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九节 廷议
    第一百四十九节 廷议</h2>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刘德来到宣室殿的时候,整个殿中一片肃杀的气氛,大大小小上百的将校挤满了大殿。

    刘德看了一眼,发现许多的将军,这时候都是脸红脖赤,一脸兴奋,跟打了鸡血一样。

    无论古今,战争,永远是男人最好的兴奋剂!

    “殿下……”见到刘德到来,丞相申屠嘉连忙半屈身子行礼。其他将军们也纷纷跟着行礼。

    刘德走到申屠嘉面前,道:“丞相快快请起!”又对将军们道:“诸位也请起来”

    然后刘德就看到了在大殿的正中悬挂起来的一副巨型地图。

    这是一副绘制在绢布之上的军用地图,地图之上,河流的走向,山脉的突起,甚至山谷的位置都一一被明确的标示了出来,刘德甚至在这副地图上看到了用虚实线来标示国道与乡道,用闭合曲线来显示地貌的不同。

    除了画工比较简单,标志物比较模糊外,这副地图,没有可以被挑剔的地方。

    “这是高皇帝南征英布时所绘的全楚舆图!”申屠嘉在一旁介绍道:“至今已经有四十十多年了……”

    其实申屠嘉不说,刘德也在地图旁边两侧的木牍之上看到了一行说明文字:十二年乙亥卯辰少府将作丞青敬献。

    不过,都已经四十多年了,这副地图估计也就剩下一个参考价值,实际意义并不大了。

    于是刘德转过头去,看着将军们都在关注和议论另外一副地图,准确的说应该是十几副大大小小的绢布拼凑在一起的地图。

    每一块绢布之旁,都有着一块木牍说明这副地图是来自哪里,做什么的。

    广陵布防图、豫章驻军图、会稽驻军图……

    与那副四十多年前刘邦绘制的地图不同的是,这些具体到某郡的地图之上,详细的标注了吴国军队驻扎的地区,指挥所以及烽火台、军械库等重要设施的位置所在,在重点地区,甚至还有着文字说明。而且从时间上看,全部是最近十年、五年甚至有去年才绘制的吴国地图,有的图上甚至注明了就是吴王少府所绘。

    看来,汉室对于吴国,也是早有准备!最起码在十年前,就已经准备吴国叛乱的可能了!

    否则,不可能将吴王的家底摸的这么清楚!

    这些地图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在这些地图上,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特征鲜明的符号。

    虽然看上去这些符号都是一个模样,全部都是三角形,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不同。

    有看上去向城楼、要塞的三角形,也有看上去像营帐的三角形,更有一看就知道是烽燧的三角形。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经过简单的加工之后,就代替了许多后世的专用符号。

    当然,这些地图受限于技术水平和绘测技术以及画工,看着有些模糊,假如不是内行,就算把这些地图丢在面前,也不懂这些地图上到底在说些什么。

    虽然刘德前世做了十几年诸侯王,看懂这些地图毫无难度。

    只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装出一副好学的样子,跟着身边的将军们请教,将军们自然好为人师,很耐心的跟刘德解释着每一张地图上的符号与红黑线所代表的东西。

    在这些将军们眼中,刘德简直就是举世罕见的军事天才,能举一反三,不但如此,这位殿下吸收军事知识的速度之快,让人膛目结舌,不过片刻功夫,这位殿下已经能独自看懂一张军图的内容,还能煞有介事的指出某个地方是缺口、防御死角。

    于是许多将军立刻就对刘德心生好感。

    最起码这位殿下也是个知兵的不是吗?

    却哪里知道,刘德完全是因为前世十几年的诸侯王生涯,天天对着王宫里的那副河间国舆图和布防图,早就将这些基础知识背的滚瓜烂熟了,但是,真要让他去带兵,一天就要原形毕露。

    “天子驾临,诸将恭迎!”这时候门口的宦官忽然唱诺。

    刘德跟将军们连忙各自噤声,站到一侧,拜道:“恭迎吾皇!”

