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五十七节 仁德无双
    回到宫里,刘德让王道去将宁成所写的东西拿来,然后再传召张汤、汲黯。

    不多时,王道就将宁成这十几天奉命所写的草稿拿了过来。

    刘德拿在手上先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的是,商人们无论古今,东西方,只要他们是处于大一统的帝国治下,必然会受到打压和歧视。

    当年,秦始皇刚刚统一天下,马上就勒石琅琊台,写下了‘上农除末’四个大字,对于天下商人进行了无差别的打击。

    汉室兴起之后,对于商人也没什么好脸色,特别是思想界,诸子百家就没一个看得起商人的!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商人这个阶层的可恨之处就在于,他们为了利润,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刘德就曾于书上看到过资本家们为了利润里通外国,倒卖国有资产,机枪扫射罢工工人,将海、洛、因包装成包治百病的良药。

    就算不谈那些资本主义世界的事情,就以汉室现在的情况而言,商人们,尤其是大商人们,已经成为了社会的毒瘤,国家不安定的源泉,矛盾的爆发点。

    他们在民间巧取豪夺,依仗金钱开路,勾结官员,横行不法,草菅人命。

    《史记。货殖列传》之中就有记载,几乎汉家每一个郡都有一位闻名当世的大商贾,这些大商贾,行为或有不同,但性质相同:广蓄私奴,垄断行业,勾结官员,买卖人口,开山凿矿,挥霍无度。

    譬如卓文君的父亲卓氏,其家中就有一千名奴仆!

    当此之世,食邑万户的彻侯之家,奴仆婢子加起来也不过几百……

    有的大商人的私人保镖甚至有几百上千人之多,譬如齐国的刀间,他手底下的狗腿子和打手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人鱼肉乡里,蚕食百姓田地,激化社会矛盾,加剧土地兼并,于是,社会各个阶层对于这些人的忍耐已经是越发的少了。

    后来刘彻用车船算和告緍打击商人,天下百姓一片叫好,地方官员奋勇当先,很少有人给这些人说好话,其后迁天下豪族大商贾于茂陵,也是一个反抗的声音都没有。

    因而,刘德确信,他对商人下刀子,首先不会有阻力,其次,还能赢得声望,最重要的是给他以后上台后整合工商业打下基础。

    要知道,在汉家想发展工商业,那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不可能像YY小说里一般,当皇帝的一拍脑袋,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想要发展和整合工商业,将之控制在朝廷手里,首先第一关,舆论与士林物议就很难过去。

    但是,假如是个仇视商人的皇帝,那么士林就不会太过担心,也不会太过非议。

    这就是为什么后世的尼克松最**,但他上台后却能跟天朝建交的原因——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所以他主持建交肯定是着重于国家利益,而不是亲共。

    同理可推,刘德最仇商,所以他整合工商业,不会被人解读为要舍本求末,最多只会认为他想借助商人做点什么事情……

    刘德翻着宁成所写的条文,看着还算勉强凑合吧。

    宁成出身底层胥吏,家族世代与地方商人打交道,自然知道商人们玩的那些把戏和花样。

    一如刘彻朝的桑弘羊,出身大商人家庭,所以,能针对商人的现状和花样做出针对性的布置。

    只是,宁成的所有条文全部都是杀气腾腾,通篇只有打压和防范,而没有扶持和宽恕。

    这就不好了。

    政治不正确啊!

    跟后世天朝一般,汉家也讲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而且汉室律法的立法精神讲究‘不教而诛谓之失德’,意思就是没把法律告诉给百姓就贸然以法律治罪,那是地方官的无能。

    刘德的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当年就下诏说:细民之愚无知抵死,朕甚不取。

    从此以后不识字的农民,犯罪被捕向来都是降罪一级,除非是不孝、不梯等人伦之罪,至于乡间农夫闲暇时发发牢骚,就算辱及皇帝,也不该治罪,除非他想造反……

    所以,汉代的律法,都是先宣告之后,再执行,特别是关于市令的律法和涉及民生的律法,必然先在露布公布,让人宣唱,之后才会执行。

    最重要的是,自先帝以来,汉法对于死刑越来越慎重了。

    当场杀了也就罢了,然而一旦走上法律程序,除非大罪,一般都会慎重使用死刑。

    当今廷尉张欧甚至发展到了讨厌死刑的地步,他每次遇到要判死刑的犯人,不管对方是什么罪,假如一定要判其死刑,他都会避开,不会自己亲自签署死刑的命令。

    像宁成杀杀杀,没吓死商人,先吓死朝臣了!

    于是,刘德拿起笔,将宁成草稿上满篇的杀字全部划去,或改为罚金或改为鞭笞。

    然后,刘德在草稿写下一句话: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以德治之,而非刑杀!

    这时候,张汤与汲黯联袂进来,跪下来拜道:“臣汤(黯)拜见殿下!”

    “起来吧!”刘德正好将字写完,把那份草稿递给他二人,道:“二位卿家来的正好!前日我命宁成写了此草文,我看了一遍,虽有可取之处,但其杀戮过重,刑罚过甚,甚为不取也,二位卿家与我修补、完善,再与群臣讨论,召集众人商议,作出完稿,再拿来与我过目!”

    张汤跟汲黯接过那叠草稿,拿着在手里一看,马上就看到了自家殿下写在草稿之前的那句话: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以德治之,而非刑杀。

    再看通篇文稿被删改的地方,汲黯立刻就拜道:“殿下宽宏仁德,实乃汉家幸事,臣谨为天下苍生拜之!”

    他自然知道这句话是先帝诏书中曾提及的一句话,这说明,自家殿下是想遵循先帝的道路,做一位圣德天子。

    张汤看着被改的文稿,心中却是想起了当初先帝诏书中的另外一句话:天下治乱,在朕一人……

    心里顿时就大受触动。

    似他这等法家臣子,怕的是什么?走狗烹,良弓藏!

    因此,刘德的这个表态,让他顿时安心了不少。

    于是他也罕见的在理念上赞同汲黯的意见,拜道:“殿下仁德,臣亦天下苍生拜之!”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