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节 踏上打脸的征途
    刘德要出门,自然马上就让许多人都开始上心了。

    门下十几个臣子,除了司马相如在上林苑里已经乐不思蜀之外,其他人人人都想跟着一起去。

    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长安的事情总要有人处理,加上刘德也不想带太多的人。

    于是,最终刘德决定,只带汲黯、宁成还有石穰、主父偃四人,其他人统统留守。

    带上汲黯,是因为汲黯深明祭祀之道,不管是祭拜已故的汾阴悼候周昌,还是大阳县的天子庙,汲黯都是必不可少的参谋。

    带上宁成,则是刘德觉得或许可能会用到他。

    石穰是私人医生,刘德对于自己的健康,比谁都看重!

    而主父偃则是因为他与汾阴悼候周昌的孙辈有些交情,到时候有个熟人领路,方便许多。

    刘德要去河东,一去就可能是半个月甚至一个月。

    薄皇后自然有些心忧,她是将刘德看成了自己亲生的儿子。

    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河东跟长安虽然不远,但那也出了函谷关了,薄皇后自然是担心的不行,派了李信过来,又是送了新衣裳,又是送来了一些路上吃的。

    反倒是陈阿娇高兴的不行。

    终于能跟刘德表兄一起出去玩了,小丫头兴奋得不得了。

    倒是馆陶警惕万分。

    谁不知道老刘家的孩子每次出门都能带回一两个狐媚子?

    以前皇帝弟弟的那些档子事情也就罢了,如今。刘德也要跑出去?

    于是,刘嫖对着陈阿娇千叮聆万嘱咐,交代了许多注意事项。可惜,陈阿娇一个也没听进去,心思全在怎么出去玩耍了。

    没办法,刘嫖只能派出自己的两个心腹婢女一路上照顾陈阿娇,顺便盯着刘德一些。

    她自己也知道,刘德真想找女人,那两个侍女也是摆设。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

    但起码,掩耳盗铃,也能自我安慰不是?

    不管怎样。丙戊年六月十四,刘德带着陈阿娇,在郅都率领的南军卫士的保护下,一行八十多人。分乘十多辆马车。踏出了长安城的城门。

    …………………………………………

    刘德一行,沿着渭河南下,过鸿门,进入渭南平原。

    这区区几十里,刘德等人花了两天时间……

    一路上,刘德表现的就像是一位出游的贵族公子哥,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还特意绕了一圈,跑到鸿门去瞻仰了一下当年刘邦虎口脱险的地方。

    看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时光早就将当初戒备森严的军帐,变成了阡陌农田,葱葱原野。

    进入渭南平原后,道路坦荡,秦代的直道宽敞而整洁,马车行驶的非常平稳。

    只用了一天时间,刘德等人穿越了广阔的渭南平原,来到了秦岭脚下的华阴县之中,华阴县与后世的潼关咫尺相对,华阴再往前就是函谷关了。

    必须要说明的一件事情是,此时的函谷关还是秦关。

    它位于后来的灵宝县境内。

    在刘彻朝时,函谷关才东迁数百里,到了新安。

    原因是刘彻朝的大将,楼船将军杨仆以自己不是关中人为耻,于是上书刘彻,恳请将函谷关向东挪,一直挪到他老家。

    咳咳……

    这个其实很好理解,后世的大天朝,帝都周边的县市中的人民,也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变成帝都人民中的一员。

    “公子,小的们已经给您和小姐准备好了房间,清扫完毕,您今天晚上先在这委屈一下,明日,我们就能出函谷了……”一个驿站之外,王道躬身来到刘德的马车前禀报着。

    刘德现在顶着的身份是枳候薄戎奴的世子。

    汉家的太子们就喜欢玩这种cos的套路。

    当年,刘德便宜老爹是顶着一个章武候世子的名头到处乱逛,害得地方官常常弹劾章武候教子无方,然后就被先帝一巴掌拍了回去,教子无方,你是说朕吗?

