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五十六节 宰肥羊
    转眼之间,六月都走完了一半,刘德走在城楼上,唏嘘了一声。

    偌大的未央宫,转瞬之间就变得冷清了许多了。

    三日之前,天子下诏册封长子刘荣为常山王,刘非为中山王,刘阏为河间王,刘余为广川王,刘发为长沙王,刘端为汝南王,刘胜为淮阳王,刘彭祖为临江王,俱遣就国。

    于是,刘德十个兄弟瞬间走了八个,除了还在襁褓之中的刘彘之外,余者尽数之国。

    偌大的未央宫,一下子就少了许多生气,多了许多离散的味道。

    “阳弋,你母妃又哭了?”刘德低头就看到唐姬的女儿阳弋一个人坐在御花园中的一块青石之上,闷闷不乐的丢着石子,于是,他笑着走过去,抱起这个爱哭的小丫头,问着。

    阳弋点了点头,在刘德怀中道:“自从阿兄走后,母妃天天都在抽泣,阳弋看了难受……”

    她拉着刘德衣襟问道:“为什么阿兄要走呢?阿兄走了,都没人陪阳弋玩了!”

    刘德笑着摸摸她的头,道:“你还小,不懂大人的事情,以后你若无聊,就来找皇兄,皇兄一定陪你!”

    “嗯!”阳弋重重的点点头。

    “好了,阳弋要听话,快点回去陪你母妃吧……”刘德笑着捏捏她的小脸蛋,道:“你母妃正是需要你陪呢!”

    “嗯!”阳弋很乖巧的点点头,生在帝王家,注定是会比其他人家的孩子更早熟,阳弋虽小,但也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

    看着阳弋远去的背影,刘德自嘲的笑了一声:“我的爱心,果然只有对人畜无害者才有……”

    对于刘阏、刘余、刘发这样完全没威胁,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冲击的兄弟,他总能够宽宏以待,不管他们犯过什么错误,总能给他们找到开脱的理由。

    但是对于刘非、刘荣,他就一点都大度不起来了。

    甚至心中隐隐还有些想要将来惩治这两个兄弟的念头。

    阳弋刚走,王道就找了过来,一见到刘德,王道立刻就跪下来,恭敬的禀报道:“殿下,张汤、汲黯入宫来了!”

    随着诸兄弟纷纷就国,刘德在这未央宫中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几乎人人都将他视为太子尊崇。

    刘德地位的变化宦官们最先做出反应。

    如今王道不管是禀报事情还是每日日常想见,见面必是郑重其事的下跪,大礼参拜,然后才回说话。

    至于其他伺候刘德的宦官侍女,那更是见了他跟见了老虎一样,连抬头直视都不敢了。

    刘德过去吩咐的事情,本来宦官侍女们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这两天,立刻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譬如刘德以前吩咐要在他的宫里种些蔬菜,挖些菜田,一开始,还非要刘德下令,王道监督,这些家伙勉强的去做一下样子,草草的松松土,随便撒了点种子,浇了点水,就算完成任务了。

    但这两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每天天不亮,挑着水桶去宫里水渠前挑水的宦官都开始排队了,至于各种忙上忙下,将刘德殿前的空地和能利用的地方都利用起来种下些蔬菜与瓜果的,那就不要太多了。

    反正,现在刘德只要回自己的皇子殿,就每时每刻都能看到在殿前忙里忙外的宦官们,甚至有人挖空了心思,专门等着刘德回去的时候,故意挑着水桶在院子里忙活。

    这都还没当上太子拉,各种巴结和挖空心思的靠拢就数都数不清了!

    刘德这时算是体会到了后世国家领导人的感觉!

    总之,他现在只需要一句话,甚至一个眼色,立刻就有无数人跪舔着过来,帮他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

    宫里如此,宫外也差不多。

    张汤管着的柳市,如今秩序井然,刘德还没说什么呢,柳市的商人们就塞过来了一千多金的‘投效’。

    直市虽然苦逼了些,但也有几百金的‘投效’。

    至于槐市的高利贷商人,那就是一个狗大户,短短三天,奉献来的钱币就有一百万,布帛三千匹,金两千,如此巨额的奉献,充分说明了汉家的大商人们根本就不差钱!

