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三节 周阳由必须死!
    刘德虽然没说,但汲黯等随从臣子都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家的殿下,自从踏上河东郡的土地之后,就开始变得亢奋了起来,仿佛这里有着天堂一般。

    “殿下……”汲黯找了个机会过来问刘德:“您是不是应该考虑顺路去拜会一下平陆候与休候两位宗室?”

    刘德闻言,点了点头:“这自是当然!”

    平陆候刘礼跟休候刘富都是故楚元王刘交之子,也都被封在河西郡,离河东郡不远,此去大阳,正好顺路绕一圈去拜会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宗室。

    楚元王刘交是高皇帝刘邦的从兄,同时也是汉家天下的缔造者之一。

    当年,刘邦的崛起离不开刘交的辅佐和出谋划策,因此,刘邦坐了天下之后,对其论功行赏,先是封为阳信君,其后韩信自己作死,废为淮阴侯,刘邦将韩信的楚国一分为二,南边给了刘贾,是为荆王,东边给了刘交,是为楚王。

    后来,英布反汉,刘贾战死沙场,子嗣断绝,于是荆国消失了。

    于是,刘濞才捡了这个大便宜,得已封为吴王,所谓的吴国,其实就是刘贾的荆国三郡五十三城。

    而刘交这一脉,在老刘家的诸侯中,名声一直不错。

    刘交本人当年就是谦谦君子,以涵养文化出众而闻名,在当年,刘交这个名字就是君子的代名词。

    现任楚王刘戊是刘交的次子刘郢之子。

    而刘礼是刘交的老三,刘富是老四。

    刘礼跟刘富,跟刘戊不同,都是大大的忠臣,前世时跟刘戊的叛乱阴谋做了殊死的斗争。

    后来刘礼能袭位楚王,跟他的立场是分不开的。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了。

    吴楚起兵之后,休候刘富第一个站出来坚决的站到了朝廷这边,亲自到长安谢罪。表示家门不幸,交上自己的彻侯印信与封国印绶,表示自己已经不配再为汉臣,请求天子治罪。

    这样识趣的忠臣怎么能治罪?

    非但不能治罪,还要大大的嘉奖。

    于是,便宜老爹激动之下,就下诏封刘富为楚王。只等大军灭了刘戊,就扶他上位。

    本来,刘富的楚王之位,已经是不可动摇了。

    但哪里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

    刘富的哥哥刘礼做的更绝!

    他虽然在行动上落后弟弟一手,但反应速度和动手能力比弟弟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刘礼利用他在楚**中与臣子里的人脉,不断的给周亚夫通风报信传递吴楚虚实。更策反了楚王刘戊身边的几个臣子,让他们故意拖延和延缓吴楚大军的进军时间和粮草补给,因此立下大功。

    吴楚之乱平定后,便宜老爹出尔反尔,更以刘礼为楚王,改封刘富为红候,增封两千户。

    于是。刘礼这一系,从此成了汉家的楚王正统。

    刘富这一系虽然受此重挫,但其后代开枝散叶无数,两千年后,成为天朝刘氏最大的一个源头,彭城刘氏号称天下刘姓第一大族。

    现在,虽然还没有这个事情。

    但是,平陆候刘礼与休候刘富。是目前汉家宗室之中仅次于刘濞的年纪最长者,仅仅是这个身份,刘德既然来了河东,就不得不去河西走一趟,拜会一下这两位皇叔祖。

    于是,车行向东,顺着大河东走。越过河东平原,一天之后,刘德一行人就出现在了黄河边上的古城大阳县城之下,到了大阳。刘德看了看地图,再看了看黄河的对面的山川与地貌,感觉有些眼熟,那对面不就是后世的三门峡市吗?

    那脚下岂非就是后世的平陆了?

    在天朝之时,刘德上学的时候,有个漂亮的女同学就是平陆人啊!

    来到这里,刘德也是唏嘘不已,想当年,他年少冲动时,还曾坐火车来过这里呢!

    只是物是人非,此时的大阳县,没有半分的现代色彩,就是县城,也是低低的城墙,矮矮的房屋,一切都跟后世没有半点联系。

    进了县城中,大阳县的居民们对于忽然到来的贵族车队,非常好奇,民众甚至纷纷出门围观了起来。

    刘德一路看过来,发现,大阳县的居民们面色大都枯黄,显然大多数的普通民众都有着营养不良的毛病,许多人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打满了补丁。

    “河东不是向来都是膏腴之地,天下最富吗?”刘德对汲黯问道:“怎么民众皆有菜色,庶民连件完好的衣服都没有?”

    普通的底层民众生活困苦,这个刘德自然是知道。

    当今天下,敢说一定能填饱肚子,时不时还能沾些荤腥的,也就只有关中的农民。

    其他地方的话,基本都是只能勉强做到维持温饱,甚至有的农民生活极为困苦,常常只能靠稀粥来充饥。

    但这大阳县的居民的健康程度已经不能用差劲来形容了。

    就算是刘德前世的河间国,也没有那个县城的居民是这么一副状况。

    县城都如此,那农村还敢想吗?

    身为统治者,刘德很清楚,百姓假如吃不饱了,要饿死人了,那么,多半就要扯旗造反了。

    口号吹的再响,牛皮吹的再大,不能填饱老百姓的肚子,老百姓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殿下息怒!”见到刘德发怒,一旁的汲黯连忙道:“臣也不知,可能是这次蝗灾影响到了大阳吧?”

    “去问问看!”刘德吩咐道。

    汉家自太宗孝文皇帝开始,披着的皮就是爱民如子,不管怎样,不管到什么时候,汉家的太子、天子,也要把这个挂在嘴上,就算是后来的刘彻,在他最困难的时候,见到百姓,也是嘘寒问暖,关心一二。

    对于矢志继承太宗孝文皇帝事业的刘德来说,再没有比让老百姓过的好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了!

    没多久,汲黯就一脸灰暗的回来了,他见了刘德,情绪颇为低落,沮丧的道:“殿下,臣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次蝗灾,确实影响到了大阳,大阳县有数千亩粟米,皆被蝗虫啃食掉了,因此,城中粮价高涨,民众实在无钱买米,只能吃树叶充饥……”

    “河东郡是怎么搞的!”刘德气恼的道:“根仓的粮食呢?湿仓里的粮食呢?怎么不调来赈济灾民?”

    汉家在河东这个粮仓设置了两个大型仓储地,根仓与湿仓,常年储备着数百万石的粟米,刘德根本不相信,河东郡没有能力自救。

    汲黯垂头丧气的答道:“这才是臣伤心的原因,臣听民众说,河东郡守周阳由与郡尉申屠不和,两人恶斗连连,而申屠是大阳人,于是周阳太守不许根仓有一粒粮食流入大阳……”

    尼马拉戈壁!

    刘德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周阳由必须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PS:河东太守周阳由跟郡尉申屠之间的恶斗是史料明载,这两个冤家最后同归于尽……

    咳咳~~~~~~~

    所以说,官僚神马的的节操是永远都不要指望的东西……9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