    咳咳……

    后来的刘彻顶着的名头就变成了平阳侯曹寿,但刘彻有个坏毛病,他喜欢在某地以平阳侯的名头出现了之后,再回头穿上天子的冠旒召见那些见过他的人。

    枳候食邑一万一千三百户,倒是也符合刘德目前身边随从和护卫的仪规,因此,一路上都没什么人怀疑,偶尔遇到巡查的官员,那真的不能再真的枳候印符与令信,就足以应付盘查了。

    “阿娇,好了,别闹了,跟表兄下去吃饭先……”刘德抱着一路上都活跃的非常厉害的陈阿娇下了马车,在王道的引领下,走进驿站之中,驿站中的差役们,对于往来关中关外的彻侯子弟们也早就习惯了,因此也并没怎么多心,只是简单的查问了一下刘德令符也就作罢了。

    “表兄,这里好破!”陈阿娇一进驿站,就有些不情愿了,嘟囔着小嘴道:“还有一股好臭好臭的味道……”

    刘德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道:“阿娇乖,忍一忍吧,过了今晚,我们就能住行宫咯!”

    对驿站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更何况是这华阴县外的驿站。

    刘德不是没想过干脆去华阴县城找到当地县令,把人家的县衙借过来一用。但想了想还是算了,现在的枳候,也不过是个空头爵位,除了食邑多一些,在地方官眼里,跟路人甲乙丙丁差不多。

    不过好在明日过了函谷关,就进入弘农郡了,在弘农,汉家天子有三座行宫,虽然很久没有使用了。但好歹也比住驿站强!

    刘德其实也没住过行宫,因此只能尽量夸大的道:“弘农的行宫里,不比未央宫差。要什么有什么,一定让阿娇住的好!”

    但不料,这话却被一个刚好路过这个驿站,同样在此借宿的一位官家子弟听了过去。

    这人眼珠子一转,心里嗤笑了一声:“骗鬼呢!汉家行宫除了皇室,谁敢住?小小的彻侯也敢大言不惭!”

    于是,他拉住一位驿站中的差役问道:“那是谁家的世子?”

    “据说是枳候家的世子!”差役答道。

    “叫什么?”

    “据说是叫薄徳……”

    这个二世祖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枳候!

    别人不知,他可知道,他的父亲与枳候薄戎奴有交情。因此知道,枳候家的世子名梁,而且薄梁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岁,看哪个自称枳候世子的家伙。充其量最多十六七岁。

    “这可是大案要案啊!”这二世祖立刻就醒悟了过来。冒充彻侯子弟,招摇过市,本身就是大罪,也不知是那个昏了头的富商公子,非要装逼冒充彻侯。

    这种事情,在关东是很常见的,常常有富家公子冒充某位彻侯的子弟,大肆招摇过市。

    但在关中。这还是头一遭!

    “谁叫你倒霉呢,落在我手里。不吐点血是不行的了!”这公子哥心里想着,不动声色的走出驿站,刚刚想回去给自己老爹报信,好将这些冒充彻侯子弟的奸人抓起来,好好敲一笔。

    可这美梦还没醒,夜色之中,他就发现,他被包围了。

    “你们做什么?”他惊恐万分的看着十几名骑在马上,将他来路和去路全部堵死的武士:“我可是华阴县县尉之子!”

    但这些武士充耳不闻,步步紧逼,很快就将他堵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中。

    “汝是何人?”一个武士冷冷的审问着,那态度,像极了廷尉衙门的狱卒审问犯人。

    见他迟迟没有回答,那武士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冷酷的审问道:“回答或者死!”

    对于受命于天子,负责保护和护卫工作的这些骑士来说,为了殿下的安危,杀人,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更何况,中郎将还有严令,为了殿下安危,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此人在殿下刚刚进去的时候,就行色匆匆的出来,不是心里有鬼,就一定是心怀叵测!

    被冰冷锋利的长剑架在脖子上,这位刚刚还幻想着敲诈勒索的官二代,瞬间就吓得失禁,脚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怎么办?”骑士们对这种状况也没什么准备。

    “带回去,交给中郎将审问吧!”一个人建议道。

    “善!”所有人都表示赞同,毕竟,这人还审问过,就这样杀了,万一漏掉了什么重要的情报怎么办?

