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六节 吴国之变
    就在刘德正在欣赏着雕版印刷之时,在遥远的南方,越过长江,一座雄城矗立在江畔,舟船往来,人流繁多。

    这是广陵城,汉家南方重镇,吴王刘濞所都。

    一身戎装的吴王刘濞,此时正迈步于城头之上,远眺大江两岸的锦绣河山。

    “寡人当年随高皇帝,南征英布,诛杀汉贼,高皇帝以寡人勇悍,封为吴王,授以安南重任,四十二年来,寡人夙兴夜寐,才有如今吴国的大好局面!”刘濞今年虽然已经十二岁,在汉室诸侯王,他最为年长,但依然身体健硕,且极为健谈。

    跟在吴王刘濞身边的,俱是他麾下信任的大将。

    不管世人如何评论刘濞,仅仅以其吴国的治政而论,他确实是一位明主。

    四十二年来,借助盐钱的利润,刘濞锐意进取,使得当初被战争打的残破,千里无人烟,满是沼泽与废墟的吴国,如今已经是人口繁多,农田连绵、工商发达,军力鼎盛的南方大国。

    吴国治下三郡五十三城,除田税之外,其余一切苛捐杂税,刘濞统统免除了。

    因此,在吴地,民众只知有吴王而不知有天,吴国的将领,只认吴王虎符,而不认天虎符。

    特别是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更是几乎都快忘记了有个地方叫长安,还管着他们!

    在这些人心,吴王才是他们的君主!

    刘濞走上城楼。继续说道:“可惜,这大好局面眼看就要毁于一旦了!”

    他转过身。看着他的将军们,道:“汉有贼臣,无功天下,侵夺诸侯地,不以诸侯人君礼遇刘氏骨肉,绝先帝功臣。陛下多病志失,不能省察!”

    “赵王遂何罪之有,竟削其河间郡!”刘濞愤愤不平的质问着:“胶西王卬不过是典卖爵位。就要削县,昨日削赵国,今日削胶西,明日或就要轮到我吴国了,敢问诸将,寡人何以相对?”

    不得不承认,刘濞的演讲才能不错。语气把握的非常到位,很快就煽动起了将军们对于朝廷的愤怒。

    汉室削其他诸侯,吴国的将领都没什么意见。

    但要削吴国,万万不能答应!

    为何,在吴国,就算是个最低层的农民也能过的很滋润。

    吴国虽然地处南方潮湿之地。遍地沼泽,但奈何这里只要交三十税一的田税啊!

    什么更赋、口算统统不用交,吴王一并承担了,不单如此,吴王还把践更都给取消了。这等于说,这里就是一个没有苛捐杂税。人民能安居乐业的世外桃源。

    在这样的好处诱惑之下,四方流民甚至藩国如南越、东鸥、闽越的穷人都纷纷跑到吴国境内定居。

    十几年时间,就将本来破败的地方,变得繁荣起来,沼泽被填埋,屋舍随即建立起来,田园阡陌开始出现,时至如今,吴国三郡人口已经将近两三百万,平均一郡就有一百万人!

    这是吴王刘濞无法抹杀的功勋!

    至于吴国的贵族跟上层,日更是滋润。

    丰厚无比的食盐与铸钱收益,让吴国能以三郡之地,吸纳天下半数财富,在如此巨额的财富之下,只要不是太傻的,都能过的很逍遥。

    这时候他们听说朝廷居然要削吴国的封地?

    这那里还能忍?

    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给自己的家族、乡亲父老想想!

    是在吴国过安逸生活,还是回去给汉家朝廷缴纳各种苛捐杂税,服徭役,这就算用屁股也能做出选择!

    一位将军出列拜道:“大王,朝廷削其他封国,末将没有意见,但天若要削我吴国,臣死都不答应!”

    吴王刘濞看过去,那是他的爱将恒霸,年轻有为,在军也颇有名声。

    恒霸这样一说,其他将军纷纷激动的跪下来道:“正是,天若要削我吴国,我等宁死都不肯答应!”

    刘濞一看自己的将军们都支持自己,心老怀大慰,但还是装模作样的感慨道:“可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寡人身为汉臣,世受国恩,安敢反抗天?不为也!”

    “大王!”一位将军跪地泣道:“我等不反天,只反奸贼……就以清君侧的名号如何?”

    “清君侧?”刘濞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个借口好!

    于是,他抚摸着胡须,道:“寡人既蒙高皇帝恩德,封镇吴国,为汉诸侯,安可坐视奸贼乱国,倾覆社稷,重演吕氏之祸?”

    他朝将军们一拜道:“既然将军们都愿意支持寡人,寡人便舍下这条性命不要,也要为天下讨一个说法,为刘氏骨肉讨一个公道!”

    “请诸将回去,整顿军备,操练士卒,待寡人联络诸侯,并起清君侧,诛奸臣,安定天下,功成之后,寡人不吝重赏!”刘濞郑重的拜道。

    “诺!”将军们黑压压的拜倒:“谨遵王命!”

    昔日,三千越甲能吞吴,如今,强盛的吴国,也并非没有可能不能问鼎天下!

    刘濞站在城楼上望着遥远的长安的方向。

    他在心念着:“我儿啊,你且看为父为你报仇,讨还公道!”

    他的长,他最爱的儿,最有出息的儿,死在长安,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儿的棺木从长安运回广陵之时的情况。

    尽管尸首已经得到处理,但模糊的面容,还是告诉了他,他的儿得到了怎么样的不公正的对待。

    自那之后,他就发誓,一定要复仇!

    十年来整军备战,积蓄粮草,囤积军械,到现在,终于有了一战之力了。

    而且吴国境内,军心、民心甚至士林之心,都在他这边。

    再有诸侯相助,真是不愁大事不成,大仇不能报!

    “刘启,我要让你偿命!”刘濞在心怒吼着,杀之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时刻都在煎熬着他的内心,现在,终于看到复仇的希望了,他如何能不高兴。

    于是,当晚吴王刘濞宿醉。

    而在刘濞没有注意的地方,汉室安插在广陵城的一个细作,却在这个夜晚,带着一封蜡封的密奏,悄悄的从广陵城的一个码头乘上一艘小舟,趁着夜色一路向北。

    十二个时辰后,这封密奏到达荥阳,荥阳太守闻之大惊,立即八百里加急发往长安。

    PS:额,今天还是欠了1000字,但实在撑不住了丫~等我明天从医院回来再说~咳咳,总之肯定会补上~嗯,明天计划3更-0-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