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四节 猜测与决定
    河东郡守周阳由跟其郡尉申屠之间的政治倾轧,在刘德前世,延绵了十几年。

    两人各种相互拆台,扯后腿,闹得不可开交。

    而且,周阳由是绝对干得出这样无底线的事情来的!

    后来司马迁所写的史记,就记载周阳由做官的行为准则就是:所爱者,挠法活之,所憎者,曲法诛灭之,所居郡,必夷其豪,为守视都尉如令,为都尉,必陵太守,夺之治。

    周阳由的掌控欲非常强。

    在刘德的前世,最终周阳由与申屠同归于尽,申屠下狱自杀,周阳由随后被判有罪,腰斩弃市。

    刘德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让愤怒冲昏头脑,莽撞的下令,让郅都去开根仓、湿仓,赈济灾民。

    他的嘴角溢出一丝冷笑,脸上已是杀气腾腾。

    “周阳由、申屠,皆该死!”刘德冷哼了一声。

    汉家制度,太守掌民政,都尉管军事。

    通常在地方上,郡守与都尉都是互相牵制,各自有着自己的地盘。

    周阳由狠下心肠,不许开仓赈济大阳的百姓。

    申屠难道就是什么好鸟?

    最起码,刘德觉得,这申屠倘若有一点良心,那他完全可以下令用军粮来赈灾,实在不行,作为郡尉,他是有直奏权的,可以直接上书天子,告周阳由残害民众。

    可惜,他没有,他无动于衷!

    为什么呢?

    因为没开仓赈济,周阳由的罪过,只是小罪,想要扳倒一个郡守,只靠这种不疼不痒的小罪名,是无济于事的,朝廷最多罚铜,上计之时责罚一顿。

    但倘若境内出现饿死人甚至易子相食的惨剧,那性质就完全变了。

    所以,申屠就坐视不管,人血馒头吃的那叫一个舒坦。

    至于乡情,乡亲?

    对于官僚来说,普通老百姓,泥腿子的死活与他何干?

    真以为官僚会把老百姓当人看?

    幼稚!

    就算是一千多年后的北宋,宋神宗以王安石变法,欲图强国,结果遇到了守旧官僚贵族的反扑,神宗天真的跑去劝说旧党的带头人物,以为能说服这些满腹诗书,满口仁义道德的‘君子’,希望他们为天下人考虑考虑,做些让步,支持变法。

    结果,刘德忘了韩倚还是文彦博,一句“陛下非是与百姓共治天下,而是与士大夫共治!”直接把神宗喷的无言以对。

    就是两千年后标榜为人民服务的天朝官僚,真把人民放在心中的又有几个?

    大部分还不是远离人民,高于人民,凌驾于人民?

    因此,刘德从来都没对官员抱有什么太高的期望,所以,主父偃,宁成这样声名狼藉的家伙,他也欣然接纳。

    但是,周阳由跟申屠两人之间为了私人恩怨,竟然不惜绑架一县百姓,坐视民众挨饿,甚至于开开心心的吃着人血馒头,刘德就无法忍受了。

    这太没底线了!

    也超出了刘德忍耐的范围!

    不把这两个家伙弄死,刘德感觉自己念头不会通达。

    “大阳县可有驻军?”刘德问道。

    “殿下息怒,临行前,陛下再三叮嘱我等臣子,地方事务,不可轻易干涉!”汲黯吓了一跳,连忙劝阻道:“待回转长安,我等再禀明天子,彻查河东上下!”

    汲黯出身官宦世家,想要让他对底层百姓的遭遇也能感同身受,那确实是有些难度。

    他能感慨一下民生艰难,对百姓的遭遇流下几滴眼泪,施舍一下粮食与财物给灾民,就已经是官宦子弟中少有的有良心的人了。

    刘德冷笑了几声,回长安?等回到长安,朝廷再派人来,大阳县的百姓都要饿死了!

    而且,直觉告诉刘德,像大阳县这样处于饥饿中的地方,肯定不止一个!

    河东郡上报给天子的奏折中就明言,河东郡有两个县颗粒无收,其余县区,也多有受灾。

    既然周阳由卡住大阳,不给大阳灾民赈济。

    那么,刘德觉得,申屠肯定也会以牙还牙,卡住其他县乡的赈济粮。

    不说别的,下令看守的粮仓的郡兵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拖延和延缓粮仓调粮就行了。

    当然,直接调动军队,干涉地方政务,那是个2逼行为。

    就算便宜老爹的严令,刘德也不会用军队来干预地方政务。

    军队干政这种事情,不管意图如何,只要开了头,后面就收不住了。

    正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军队干政这种蠢事,刘德才不做!

    “我自是明白!”刘德冷着脸道:“卿且宽心,我不会那么莽撞!”

    刘德转头看着马车车帘外饥肠辘辘,面有菜色的民众。

    大阳县肯定有粮食!

    去年秋收,河东可是大丰收!

    就算今年糟了蝗灾,也不至于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局面,别的不说,倘若那些粮食能自由流通,就绝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刘德用屁股都能想到,蝗灾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河东郡守与郡尉为了争权夺利,不放粮赈灾,只是诱因。

    真正的原因是,大阳县的官僚阶级们跟地主豪强勾结了起来,将粮食囤积了起来,想要卖一个高价!

    特别是现在已经是六月,此时一般百姓,在春耕之时,为了凑种子、耕牛和徭役的践更钱,都会不得不选择将自己去年收获的粮食卖掉,换来钱财,然后,在五六七**这四个月靠买粮维生。

    蝗灾的发生,使得百姓恐慌,于是粮价高涨。

    偏偏官府无动于衷,没有开仓赈灾。

    这种事情,对于地主豪强,大商人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

    不赶紧囤积粮食,惜售吝售更待何时?

    三世为人,刘德见过高尚的君子,也见过卑鄙的小人,更见过为了一己之私,就放任数千书万民众在饥饿与寒冷中哀嚎的畜生。

    “先去军营!”刘德不容置疑的命令道:“到了那里再说下一步的事情!”

    刘德非常清楚,他既然出现在这里,难保不会被有心人看到和怀疑。

    只要周阳由跟申屠不傻,肯定就会调查刘德这一行人的底细,一旦让他们知道刘德的身份,那么,为了自保,这两个没有节操,不知道什么叫下限的官僚,难保不会铤而走险!

    刘德去军队,只是为了预防万一,总之,先把枪杆子拿在手里,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周阳由跟申屠再怎么胆大,也不敢包围和冲击军营,而且,到了军营中,有了军队的保护,就算万一这两货真的傻*了,那刘德也可在军队的保护下,安全撤退。

    而且,直觉告诉刘德,军队里的人,特别是中低层的军官,肯定知道更多内幕!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