    但这些钱,刘德一分都没要,全部拿去给了便宜老爹。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权还怕没钱吗?

    刘德已非是最开始的穷逼了,商人们的钱,要是一开始就送过来,他或许会欣然接受,但现在再送来,他就只能呵呵了。

    刘德当然清楚商人们送这么多钱给他,当然不是免费的。

    拿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就算做不到,起码也要与人方便。

    商人们要的方便是什么?

    刘德太清楚不过了!

    出入函谷关与萧关的传!

    函谷关好说,汉家天子基本都不怎么苛求,但萧关就不同了,出了萧关就是太原,再往北就是代国、上郡漫长的长城防线。

    想出萧关的人想干什么,用屁股都能猜到!

    商人逐利,且没有祖国,刘德可不想给他们这个方便!

    “司马相如的长赋写的怎么样了?”刘德一边走一边问着王道。

    “回殿下,奴婢今天早上刚刚去看了相如先生,相如先生这两日文思不敏,故而有些下笔艰难,他对奴婢说,想去上林苑看看,找些灵感……”王道小心的回禀着:“殿下您看?”

    “就让他去吧……”刘德笑了笑,文人就是这点臭毛病,想出去旅游就直说好了,非要找什么借口说没有灵感。

    “诺!”王道立刻答应下来:“奴婢回去后就安排人陪相如先生去上林苑!”

    “我命宁成写的东西,他写的怎么样了?”刘德又问道。

    “回禀殿下,宁先生今天早上已经将草稿交给奴婢了,您回去之后就可以审阅了!”王道立刻禀报。

    “嗯!”刘德点点头,赞赏道:“不错,赏他五十金,十匹绸缎!”

    “诺!”

    宁成写的东西,是刘德现在所急需的——专门针对大商人横行不法,垄断市场、强买强卖、以次充好的新律法。

    当然,只是草案,刘德还需要进行针对的删改与变动,再将之送去便宜老爹那里审阅,最后才会成为一部法律,至少是在长安刘德管辖下的四市的律法。

    汉室不同于后世的朝代,虽然嘴上说商人是世界最卑贱的职业,但实际上,汉律中有着专门的商律,对商人们的行为进行约束,还明确了交易的性质的非法与合法的界限。

    汉家天子虽然不重视工商,但是,作为奉行实用主义的汉家天子,对于商人们日渐庞大的财富却是时刻警惕的。

    但出于时代局限性,也拿不出什么好的限制和整治商业的办法来。

    于是,后来被军费烦的恼火的刘彻干脆就简单粗暴的把商人们当成肥羊给宰了,告緍政策之下,血流成河,最后不可避免的在地方官的扩大化之下,打击范围从商人涵盖到了中小地主,瞬间让天下的中产以上家庭陷入家破人亡的境地。

    身为穿越者,刘德知道不打击商人,这天下迟早要被这些家伙玩坏。

    但搞一刀切,那就是脑残,不止会固泽而鱼,更会损伤国力,伤及社会元气。

    对于商人,只要做到打击不法,尤其是大商人、高利贷商人的不法行为,但对中小商人网开一面,就可以了。

    同时,刘德谋划着,征收商税!

    当然,这个不急,可以慢慢来,而且可以给它换个马甲,譬如后来刘彻就给商税披了个马甲叫做车船算和算緍。

    另外,刘德心中还有着国有化盐铁买卖,实行国家铸钱,禁止私人铸币的想法。

    但是这些,现在都不太可能做到,只能等做了皇帝之后,大权在握,掌控住了天下,才可以做。

    目前而言,先规范长安的商人,让他们见识见识汉家的铁拳,在‘上农除末’的口号下,清扫一批奸商、恶商,才是刘德的目标,也是张汤跟汲黯这两人这些日子一直在长安奉命进行调研和调查的目的。

    反正,商人们历朝历代都是被统治者当成肥羊宰的,他们也应该有这个觉悟!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