    于是就架着这个倒霉的家伙,朝着离这驿站数里外的一座临时的军营走去。

    ………………………………………………

    第二天早上,刘德刚刚起来,洗漱了一下,郅都就过来了。

    “殿下,昨天晚上,臣安排的巡逻卫士,抓到一位意图敲诈您的县尉公子……”将门关上之后,郅都询问着刘德的意见:“是杀是放,请殿下吩咐!”

    区区县尉之子,在郅都眼里就蚂蚁没有差别,杀了也就杀了。

    意图敲诈皇子,图谋不轨就是死罪!

    只是这种事情,还是要刘德拿主意。

    “怎么回事?”刘德问道,于是郅都就将他所知告诉刘德,刘德听完顿时笑了,这还没关呢,就遇到传说中的打脸情节了。

    “难道说,我此行注定了要去把河东郡上上下下的脸都抽肿?”刘德心里想着,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他记得他在天朝的时候,就常常做梦都想过一把包青天的瘾,为此还考过公务猿,可惜被残忍的淘汰了。没能跻身进体制,混成领导,反而穿越了,前世呢,他又过的比较憋屈,今生正好一圆夙愿!

    “他既然想敲诈我,以前肯定敲诈过其他人……”刘德想了想,对郅都道:“中郎将派人将他送去长安,交给廷尉审理吧!”

    汉家的廷尉,对于官员来说,相当于后世的中纪委,但凡进去的,没有不开口的,不管多大的官,进去了也得趴着,当年周勃那么牛逼,一进廷尉大牢,马上变成一条虫!

    作为统治者,刘德自然不会大度到会对意图冒犯他的宽宏大量。

    若是善意,可能还有得商量,似这种横行不法,仗势欺人的官二代,刘德在天朝的时候,就厌烦了,能杀一个是一个,能灭一窝是一窝,总之,不会有错!

    处理完这些小事,刘德一行再次踏上旅途,穿过华阴县,前方的道路变得狭窄和崎岖。

    在秦岭的山间小道攀爬了半日后,壮丽的函谷关出现在了刘德的眼前。

    函谷关扼守崤函咽喉,西接衡岭,东临绝涧,南依秦岭,北濒黄河,地势险要,道路狭窄,素有“车不方轨,马不并辔”之称。后世的《太平寰宇记》中称“其城北带河,南依山,周回五里余四十步,高二丈”。关城宏大雄伟,关楼倚金迭碧,因其地处桃林塞之中枢,崤函古道之咽喉,因此,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自周室在此建关开始,函谷关下倒下的尸骨,就已数以百万计。

    战国时期,东方六国合纵攻秦,结果在函谷关下撞得头破血流,流血漂橹,死伤数十万。

    去河东有两条路,一条是从函谷关出关,过弘农,从曹阳亭而入河东,另外一条则是从华阴县以北,过黄河风陵渡口。

    从风陵渡口无疑是最近的,但却风险很大,此时的黄河,远非后世那条浑浊的河流可比,此时的黄河名曰大河,水质清澈,急流涌动,在夏季过河,就算是最老练的船工,也不敢保证一定安全。

    为了安全起见,走函谷,出弘农,入曹阳亭最为妥当,虽然同样要过河,但汾阴那段水流平缓,而且江面相对的小了许多。

    “殿下……”在马车之中,汲黯对刘德介绍着他下一步的旅程:“出了函谷,过弘农,从大河而过,就是曹阳亭,曹阳亭以东三十里,就是大阳县,大阳县,故周太伯之封也,有庙曰天子,祭祀着周武王、周太伯与周公召、泰一神等!”

    听汲黯这么一介绍,刘德立刻就知道,这个天子庙,至少在现在还是有着很重要的政治地位。

    当今能祭祀周室贤王与泰一神的庙宇本来就不多,而一个从周太伯时就存在的庙宇,更是难得!

    换在后世,这种地方,就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单位。

    而在此时,这个大阳的天子庙,估计是和三皇五帝的庙宇一样重要的祭祀场所。

    这样一来,就要慎重对待了!(未完待续。。)

    ps:

    咳咳,今天的8000字任务收工了~~~~~咳咳,我已经成功的完虐了百合,撒花~哈哈哈,这货明天不敢应战了,真没劲!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