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四节 因材施用
    “小臣宁成拜见殿下……”宁成小心的走到殿拜道。

    “抬起头来……”刘德轻声说道。

    宁成小心的抬头,刘德一看,此人确实有虎狼之像,让刘德想起了很久以前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见过的一些溜达在他学校外的混混。

    都说相由心生,此话虽然离谱,但在宁成身上确实合格的。

    在刘德的前世,宁成可谓是威震天下,接过郅都的旗帜,将长安城的公侯教训的服服帖帖,没一个敢造次的。

    这说明了他的能力。

    但是,跟郅都不同,郅都廉洁奉公,而宁成贪得无厌。

    他的贪婪几乎没有止境。

    而且胆大的让人吃惊。

    刘德甚至听说过,他居然敢勒索诸侯王!

    从本心来说,刘德一点都不喜欢宁成,甚至,可以说讨厌宁成这样的人。

    因为宁成这种人,心没有畏惧之心。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太会喜欢这样的大臣,甚至发现一个就会杀掉一个!

    然而,自古成大事者,谁手底下没几个地痞无赖,流氓恶棍呢?

    恶人须有恶人磨,有些事情,像颜异这种君,汲黯这样宽厚的老实人,真的没有办法处理。

    就连后世满嘴慈悲的和尚们都知道要培养怒目金刚,身为君王。手底下没几条疯狗,走出去都没脸见人啊!

    “卿是南阳人?”刘德翻着宁成的履历问着。

    “回殿下是的!”宁成小心翼翼的答道。尽管在来之前,他已经在张汤那里问过了一些刘德的喜好,但,亲身接触过,他不敢不小心。

    “南阳好地方啊……”刘德笑着道:“自古人杰地灵,人才辈出!”

    “卿所学的是法家哪一位的典籍?”刘德忽然问道。此时法家分为三个山头,慎到重势,申不害重术。韩非重法,各有所长。

    “回殿下,臣所学,乃是申公之学……”宁成答道。

    “哦……”刘德点点头,这就对头了,申不害的学问,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过分强调术的重要性,简单点说,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若有朝一日,某郡宗族横行,两千石不能制,若用卿。卿何以为政?”刘德抛出一个大馅饼诱惑着,表面上是问宁成的处理办法,但实际上却在暗示宁成,将来可以让他当一地郡守。

    宁成家族世代为吏,察言观色的本领和揣摩话语的能力。自然是有的。

    听了刘德的话,宁成心大喜。

    他想了想。拜道:“若是臣为政,唯尽杀之而已!”

    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了。

    刘德先问了他的学派,又问了师从,倘若他还回答仁德什么的,那就是骗鬼了。

    更何况,这确实是当世法家大臣治政地方简单粗暴便捷有效的方式。

    地主豪强势力太强,把持地方话语,政令不通怎么办?杀!

    宗族强势,横行霸道,怎么办?杀!

    贵族嚣张跋扈,触犯国法怎么办?还是杀!

    当世名臣之一,主政河东郡的河东郡守周阳由更是其的杰出代表。

    其自主政河东以来,所杀的豪强已经过百,地方噤声,在河东,他的名字甚至能止小儿夜啼。

    而刘德需要的也是这么一个答案。

    宗族与豪强,永远是君王的心病,想要央集权,就得砍掉那些盘根错节的宗族势力。

    汉地这么大,总会有地方出现寻常官员无可奈何的宗族势力,这时候,就是放出宁成这样的人去披荆斩棘,大开杀戒的时候了。

    “先请卿为我之侍郎,异日再授官职!”刘德拱手对宁成道。

    对刘德来说,宁成这把尖刀,目前最大的用场,就是即将到来的秋收。

    不杀个血流成河,那些粮商是不可能老实的!

    说着就拿出了一块令符,郑重的交到宁成手,嘱咐道:“戒骄戒燥,廉政奉公,卿当谨记谨记!”

    “诺!”宁成一拜,然后就退下。

    接下来,是郑当时,没什么好说的。

    无非就是颜异那一套的翻版,刘德同样任命其为谒者,将其打发给张汤,去帮助协助张汤处理事务,整理公。

    像郑当时这样没有主见的人,在张汤这种主见十足,意志坚定的人才手下,才能发挥最大功效。

    然后就是蛊臬柔、靳石,这两人都是彻侯之后,家世显赫,前世也曾作出过一些成绩,刘德考虑再三,将这两人分配给剧孟,让他们去协助剧孟约束和管理长安的游侠以及结好世家大族,一方面锻炼他们的能力,另一方面,他们的贵族身份,有助于剧孟更好的跟长安大大小小的贵族打交道。

    “下一位就是主父偃了吧?”刘德问着王道。

    “回殿下,是的!”王道回答道。

    “嗯!”刘德点点头,对于主父偃,刘德还是比较期待的,抛开他的私德不说,此人所作的种种事情,都给后世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削藩策彻底解决了诸侯尾大不掉的问题。大一统理论成为之后两千年国政治不变的真理,无论五胡乱华,还是五代十国,都不能改变国最终统一的实现。

    而且有趣的是,前世主父偃死于公孙弘之手。

    而今生主父偃却先于公孙弘入仕……

    那么,这两个冤家对头,今生相见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这就让刘德非常好奇了!

