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一节 对海洋的野望
    马车继续向前,这时,道路变得越发的狭窄、崎岖,坐在马车之中,刘德也被颠的头都快晕了,陈阿娇更是不堪,紧紧的抓着刘德的脖子,小脸苍白,更是差点吐了。

    没有办法,刘德只能抱着她下车,步行通过这一段涵道。

    “这里就是崤山吗?”刘德下车,只见抬头就是悬崖峭壁,生长于悬崖之上的松柏遮天蔽日,茂盛的树叶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使得这山间道路变得阴凉,甚至能让人感觉到有些冷。

    前方道路之旁,一块石碑矗立着,石碑之上铭刻‘崤山’二字。

    “是的,公子,这里就是崤山,穆公霸业折戟于此!”汲黯看着那块石碑,也是感慨着。

    四百多年前,秦穆公治下的秦国霸业初成,威震天下诸侯。

    周襄王二十五年,穆公欲灭郑,遣三位大将,三百乘,奔袭郑国,可惜被郑国商人铉高用犒军之计吓退,秦师回程之时,在崤山遭遇晋军伏击,全军覆灭,秦穆公霸业自此折戟。

    刘德抬头看了看山谷两侧的悬崖峭壁,茂盛的原始森林,点点头道:“这里确实是个埋伏的好地方,秦军败的不冤!”

    郅都在一边,忽然道:“现在再也无法重演崤山之战的故事了……”

    刘德点点头。

    确实如此,四百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战争的方式早已经发生了改变。

    车战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取而代之的是灵活轻便的骑兵集团与防御坚固的步兵集群,再想向崤山之战的晋军一样,利用崤山道路来瘫痪和迟滞敌军的车兵,从而达到以弱胜强的目的,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骑兵只要一刻钟多一些就能通过这在四百年前至少需要两三个时辰才能通过的崤山天险。

    刘德看着这崤山天险,他忽然间想到了一个事情。

    后来刘彻东移函谷关,未必就是杨仆的原因,杨仆不过是个小小的楼船将军,论战功,连卫青、霍去病的一根毛都赶不上,何德何能,能说动刘彻,东移函谷关?

    更大的原因,可能是时代在进步,战争的方式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春秋战国之时,车战是主流,于是,函谷关崎岖的道路与险峻的地形天然的对车兵构成了阻碍,使之无法发挥作用。

    但现在,谁还管车兵啊?

    汉家就连郡国兵中都早已经淘汰掉了过时的车战。

    骑兵成为战争的主要力量。

    对于骑兵来说,现在的函谷关,已经不再像过去的车兵一样只能走函谷关中的山道,骑兵实在不行,可以放弃山道,穿越密林,翻过秦岭,出其不意的出现在敌人的侧后。

    而随着战争艺术日新月异,昔日坚不可摧,永不陷落的函谷关,再也发挥不出它四百多年前的功效了。

    刘德甚至觉得,倘若有个胆大的人,放弃攻打函谷关,以轻骑翻过秦岭,就可以无视函谷关的阻碍,直接进入关中,兵临长安城下了

    “郅卿……”刘德看着崤山的石碑,忽然问道:“你说,若是朝廷将函谷关向东移三百里,至新安县怎么样?”

    郅都感觉有些跟不上刘德的思路,前头还在说崤山之战,谈古怀今了,按照正常的思路不是应该就穆公霸业折戟发表一番见解吗?

    刘德却一下子就跳跃到了迁移函谷关上。

    但仔细一想,郅都也愣了。

    函谷关东移三百里到新安?

    新安虽然无险可守,道路坦荡,但是函谷关东移三百里,就等于将关中三辅之地扩大了一倍,对于汉家天子来说,关中才是根本,关中地盘扩大了,根本之地也就扩大了。

    在政治上,函谷关东移还真的很有可取之处!

    只是在军事上,函谷关东移无疑是个败笔!

    无论如何,一旦函谷关东移,关中就失去了屏障,将来倘若有事,长安将无险可守!

    “那关中靠什么来屏障?”郅都问道:“关东诸侯一旦有事,关中却无险可守,宗庙何以安宁?”

    刘德笑了一声,没有答话。

    身为穿越者,假如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潼关,那就真是太废了!

    “等我即位,就东移函谷关,于关内再设潼关,镇钥关中!”刘德在心中想着,这个主意不错,后世的潼关,那可是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很好的适应了新时代的战争需要,能有效的防备骑兵突袭,为关中大门与屏障。

    而函谷关东移,马上就能扩大关中的地盘,不止有利于加强中央集权,扩大天子的管辖区域,更重要的是,这是政绩啊!

    自古以来,哪位皇帝一上台就能捞到政绩的?

