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一节 主父偃的决心
    无论古今,能将买卖经营到一定规模的商人,就没有几个良善之辈。

    毫不夸张的说一句,那个大商人手上不是沾着无数的鲜血?

    当初,章武候窦广国因为家贫,被卖去给人做奴仆,先后转卖了数次,最后一次,他被卖去给一个煤矿的矿主挖煤,结果不到三天,整个煤矿遭遇泥石流,窦广国的一百多位工友全部被瞬间掩埋,只有窦广国命大,因为年纪小,被工友们欺负,赶出棚子,在野外露营,因祸得福,才捡回来一条命。

    死了一百多个人,但矿主却连半个铜钱的补偿都没给,甚至此事还被严格封锁,假如不是后来窦广国跟窦太后相认,此事,根本没有重见天日的哪一天!

    再往远一点说,当年高皇帝刘邦因为采取了错误的经济政策导致通货膨胀,关中石米五千钱,民众易子而食。

    难道关中就真的没粮食了?

    有的,不过都是被人囤积了起来。

    张觉能把生意从临淄做到长安,没有点人脉,手腕可能吗?

    张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块竹简狠狠的砸到地上,放出狠话道:“想做范叔,先找昭王吧!”

    不过一个区区百石小官?

    竟然如此猖狂!

    “几十万钱砸下去,还怕没人对付你?”张觉心中想着。

    虽然要花费如此多的钱,让张觉颇为肉疼,但每一个商人都很清楚,危险必须扼杀在摇篮之中。

    然后他就坐上马车,往大街上而去。

    张觉刚走,又一辆马车就来到了主父偃的家门口。

    “应该就是这里了……”汲黯走下马车,抬头看了看主父偃家门口,点了点头,这榜下捉婿的事情,汲黯当然听说过,不止听说过,还深有体会。

    前日,他父亲传书与他,说是南皮候窦广德有意将其孙女嫁给他,问他意见。

    他能有什么意见呢?

    南皮候的大腿又粗又大,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不夸张的说,都是有些高攀了的。

    汲黯刚下车,正准备敲门,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块竹简,汲黯生**干净,有洁癖,更有强迫症,最是见不得地上有脏物,于是,他弯下腰,捡起那块竹简,拿在手上一看:“风雪谁知范叔寒?”,汲黯于是偷偷的将那块竹简塞到自己袖子里。

    “等回宫之后,我有必要跟殿下禀报一二!”汲黯想着。

    汲黯将竹简收好之后,这才让下人上前敲门,

    咚咚咚!门开了,一个人脸露出来,看到门前的阵仗,他就立刻明白了,连忙堆着笑脸,问道:“尊客是来?”

    汲黯上前一步,作揖道:“我奉刘德殿下之命,前来拜会临淄主父讳偃先生……”

    那门房连忙道:“尊客稍待,我这就去通传我家主人……”

    没多久,主父偃就急匆匆的跑出来,看到汲黯,他自然认得,这是常常在考场出现的监考之一,自己未来主君现在的亲信心腹。

    于是满脸堆笑的作揖道:“不才主父偃,岂敢劳尊客大驾,殿下有事,自可传召,鄙野嘉人,敢不从命?”

    汲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道:“主父先生,您的文章与才华,殿下都颇为赞赏,殿下求贤如渴,虚位以待,未知先生,可能应辟?”

    主父偃此刻哪里还有心思去关注汲黯的表情,一个劲的点头道:“区区能蒙殿下厚恩,愿效犬马之劳!”

    汲黯点点头,拍拍手,就有几个下人抬着一个箱子进来,汲黯直接将箱子打开,道:“这里是黄金十金,绸缎十匹,钱一万,先生收好,这是殿下的应聘之资……”

    为了造势,殿下可真是舍得啊……汲黯心里也感慨着。

    十二位士子,每一个都是如此,加起来就花出去了差不多将近五百金,等同于送出去了五十户中产家庭的全部家产。

    但这笔钱汲黯却觉得花的值!

    自古以来明君都是以高官厚禄笼络人才,吝啬守财之辈,岂能成事?

    只是……

    这主父偃是人才吗?

    汲黯深表怀疑!

    作为黄老学出身的他,并不怎么喜欢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之人,他总觉得这样的人是真小人,仅比伪君子,高一个档次。

    主父偃一看那箱子里的东西,心中也是生出一股豪情壮志和感激之心。

    每一位纵横学出生的人,都必然有着勃勃野心和强烈的自尊心。

    正是有这两种特质,所以范睢、苏秦、张仪等人才能搅动天下风云。

    他深深的拜道:“知遇之恩,没齿难忘,偃必誓死效忠殿下!”

    他这样的表态,才让汲黯稍微舒服了一些:“看样子,倒还算是个忠臣……还有些良心……”

    “先生请随我走吧……”汲黯终于露出一个笑脸,道:“殿下,还在宫中等候呢!”

    “诺!”

    主父偃刚刚走出自己家门口,顿时就听到乐声大作,只见一群乐师,吹着各种乐器,演奏着一首有些陌生的乐曲,主父偃对乐曲没什么研究,但他还是听得出来,这似乎是一首古代用于公侯延揽士子时表达自己喜悦之情的一声乐曲。

    这乐声一响,左邻右舍就纷纷被惊动了,一个个都探出头来好奇的打量着。

    两个穿着褐衣的下人恭敬的引领着主父偃登上马车,齐齐唱诺道:“祝君青云直上,为国栋梁!”

    主父偃激动的坐上马车,心中幸福无比。

    特别是,当他看到他的一位邻居带着他的孩子出门看热闹,那个孩子大概也就**岁的样子,头上扎着总角辫,模样非常可爱。

    “父亲大人,那是在做什么?”那孩童天真稚嫩的声音传到主父偃耳中:“好威风啊,孩儿将来也想如此!”

    “那你就好好读书,将来也去考考举,就能跟此人一般了!”那家长语重心长的对自己家的孩子道。

    主父偃听了,不知为何,一行清流竟悄然流下。

    他想起来了,在临淄的时候,一群孩童尾随在他身后唱着:“主父偃,十七岁,学纵横,长短不能合,大小不能制……”

    想不到,他也有一天,能作为一个孩子的榜样和崇拜的对象。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主父偃更是清楚的知道,这一切是谁给他的。

    “没有殿下厚遇,我就是一头丧家之犬,哪能有今日风光?”主父偃在心中暗自道:“士为知己者死,将来,就让我来做殿下的疯狗吧!谁敢欺殿下,我必咬死他!”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