    不多时,主父偃就在宦官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对刘德一拜。道:“臣主父偃,拜见殿下!”

    “卿请起……”刘德坐在位上,翻着主父偃写的章和试卷,看了看,问道:“卿自临淄而越山,遍游燕赵,有何感触?”

    主父偃想了想,再结合之前他所打探的一些关于刘德的情况。于是大着胆道:“江山壮丽,山河锦绣,臣为之心醉,然,诸侯跋扈,横行不法,侵占地方民田。欺凌弱小之事,时有发生,长此以往,臣恐国将不国,社稷有倾覆之危……”反正,山、燕赵等诸侯王从未给过他半分好处。甚至还曾羞辱过他,抓住机会,主父偃立即就报复了。

    “卿倒是真敢说!”刘德笑了一声,纵横派的人就是喜欢说这些道道,范睢、张仪、苏秦。无不如此。

    “诸侯之事,暂且不表……”刘德挥挥手打断了主父偃想要继续说话的意图。刘德很清楚,诸侯的事情现在轮不到他操心,更轮不到主父偃议论。

    他站起身来,走到主父偃身边,道:“卿的算术不错,所写章逻辑思维也挺有新意,暂时就先委屈卿担任我的舍人,为我统筹规划,整理账目和公,卿可愿意?”

    说是舍人,其实不过是个顶着舍人名头的侍从官而已,权力什么的一毛都没有,倒是工作有一大堆,特别是,为了给即将到来的秋收做准备,刘德计划整顿一下长安城里,至少是他管辖下的三市秩序与商业,一方面捞点钱,另一方面做出些政绩出来,不然,别人都要以为他不过是个嘴炮了。

    而政绩从哪里来?

    答案只有一个,税赋!

    从商人嘴里抢钱,那可是无异于虎口夺食。

    更何况,刘德的计划不止是抢钱那么简单,加税那么轻松。

    简而言之,他的计划是八个字:打击垄断,扶持小。

    想要把这件事情在秋收前办好,办漂亮,刘德就必须动用他的全部力量和手段。

    而主父偃的这个位置尤其重要。

    主父偃闻言,立刻深深一拜:“臣愿为殿下效死!”

    嗯?刘德一听,心里顿时有些欣慰,道:“还算懂的感恩,不枉我看重你一番……”

    在主父偃之前,其他人都是效劳而已,而主父偃却说出效死,很明显,这主父偃目前的忠心值是最高的。

    既然如此,刘德就不免要有所敲打了。

    他从怀拿出汲黯给他的那个竹简,递给主父偃,道:“范叔能敲打须贾,是因为他是丞相,卿觉得,卿现在是丞相了吗?”

    “卿的才华,我是相当看重的,但是,这幼稚的毛病还是好好改一改!”刘德笑着道,这主父偃确实是有些幼稚,有些事情你悄悄的做不就行了,非要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这就好比电视剧的反派,一定要在胜利之前给主角说出他的计谋,结果阴沟里翻船,被人直接绝地反击,打成渣渣。

    主父偃看了那竹简,再听了刘德的话,顿时汗流浃背,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刘德呵呵的笑了一声,将那令符递给主父偃,拍拍他的肩膀,勉励道:“海纳百川,有容纳大,卿快意恩仇,固然潇洒,可卿可听说过那位人杰是睚眦必报,斤斤计较之人?连淮阴侯都能恕跨下之辱!”

    “卿下去以后,多与汲黯相处,黯长者,能容人所不容!”刘德笑着道。

    主父偃听了,顿时松了口气,拜道:“臣谨遵殿下教诲,必时刻谨记在心!”

    “善!”刘德点点头,至于主父偃能不能听进去,刘德就不知道了,但至少跟在汲黯身边,能让这主父偃稍微增长一些城府,多一些宽容,少一些跋扈,或许将来这如今的安排能救他一命!

    其实刘德所安排的人跟事,都是有针对性的。

    颜异是君,所以刘德把他放在身边,作为自己的门脸,同时好生栽培。

    宁成是疯狗,一般人看不住,所以刘德亲自看管,栓紧链条。

    蛊臬柔、靳石,贵族出生,跟平民百姓生活在两个世界,于是,他们去了剧孟那边,一方面是锻炼他们的能力,增长他们的见识,同时未尝不是给他们一个接触平民百姓生活,了解百姓疾苦的机会。

    主父偃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刘德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于是只能拜托汲黯代为管教和督促。

    “因材施教,为政又何尝不是如此?”刘德心想着:“只要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就算是天下第一坏蛋,也可能对社会做出有益的贡献!”

    PS:嗯,晚上还有一章3000一章2000~

    嘿嘿,不是我计较这些细节,主要是一天这么下来,真的很累~我怕做不到承诺~

    嗯,今天下午不知道怎么了,腮帮有些酸胀,好烦人!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