    不要以为皇帝就不需要政绩了。

    对于皇帝来说,政绩越多,统治就越稳固,权柄就越牢固,反之,政绩太少或者没有的皇帝,就会弱势,甚至被权臣操控。

    譬如惠帝就是不懂得刷政绩,结果被曹参当成三岁孩子一样训斥。

    “走吧……”刘德挥挥手道,就抱着陈阿娇,在几个侍卫的保护下,向前走去。

    半个时辰后,累的气喘吁吁的刘德一行人,总算爬出了崤山,函谷关,就出现在了眼前。

    到了函谷关下,身为黄老派的士子,汲黯不可避免的就提出来要去瞻仰一下黄老派的精神圣地——望气台。

    刘德自然欣然同意。

    主父偃则跑去瞻仰鸡鸣台。

    刘德就带着剩下的人,在函谷关里闲逛了起来,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游览了一下关内的名胜古迹,顺便补充了一下饮水和粮食,让马匹得以修养,车辆得以检修。

    当天晚上,一行人在函谷关中找了个安静幽雅的宅院休息——有郅都在,这是小事,中郎将的身份,能让他调动函谷关的所有资源。

    第二天,休整完毕的刘德一行继续上路,出关之后,道路重新的宽敞起来。

    沿着当年秦始皇南巡的直道,一路前行,穿越弘农郡之后,涛涛黄河就出现在了刘德的眼前。

    此时的黄河因为上游的水土保持非常完整,河套地区植被茂盛,并没有出现后世的风沙化的情况,所以,水质清澈见底,在这个时候,黄河还不叫黄河,世人称之为大河。

    “殿下,前方就是曹阳亭,自曹阳亭渡河过去,就是河东郡境内了!”郅都过来禀报和嘱咐道:“河东郡内,有盗匪出没的记录,此辈无恶不作,请殿下多加小心提防!臣等也会保持警惕!”

    刘德点了点头,此时的盗匪可不是后世天朝小打小闹的小偷们。

    那是真正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强盗!

    任何一个看过水浒传的人都不会忘记,梁山一百零八好汉,上山之前,开人肉包子铺和混沌店的好汉们!

    当此之世的盗匪虽然还没闹到梁山那么夸张,但拐卖人口,绑架勒索之类的事情却是常有发生。

    “有劳卿家了!”刘德点点头。

    虽然那些盗匪不大可能有能力来冲击护卫森严的刘德车队,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闹出堂堂皇子被盗匪挟持的丑闻出来,那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到了曹阳亭,一艘大型的艨艟战舰就已经在码头前待命了。

    这是一艘在此时比较常见的楼船,大约有三层,高达数丈,能载数百士兵,是大河与长江之中常见的战船,通常用于巡逻和运兵。

    但随着吴楚叛乱风险的加大,汉家的楼船,也相对的进行了改良,船上开始配备水战的武器。

    譬如来接刘德的这艘战船,上面就装载了用于水战的弩枪和矛机,更设置了防护敌人攻击的女墙。

    陈阿娇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庞大宏伟的人工战船,非常好奇,一上船就到处跑个不停,甚至还想攀爬上船顶的风帆。

    刘德赶紧把这个小丫头看紧了,命人将她带回船舱,不许出来,他自己却站在船头,看着波澜壮阔的江面和脚下的楼船,心中遐思连连。

    汉家的造船术是非常发达和科学的。

    脚下的这艘大船就是明证。

    更远一些,秦始皇派遣徐福率领三千童男童女出海寻仙,后世有人说,徐福后来最终抵达日本,后世的日本甚至就有徐福东渡的纪念地点。

    此事真假难料。

    但是,不管怎样,这都说明了,此时的造船工业是可以造出远洋的船只的。

    刘德就记得,吴王刘濞麾下的船厂甚至造出了令人膛目结舌的一次可以运载数十辆马车的超级大船。

    吴楚之乱后期,胶西王刘卬甚至有过出海逃亡的打算。

    这一切都向刘德说明了一个事实——现在的汉家造船业技术与船舶,是有能力进行一定距离的远洋航行的。

    后来刘彻攻打南越和闽越,就动用了庞大的水师舟船舰队,更曾与南越的水师进行过海战。

    想着这些,刘德的脸颊就开始兴奋了。

    汉家不需要大航海,也不需要远离海岸线去探索那些未知的世界。

    只要能发展出一定水平和规模的近海捕捞船队,就足够催生一次封建社会体制下的技术**与变革。

    大海是上苍赐予人类的宝库,海洋中的渔业资源,在此时简直就是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山银山。

    刘德觉得,现在基本上只要有人敢出海进行规模化的捕捞,只要运气不是太背,肯定能赚的盘满钵满。

    而若是能将这个宝库的资源掌握到ZF手中,那么等于就是开辟一个新的财源。

    就更别说,随着对近海资源的开发,必然会催生的海运和海洋技术的发展。

    “只要我做了皇帝,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事情……”迎着大风,刘德在心中想着。

    身为穿越者,不去发展和利用海洋的资源,那就是个笨蛋!

    当然,要做到这些,就需要选拔一批懂的大海的人才。

    “明成祖能有七下西洋的郑和,我为什么不能有能带人到处捕鱼和捕鲸的将军?”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