这实在是太浪费了!

    既然每年都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石粮食堆在仓库里发霉甚至腐烂,那么为什么不能卖点钱呢?

    商人们开的价钱实在让他无法拒绝。

    于是。从三月开始。河东两个官仓的粮食就不断消失,与此同时,整个河东郡上上下下的官吏,都吃的满嘴肥油,许多官员,对他也感恩戴德起来,这让周阳由变得飘飘然起来。

    更重要的是,之前一直担心的朝廷的巡查使者与来往的官员们。根本就没发现河东郡的官仓里的粮食少了。

    那些家伙通常只是围着仓库转一圈,看到仓库有陈粮。就打打哈哈回去交差了。

    于是,周阳由的胆子越来越大。

    卖出去的粮食也越来越多。

    开始他还只敢卖个几千石,后来变成一万石一万石的卖,最后,一次就卖了二十万石给他的表弟淮南王刘安,至于刘安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他才懒得管!

    可谁成想,五月风云突变,老天爷居然降下了蝗灾。

    虽然有天子旨意,总算及时扑灭了蝗灾,没有让其扩大全郡,加起来各县的受灾田地也就几千顷的样子。

    说句老实话,若是在往年,这根本无伤大雅,根仓甚至只需要漏一个口子,靠河东郡自己就能摆平。

    然而,当他想开仓放粮的时候,才愕然发现,原本满当当的根仓,竟然只有五十万石存粮,不及鼎盛时的一半……

    一旦下令开仓,朝廷必然就会知道,根仓只有五十万石粮食!

    这怎么能行!

    一旦此事暴露,他全家都要死光光!

    为了不让自己全家死光光,他就只好对朝廷夸大受灾面积,故意将两个本来没受灾的县报上去,再通过伪造账目,用那两个县的损失来填补根仓的亏空。

    至于真正受灾的地方的老百姓?

    他才懒得去管那些泥腿子的死活!

    只要把住大河渡口,不让那些泥腿子有机会去关中告状就行了!

    但是千算万算,他又算错了一件事情。

    泥腿子们没办法去关中,不代表关中的贵族没办法来河东啊!

    今天早上,把守大河渡口的官吏就来向他禀报,一艘楼船在曹阳亭附近靠岸,下船的全部都是来自关中长安的贵族。

    甚至有人报告他说,在下船的人里,有通过考举被天家录用的士子。

    能调动水师战船过河,随行的人中,还有着参加过考举,最后被录用的士子。

    这件事情,马上就让周阳由万分警惕。

    来者就算不是皇室,也是跟皇室有紧密联系的贵族!

    再想想,刘氏的太子们年轻时都是个什么德行?

    周阳由觉得,假如是传说中的储君,皇子刘德亲临河东,他也一点也不会意外。

    别说跑出函谷关来河东一游了。

    汉家的储君,就是跑去关东诸侯之国,周阳由也不会感到奇怪。

    “倘若真是那位来了……”周阳由感到万分头疼,正不知道该想个什么办法来解决和度过这个难关的时候,又有一个坏消息传来了,那位直接向着大阳县去了!

    大阳县那个地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周阳由心知肚明,毫无疑问,大阳县的局面,已经糜烂了!

    本来,他的计划是等过上两个月,粮食的亏空补满了,就是他出来做明府的时候了,把大阳的那帮蠢货统统抓起来杀了,把土地还给农民们,这样,他即得了名声,又可完美的遮掩住此事。

    “肯定是那位!”周阳由不傻,他马上就知道,来的人肯定是准储君,如今如日中天的皇子刘德一行。

    大阳县里有天子庙,十年前,窦太后跟先帝曾去太子庙祭祀。

    刘德此去,估计是给太后还愿来的。

    另外,过大阳往东就是平陆,那里有平陆候这位宗亲长辈。

    “来人!”周阳由想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叫来自己的心腹,吩咐了起来。

    当天晚上,河东郡根仓失火,河东郡守周阳由上报朝廷,根仓存粮,被大火焚毁了七十余万石。

    望着根仓冲天而起的大火,周阳由的心里总算稍稍安心了一些。

    既然大火将粮食烧掉了,那么,就算朝廷来查也是查不出什么的。

    嗯,现在是时候把大阳那些蠢货推出来给朝廷特别是那位殿下看看的时候了,若是能攀上那位殿下的大腿,那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大阳县的地主富商官员豪强会怎么想?

    周阳由冷笑了一声。

    我管你们去死!(未完待续。。)

    ps:

    收工

    ,睡觉~

    嗯,这段情节我脑补了一些~咳咳,毕竟史书不可能事无巨细的全部记载所有的细节,小说嘛,根据需要可以进行必要的艺术化~

    但假如有明史可查,我就绝对不会去自以为是~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