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八节 蝗虫要来了
    “到哪里了?”天子刘启坐在撵车里,忽然问道。

    “陛下,已经到弋阳县境内了!”一直小跑着跟在天子御撵旁边的一个宦官答道。

    “弋阳啊……”天子刘启掀开车帘,朝外看去,只见阡陌连野,流水潺潺。

    对于弋阳,天子刘启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

    这里,就是他亲自选定的陵寝所在,自去年秋天开始,少府的刑徒与工匠就已经日以继夜的在此营建帝陵。

    汉家制度,天子在位多久,帝陵的规模就有多大。

    从即位开始到驾崩,帝陵的工程从不会间断。

    即使是先帝,也只是减少了陪葬品,其陵寝工程却是浩大无比。

    这时候,远处的驰道之上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本来为天子车驾开路的仪仗卫队纷纷的避到两旁,哒哒哒的马蹄声,连天子刘启也听到了。

    “什么事情?”天子刘启立即就警觉了起来问道。

    服侍他的宦官连忙道:“奴婢去看看……”

    但已经不需要了!

    “荥阳八百里加急急报天子!”背上插着象征着无比重要,万分紧急的三面小旗的骑士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嘴里不停的喊着,飞快的朝着天子撵车而来。

    天子刘启脸上终于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荥阳,是汉室在关东最大的军事重镇,常年驻有重兵,用以威慑和震慑关东诸侯。

    任何来自荥阳的消息。对于汉家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更何况是这种八百里加急?

    “陛下,荥阳急报!”那骑士狂奔到天子撵车之前,立即下马,跪下来举着一个密封在竹筒之中的密奏,呈在手上。

    天子刘启接过那竹筒,拆开,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一张帛书。

    刘启将帛书摊开来一看,顿时脸上寒霜阵阵。额头青筋暴露。

    “传令!”天子刘启对着左右命令道:“直接回转长安,派人去通知太后,勿要等朕了,再令:丞相申屠嘉、内史晁错、中尉周亚夫、太中大夫窦婴、将军骊寄、将军栾布,皆入宫!”

    帛书之上的内容,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吴王反意已决!

    吴国一动,就是整个南国全部都要牵连。

    当年英布反叛。几乎席卷了整个江淮,把整个南国打的残破。

    而如今刘濞布局四十二年,一旦起事,那影响该有多大。

    但不知为何,天子刘启心中却是有些暗爽。

    “朕正等着你反呢!”天子刘启在心中道:“朕忍你很久了呢!”

    吴国,对于刘启来说。等于是一个长在他身上的恶疾,其以三郡之地,却吸纳着天下半数以上的财富,偏偏还一个钱的税收都不交。

    没有那个皇帝能容忍这种事情!

    天子刘启想了想,再道:“另外。去把刘德也给朕叫到宫中旁听!”

    “诺!”

    …………………………………………

    刘德抱着陈阿娇,坐在窦太后的銮车之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皇帝怎么还没到?”窦太后等了许久,也有些疑虑了,照道理,这会皇帝确实应该到了!

    “再等等吧……”馆陶长公主刘嫖笑嘻嘻的给窦太后剥了一个橘子,道:“可能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也说不准……”

    她话音未落,銮车之外,就有一个宦官禀报道:“太后,陛下派人前来了……”

    “让他过来……”窦太后放下橘子,将车帘掀开。

    不多时,一个宦官就来到了窦太后的銮车之旁,跪下来拜道:“启禀太后,陛下命奴婢前来传话,陛下忽遇大事,已经先回未央了,让奴婢来转告您不要再等了!”

    “连在渡口停留的时间都没有了?”窦太后闻言,心里也是吃了一惊,她马上就知道,肯定发生大事了,而且必然是社稷大事,否则,皇帝不可能连转一圈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走了驰道回长安。

    “到底发生了何事?”窦太后问道。

    “回禀太后,是荥阳八百里急报天子!”那宦官跪着答道。

    “荥阳!”听到这个地名,窦太后就放下车帘,对刘德道:“出大事了,刘德你先行回去,到皇帝那里去,等哀家回宫,你再来禀报哀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荥阳,窦太后当然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毫不夸张的说,汉室在关中的重心是长安,而在关东的重心则在荥阳。

    汉室所掌握的兵力,一半布置在长安、关中,长城,另外一半则是围绕着荥阳布防。

    在最高峰之时,荥阳曾经驻扎着二十多万大军。

    当年,诸侯大臣共灭诸吕,也是在掌握了荥阳这个重镇后,才顺利的凝聚起人心。

    窦太后虽然不通军事,但政治厉害啊,她只稍微一想就立刻知道是关东出了大问题。

    “诺!”刘德点点头。

    其实,刘德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着前世记忆的他知道,吴楚之乱不是一朝一夕,某个家伙一拍脑袋就决定起兵举事的叛乱。

    反叛朝廷的七国,也是各自纠结来纠结去,纠结了大半年,最后才在雒阳东宫大殿失火之后才下定决心,共同顺应天意起兵的。

    一个很浅显的例子就是胶西王刘卬在叛乱与不叛乱之间摇摆了好几次。

    一会,刘卬对吴王濞联络他的使者说:承一帝,至乐也,意思是自己打算做忠臣。

    一会,刘卬又写信给他的兄弟们说:“城阳景王有义……事定分之耳……”

    就连刘濞的铁杆小弟楚王刘戊,也是个犹豫不决的货色,不单如此,楚王刘戊还没起兵,他的内部就先分裂了,亲汉派跟反汉派先掐了一架。

    不然后来的楚王刘礼哪来的?

    刘礼就是刘戊的堂侄……

    刘礼凭什么能做楚王?

    他老爹立场坚定,忠贞不屈的对抗刘戊的谋逆事业,才是他之所以能成为楚王的原因。

    带着这么帮猪队友,吴王刘濞要是能成事,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至于如今,刘德记得,前世也是在这个时候传出了吴王刘濞跟他的将军们密谋反叛朝廷的事情,后来,拖了几天,本来杀气腾腾,磨刀霍霍的想要对付刘濞的天子自己先软了……

    为何?

    刘德下了銮车,抬头看着头顶的骄阳,他轻声道:“蝗灾要来了……”

    而且不是一次蝗灾,而是一次又一次。

    整个六月到八月,蝗虫就像游击队,这边吃吃那边吃吃,甚至连关中都有地方报告发现了蝗虫。

    只是规模比较小而已!

    在这个时代,蝗虫跟彗星一样都是老天爷对君主的警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PS:额今天就这2章了,我先去睡觉,养好精神,明天奋战~

    嗯,求点推荐票!!!!!

    求推荐票支援~

    关于书评区我最近真是没什么空管~嗯,大家有中肯的意见的话,就来群里交流吧~另外招个副版主~9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