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五节 硕鼠!硕鼠!
    成侗感觉自己的眼皮忽然间跳个不停,心里有些发慌,好像堵着一个什么东西。

    打开窗户,透了一口气,但心的不安却越发的强盛起来。

    这时候,他听到街道上有些喧哗,于是,走出门,就看到了十几辆装饰华丽,由一看就知道是上等骏马甚至是战马拉着的马车,缓缓的碾过大阳县的街道。

    “这是谁家的公出游了?”成侗问着门口自己家的下人。河东地界上,彻侯家族扎堆,因此,常常有彻侯家的弟奉了家里长辈的命令,来到大阳县祭祀天庙的神灵与先贤。

    只是,这排场也太大了吧?

    十几辆马车,每一辆都是由高头大马拉着,单单是这十几辆马车,如今的河东的彻侯们,就没几个能凑得齐。

    更别说赶车的车夫,每一个都是精壮的壮汉,护卫车队左右的随从,人人全副武装,腰间配着利剑,背上背着长弓、箭筒,更有一小队骑士跟在车队左右,做着保护工作。

    当今天下,能凑出这种阵仗的彻侯家族,还能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的,不过寥寥几人。

    本郡的平阳侯世家,或许是其之一。

    但平阳侯若要来大阳,郡守的公,应该已经提前到了!

    “回主上,据说是从长安来的高门显贵!”下人道答。

    “该死!”成侗一摸自己的额头:“难怪我最近一直心不安,原来是要破财!”

    于是他吩咐道:“去查查这家公的底细。找到他们的落脚之地,然后前去递上我的拜帖,求见这家的公!”

    “诺!”下人点点头。就跟上车队。

    “希望不要出事……”成侗心里祈祷着。

    作为大阳县的县尉,成侗当然知道现在的大阳是个什么情况。

    一旦大阳的现状被捅到朝廷,捅到长安,别的不说,首先朝野就将震动,肯定会有大臣持天节来调查大阳的事情,一旦发生那样的情况。那么,要掉脑袋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自先帝即位以来,汉家天砍掉的地方豪强、官吏的脑袋还少吗?

    就连彻侯都因侵占民田而倒下了好几个!

    大阳现在的局面。成侗当然害怕,而且怕的要死!

    多少次半夜做梦梦到长安来的禁军包围了他的家,把他的家人像拖狗一样拖出去……

    然而,假如害怕就能让人遵纪守法的话。那还要廷尉做什么?

    财帛当前。能不动心的能有几人?

    如今的大阳,粟米一石三百钱,还一天一个新的价格,单单是这些收益,就足够所有的地主赚的喜笑颜开。

    但光靠卖米,已经满足不了大阳县的地主豪强官吏商人阶级了,铜钱那玩意多了,也不顶事。

    真正的好处是。米价高涨,迫使平民百姓不得不贱卖自己家的田产。本来大阳县,一亩上田,起码能值个一万钱,但现在,百姓为了活命一千钱也只能卖掉。

    在如今的米价之下,等于是只用了三石粟米,就买到了过去价值万钱的土地。

    不止如此,有些贫民,田产卖光了,怎么办?

    为了活下去,为了一口吃的,许多贫寒的农民,变成了他人的奴仆。

    而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短短半个月,成侗的家族就买进了几百亩上等的土地,十几户奴仆。

    成侗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年秋收之前,假如朝廷没有行动的话,那么,大阳县内的农民,大半都要破产!

    这是地主豪强商人的盛宴。

    甚至有人喊出了要建立一个千年不衰的世家的口号。

    等下人走了,成侗还是感觉不安,于是,他一跺脚:“假如大阳县出了漏,太守与郡尉,岂能置身事外?”

    于是,他找来自己的长成疍,对其道:“你去躺安邑,替为父去求见太守与郡尉,把长安有贵人来的事情告知太守跟郡尉,让他们拿个主意!”

    “诺!”成疍领命骑上家里的马,就朝着安邑的方向而去。

    大阳如今的局面,岂是郡守与郡尉两人内斗就可以造成的吗?

    自从周阳由做了郡守以后,河东的官场就从里到外,烂透了!

    郡守周阳由,虽然打击豪强势力不遗余力,但是,假如马屁拍的好,他也能高抬贵手,甚至重用豪强。

    而郡尉申屠,河东本地的地头蛇,手底下一帮本地的官员,跟周阳由这个外来户,势同水火。

    这两人表面上各自拉了一帮人马斗的不亦乐乎,相互给对方使着绊。

    然而,作为千石的县尉,成侗知道,这两位有着一个共同的利益点——粮食!

    去年河东丰收,除了输送给关一百万石漕粮,敖仓两百万石军粮之外,按照传统,河东郡本地的粮仓里,也应该有同样数字的储备,以备关东出现饥荒或者险情,朝廷急用之需。

    但是……

    成侗一位在根仓当差的同学告诉他,现在的根仓里面,只有不足五十万石存粮,剩下的粮食去了哪里?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河东官场,有人传说着,是淮南王花重金买走了根仓里的粮食。

    也有人说,他亲眼看到了从东方来的槽船,运载着一船船粮食,顺河而下,去了雒阳那边。

    还有人说,是齐国的大商人刀间疏通了郡尉的门路,把粮食给运去贩卖了。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真真假假,分不清楚。

    但有一点,确凿无疑——河东根仓与湿仓储备的粮食,至少有一半,不翼而飞。

    这才是郡守不敢救灾,而郡尉不发一言的真正原因!

    因为只要开仓,那就露出马脚了,会让天下都知道,汉家的粮仓,河东郡出现了仓鼠,一次就啃掉了河东一半的存粮!

    这事情要是被踢爆,整个河东郡从上到下,八百石以上的官吏,统统都要去廷尉衙门里走一遭,负责粮仓安全的军官与差役、司马,全部要掉脑袋,至于郡守与郡尉,肯定要被灭族!

    这才是河东郡官场上上下下,都对现在郡守不开仓而郡尉不发一言统统沉默的原因。

    谁敢揭开这盖?

    谁揭谁就要被整个河东郡的官场力量反扑,撕碎!

    现在,长安城里来了一个来头看上去很大的贵族弟,成侗觉得假如他摆不平的话,那就只能让始作俑者的郡守与郡尉来摆平了。(未完待续。。)

    ps:等下还有一更~

    咳咳,最近都是很晚才有时间码字啊~~~~~~

    白天根本没法写,我住的地方最近貌似在拆迁,每天早上10点开始,外面就有钻机轰隆隆的响着,根本没法静下心来想事情,考虑情节。RI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