    刘德稍稍抬头瞄了一眼,发现便宜老爹此刻是甲胄加身,腰佩长剑,在晁错的簇拥下,杀气腾腾的走进大殿,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动刘濞了。

    可惜,他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自吕后以来,每次汉家天子甲胄加身,想要开动战争机器,必然的结果就是那仗肯定打不起来。

    “诸卿平身!”天子刘启却没管那么多,此刻他的心情无比激动,他感觉潜藏在他内心的某个东西已经觉醒了,在蠢蠢欲动的诱惑着他。

    扫平诸侯,然后提兵北上,击破匈奴,成就连秦始皇都不曾有过的千古霸业!

    没有那个帝王能拒绝得了这种伟业的召唤。

    “给诸位将军赐座!”天子刘启按捺着心中的冲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挥手吩咐着,但刘德还是从他那不停的敲击着御座之上的龙头的手指上看出来自己的父皇内心的激动。

    天子刘启看了看刘德,又吩咐道:“刘德,你坐到朕身边来!”

    “诺!”刘德点点头,躬身走到他的身边,马上就有宦官抬着一块坐席与案几过来,放在他身边。

    等刘德坐下来,诸将军大臣也各自入座之后,天子刘启站起身来,看着悬挂在大殿中和墙壁上的地图,道:“朕收到荥阳急报,吴王刘濞,已是决意反叛了,诸位将军皆先帝所留朕之肱骨,柱国大将,诸位以为,朕该如何应对?吴王若反,其将会如何?”

    在荥阳方面的铁证之下,就算是反战的申屠嘉,这时候也没法子出来再说什么了。更顾不得跟晁错的恩怨了!

    反而,必须站出来表明态度,团结朝野,万众一心,应对吴王可能的反叛,否则,一旦吴王真的叛乱,而朝廷没有做好准备,那么整个江淮甚至整个关东都被战火席卷,届时自荥阳以南,将全部陷入混乱之中。

    于是,申屠嘉出列拜道:“吴王刘濞,宗室之长,倘若反叛,影响甚大,老臣以为,越吴楚已不可靠,请陛下速令梁王回国,主持大江防御!”

    “丞相老臣谋国,所言甚是!”天子刘启闻言赞赏的点了点头,申屠嘉好就好在识大体,顾大局,否则,他哪里能忍其蹦跶到现在?

    申屠嘉又奏道:“齐赵诸侯更需警惕,万一吴王真的反叛,老臣以为齐赵也会异动,请陛下择一大将,派驻荥阳,持天子节,监齐赵兵,若事不可为,退回荥阳,固守待援!”

    刘德听了,也不得不赞了一句,姜还是老的辣!

    前世,因为申屠嘉此时已然被晁错气的吐血而亡,所以,满朝上下都没人想到此节,一直等到吴楚七国乱起,便宜老爹才慌忙拜窦婴为大将军,持天子赶赴荥阳,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卬都已经先一步动手诛杀了国内的汉家大臣,将兵权掌握在手中。

    只有倒霉的淮南王刘安被自己的丞相张释之解除兵权软禁了起来,难兄难弟,济北王刘志被自己的郎中令拿着刀子绑了起来,也没来得及参与叛乱,齐王刘将庐前后摇摆,在叛乱与不叛乱之间纠结了半天,最后被自己的丞相绑了起来。

    后人常说七国之乱,实际的参与者却是十国。

    然而,申屠嘉的话实在是太危言耸听了,至少,很难让人信服。

    齐赵诸侯,谁不知道,那就是一帮嘴炮,而且国中有着许多亲汉的大臣,大部分兵权也被汉家派去的大臣掌握着。

    否则,朝廷削其地,那会那么容易?说削就削了!

    就算是只畜生,你从他身上割块肉下来,它也会哼哼几声,掘掘蹄子吧?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