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五十二节 灭蝗策
    刘德听到蝗虫两个字,眼皮一动,他知道,是他站出来为君父排忧解难的时候了。

    蝗虫这玩意,可谓是国历代王朝的死敌,自夏商周以来,对于蝗虫的恐惧深深的刻进了汉民族的记忆。

    实在是蝗虫这东西破坏力太大了,一旦某地出现蝗虫,须臾,就是铺天盖地,寸草不留,对于农耕明来说,蝗灾的破坏力超越一切灾害。

    后世直至唐玄宗之时,才在姚崇的提倡下,破除了百姓和官员对于蝗虫的恐惧。

    在那之前,蝗虫被视为是上苍的灾厄使者,老百姓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蝗虫吃光自己的庄稼,却不敢对蝗虫进行报复,甚至还要给蝗虫们祭祀,希望这些家伙今年吃饱了,明年就不用来了。

    可惜,通常事与愿违,来年只要光照合适,气温恰当,蝗虫的幼虫就会从土壤钻出来,继续它们的父辈们的事业。

    还好就是,今年的蝗灾连续几波规模都比较小,而且,因为爆发在月到八月之间,这段时间是鸟类繁殖的季节,像燕什么的,所以,这几波蝗灾都被大自然自己控制住了,没有扩散成全国性的灾害。

    但就算如此,这几波蝗灾也让汉家元气大伤,特别是河东郡的蝗灾,直接导致了明年吴楚之乱爆发后,长安粮价高涨,窦婴出征居然还要跟高利贷商人借钱。

    而且,河东倘若跟前世一样受灾严重。导致不能输粮入关,必然会产生连锁反应,让刘德今年的五铢钱计划泡汤。

    于是。刘德站起来道:“父皇请且稍等,儿臣以为,蝗灾并不可怕,只要措施得当,就能控制住!”

    还好,这是在罢黩百家独尊儒术之前,现在还没有人推崇什么天人感应。

    所以。刘德这么说,风险很小。

    而且,最重要的是……

    高皇帝的皇位和天下是马上得来的!

    所以至今为止。汉家的天跟朝臣们,相信拳头和事实比相信不靠谱的老天爷更多一些。

    只是话所如此,天刘启跟大臣们对刘德的这个说法还是有些不相信……

    自战国以来,诸百家先贤。也没那个拍着胸脯说过能对付得了蝗灾啊!

    刘德也知自己找不到先例。于是他低头奏道:“父皇可令河东太守驱赶五千只家禽,至飞蝗之地,就可知儿臣所言非虚!”

    他进一步跪下来道:“再令民众夜间于田间聚篝火,也可灭蝗!”

    见刘德说的这么肯定,天刘启不由得好奇了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

    刘德抬头冲着自己老爹咧嘴一笑,答道:“回禀父皇,无它。察之尔!”

    “礼曰:格物致知,所以仓颉创字。燧人氏钻木取火,王演八卦,而周公作易,小愚钝,不及古圣人之万一,却也知道,蝗虫蝗虫不过是虫,既是虫,自有天敌相克,家禽蛙鸟食虫为生,此乃天定,故儿臣以为驱家禽可灭蝗,且蝗虫天性想必与飞蛾一般,好光喜火,民众夜间生火,想来也可灭蝗!”

    听刘德这么一说,天刘启也觉得好像似乎是这么回事。

    想了想,反正就算用刘德之计就算没有效果,估计也坏不到哪里去,更何况,万一倘若成功了,就能解脱他失德招致老天爷愤怒,降下蝗灾惩罚的罪名了。

    这么一来,斋戒沐浴什么的似乎可以往后推推,看看到底情况如何?

    于是他道:“丞相,制诏河东太守,着其依刘德之议!”

    刘德这才在心放下一块大石,同时刘德也知道,估计以后,董仲舒要跟他没完没了,因为他这两个灭蝗计一出,就要动摇目前董仲舒宅在家里自己脑补出来的天人感应理论了。

    蝗虫若能靠人力制服,那岂非是说明很多灾害都可以靠人力来扭转了?

    刘德摇了摇头,董仲舒怎么想,他可管不着!

