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五十九节 三个条件
    刘德于是兴冲冲的跑去找便宜老爹。

    重生这么久了,一直憋在长安,他都快憋出毛病来了。

    而且,河东是个好地方啊!

    不止美女多,而且,还有着美酒美食,这对于吃货来说,简直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你是说你想去看看河东郡,给阳弋考察一下平阳侯?”天子刘启听了刘德的说法,并不意外,汉家的太子们就没一个能闲得住的,想当年,他年少的时候,跟梁王刘揖,代王刘武,一起胡天黑地,几乎都快把三辅给掀了,做过的荒唐事,真要考究的话,能编成一本书。

    “是的!”刘德跪下来道:“恳请父皇恩准!”

    “答应朕三个条件,朕就准了!”天子刘启想了想道。

    “请父皇示下!”刘德立刻就道。

    “第一,不许带女人回宫!”天子郑重的道:“你还年少,不可沉迷女色!”

    其实天子刘启知道,自己这只是白说。

    纵观汉家这么多年,那个出宫的太子不带回几个女人?

    只是汉家的颜面还是顾着的,刘德现在一不是太子,二没立太子妃,就这么的胡闹,那传出去,还不得被人说闲话。

    嗯,想当年,他未册立太子妃时,带回来的女人,统统都是安置在姐姐馆陶公主的府邸。

    咳咳,这种事情,天子刘启自然不会跟自己的儿子说的。

    刘德却没想这么多,女人,他当然喜欢,但却已不是前世刚刚穿越的**丝了,上辈子,虽然混的不怎样,但推到过的美女却也不少,再怎么样,他也不会不顾全大局。

    于是刘德叩首道:“诺!儿臣谨记了……”

    “第二,不许以皇子的身份招摇过市,不可依仗身份,凌辱地方官吏,不可插手地方事务!”天子严肃的道。

    朝廷用人,自有朝廷的法度,即使是太子,也不可以随意插手地方事务。

    当年他虽然胡闹,但也不敢犯这一条!

    但刘德却没有马上就应承下来,而是问道:“启禀父皇,儿臣自是晓得,朝廷有朝廷的规矩,只是,倘若儿臣在路上遇到贪官恶吏,横行不法,地方豪强,草菅人命,儿臣难道就要袖手旁观吗?”

    正义感还挺强的!天子在心里说了一声,他想了想,道:“朕会命中郎将郅都陪你前去,真要碰到那种事情,你交给郅都处理,但,万万记得,若非万不得已,不可命郅都干涉地方!”

    皇子出行,特别是刘德这样的准储君出行,鱼龙白服,微服私访,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受到严格的保护,不夸张的说,除了没有在脑门子上写上我是皇子这四个字,其他的一切安保与护卫,其实跟皇子甚至太子出行差不了多少。

    要知道汉家民风彪悍,就是普通的农户也受过军事训练,像河东这种膏腴之地,更是家家户户都配着长弓,有着短刀,万一遇上不开眼的,或者不小心卷入民间仇杀,怎么办?

    所以,天子刘启当年微服出行,随行的侍卫就有数十,暗中保护的更是不知道多少,更有一支人数数百的骑兵远远的吊在屁股后面,一旦有事,警笛一响,马上就能赶来增援。

    “诺!”刘德听了大喜,他要的就是这个特权。

    而且郅都跟他一起,更是好事,可以趁机跟郅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若能折服这头苍鹰,将他拉到自己的阵营里那就更好了!

    “第三,此去河东,你顺便帮朕去趟汾阴,祭拜一下汾阴悼候!”天子刘启道:“悼候真忠臣也,朕甚嘉之!”

    刘德一听,马上就道:“诺!儿臣记住了!”

    刘德自是明白便宜老爹是个什么意思。

    汾阴悼候就是高帝时的御史大夫周昌,后来赵王刘如意的太傅。

    后世有个典故就叫期期艾艾,期期就出自周昌,艾艾则是邓艾,因为周昌跟邓艾都是口吃,周昌自称期期,邓艾则张开口就是艾艾。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特别交代刘德去祭拜一下周昌,原因很简单啊。

    收买人心,顺便给天下人看看,汉家天子从来不会忘记功臣!

    当年周昌为御史大夫,先是力劝刘邦保住了惠帝的储君之位,做了刘如意的太傅后又尽职尽责,刘如意为吕后所杀,周昌马上就托病隐居于山林,不再为官。

    在如今这个时候,当然要推崇像周昌这样一切唯公的人。

    刘德想了想,对天子道:“儿臣听说,忠臣永远不死,只是渐渐苍老,汾阴悼候之德,儿臣亦向往之,即使父皇不说,儿臣也会去拜祭!”

    天子刘启一听,眼前一亮,忠臣永远不死,只是渐渐苍老,这话有些意思!

    看来可以拿来当成他下面要下达的一个诏书中的话来用了!

    随着吴王刘濞造反之心坚决起来,身为天子,他当然也要找个牌坊立立。

    那块牌坊最响亮呢?

    当然是留候了!

    前任留候是个纨绔子弟,先帝四年,当时的留候张不疑居然脑残到跟他的门客谋杀楚国内史,于是,封国废除,不止没了封国,爵位更是一下子从最高的彻侯贬到了最底层的城旦,相当于囚犯了。

    堂堂万户侯,落到跟囚犯、赘婿一样的地位,实在是可悲!

    张不疑这一脉自然是不可能再起复了。

    但当年留候张良虽然喜欢修炼长生不老之术,但造人也没闲着,还是有几个旁支子弟的,天子就打算从这几个旁支子弟中选择一个的后代来继承张良的封国。

    这块牌坊一立,加上今年四月起复的瓒候萧何的后人,这样汉室三大功臣张良、萧何、曹参的香火和宗庙就都有人继承了,看谁还敢说他薄情寡性。

    刘德却不管这些,得了便宜老爹的许可,他立刻就去窦太后哪里报备。

    窦太后一听说刘德要去河东,顿时就笑了起来,道:“刘德你去河东,顺便帮哀家去大阳县的天子庙上柱香,哀家十年前,曾去大阳县祭拜天子庙中供奉的周公与泰一神,许了愿,如今哀家贵为太后,不便出行,你就帮哀家去还原,顺便给周公和泰一神塑一个新神像!”

    “诺!”虽然不知道大阳在河东哪里,更不知道所谓的天子庙是个什么玩意,但既然是窦太后的吩咐,刘德自然会上心!

    “另外,你要走了,阿娇估计就要来哀家这里哭鼻子了,不若,刘德你把阿娇也带上,一起出去散散心?”窦太后又道。

    “诺!”刘德连忙点头,他哪里不知道,这是窦太后的要求!

    怕的还不就是他出去了就野了,在外面乱来,有陈阿娇在边上,多少能看着点!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