    刘德当然很清楚,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与其说是一种迷信思想,倒不如说是儒家实在没办法了,才想出的这么一个把皇帝的权力关进笼里的不是办法的办法。

    只不过这个笼是纸做的,最后皇帝没关起来,反倒把整个国的思想界给关了进去。

    天刘启又道:“刘德你跟朕来一下!”

    说完就离开御座,群臣连忙跪下来道:“恭送吾皇!”

    刘德一耸肩膀,乖乖的跟上老爹的脚步,他知道,这是要算账了!

    果然,跟着便宜老爹走进后殿之后,便宜老爹就挥手挥退了左右侍从宦官,对刘德道:“你给朕过来!”语气之已是很不耐烦的样。

    刘德马上就乖乖的过去,跪下来道:“父皇可是有教诲?”

    “刘德你胆越来越大了啊!”天刘启气呼呼的坐到榻上问道:“都敢瞒着朕跟皇后私相授受,以为朕就没办法了是吗?”

    刘德赶紧道:“回父皇,儿臣岂敢如此?”

    刘德当然知道,便宜老爹能对他发火,说明,便宜老爹还是很看重的他,最怕就是那种一声不吭,什么表态都没有,但转头就将刘德踢出长安。

    而且发火好,发火了,就能熄火。

    “你跟皇后是怎么回事?”天刘启看着自己的这个儿,真想一巴掌打死他!

    私相授受其他事情也就罢了!

    反正是宫廷内部的事情谁敢多嘴?

    关键是过继这个事情实在是犯忌讳啊!

    当年吕后那么强势,强行杀了惠帝的宠妃,将其过继给宣平皇后,结果那位太登基之后就对左右道:我未壮,壮必有变!

    于是立刻酿成一场大祸,那位天直接被吕后以‘不能奉宗庙’的名义废除、幽杀,自此惠帝绝嗣。

    因而,长久以来,历代天对宫廷内部的过继都是敏感万分,先帝之时,慎夫人那么受宠,可因为没有嗣,于是一直央求先帝过继代王给其为,也好安养晚年,但先帝考虑再三,最终还是残酷的拒绝了。

    难道是先帝不宠爱慎夫人吗?

    真正的原因,还不就是怕给人借口,留人话柄吗?

    一般来说,就算过继,也是只能过继未成年的皇。像刘德这么搞,将来天下人还不说闲话?刘德将来就算坐了天,何以服众?

    刘启心里越想越愤怒,他道:“太后也是,跟着你们瞎胡闹!”

    事已至此,刘德也就由着他说了,只是非常听话乖巧的道:“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只是看到母后孤苦无依,心顿觉怜悯、亲近,加之儿臣母妃膝下有三,儿臣觉得,就算过继给母后,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天刘启叹了一声,刘德所说,倒也符合情理,他自己都觉得皇后很可怜,那么刘德觉得皇后可怜也就正常了。

    木已成舟,他还能怎样,只能捏着鼻认下这事情,还要帮刘德跟皇后擦屁股。

    他看着刘德,这个自己选定的继承人,心思绪百般回转。

    这个月的这场病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

    作为君王,当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很可能随时出问题之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身后之事,诸之,现在看来,也就只有刘德能堪大任。

    但这个继任者,必须是完美的让人没有挑剔的登上皇位。

    像刘德跟皇后搞的私相授受的过继,肯定会给诸侯借口,更会让天下人说闲话。

    “罢了,罢了,罪过让朕一人承担吧!”天眼闪烁着不明的神色,他站起来看着刘德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再有下次,朕就对你失望了,你明白?”

    “诺!”刘德连忙跪下来叩首道。

    “好了,你先下去,皇后那边,过继的事情,你不要再提,朕自有打算!”天刘启淡淡的道,他的心,决心已下。(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嗯,在天人感应理论出现前,汉代的皇帝对于老天爷基本是个有用就拿来用,没用丢一边的态度~

    今天就这一章了,感觉头又有点晕,我可不能再搞坏了身体,先好好调理身体吧~

    咳咳~

    求点推荐票~嗯,现在票票比较少~我是个要面的家伙~咳咳~RI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