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节 睚眦必报主父偃
    “小臣周远年少无知,化名张进参加考举,不意竟蒙殿下恩宠,点为亲随,死罪,死罪!”周远一进宫,就立刻背着荆条,跪到刘德面前叩首拜着。

    自古以来,欺君都是大罪。

    动辄就是灭族。

    周远化名张进参加考举,虽然还算不上欺君——因为刘德不是天。

    但是,迟早有一天,他会是。

    届时,刘德若是大度,自然是一笑而过,但万一小心眼呢?

    周远不敢赌!

    所以,他马上就进宫,负荆请罪。

    刘德看着周远的样,都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负荆请罪,就负荆请罪吧!

    但你背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荆条上的刺都被剃光了,这是什么个情况?

    只不过,刘德要的是一个姿态,一个态度。

    刘德故意不去告诉便宜老爹,周远在里面的原因就在于此了。

    对刘德来说,周远有两种情况。

    一种就是坑爹的官二代,跋扈、张扬,这样的话,他虽然还是会收下,但却只会供起来当个吉祥物,利用完了,就丢到一边。

    另外一种就是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样的话,刘德也非是什么不通情理的人,也不会苛求太多,最起码,他能保证将来给周家一个体面的待遇。

    现在看来,周远无疑是第二种情况了。

    只不过这个家伙演戏演一半,这就让刘德觉得他有些不堪大用了!

    连这点皮肉之苦都受不了,还能指望他将来做出什么事情呢?

    心这样想着,刘德就笑眯眯的走上前,扶着周远起来,为他卸下荆条,亲切的道:“卿何必如此呢?卿父为朝廷重臣,卿不想依靠父恩,这是值得赞赏的事情。更何况,我汉家向来唯才是举,卿能从三千余人脱颖而出,这就说明了卿的才干!”

    “我又怎么会怪罪卿呢?”

    但也却只是说说而已。

    谁要是相信上位者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真是太纯洁了!

    同样一件事情在同一个政治家的嘴里,能说出N个不同版本和解读。

    因此。周远丝毫不敢放松,他低头道:“殿下厚遇至此,小臣真是铭感五内,纵万死也难报殿下恩遇……”

    “卿且先等等吧……”刘德让人拿来一件衣服,亲手为周远披上,道:“再过一会。其他人就要到了!”

    刘德所指的其他人,当然是颜异、郑当时、宁成等人。

    “诺!”周远再拜道:“臣谨奉命!”

    刘德看了他一眼,在心赞了一声,不论怎样,周远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谁不喜欢一个听话懂事的下属呢?

    …………………………………………

    与此同时,主父偃却是意气风发。

    活了二十多年,一夜之间。他财富、妻、房、车全有了。

    回想之前,他还不过只是一个穷困潦倒,连下一顿饭在那里都不知道,交不起房租的穷酸士。

    主父偃也不得不感慨,人生际遇变化之大,莫过于此。

    他也算是亲身了解了一番当年苏秦、张仪的际遇。

    “夫君,门外有位自称临淄同乡的张氏商贾求见……”正感慨着,他的新婚妻安陵氏走进来问道:“您见还是不见?”

    前两日主父偃在榜下被安陵氏当成女婿抓走之后。当天晚上就马上拜堂成昏,喝了合衾酒,进了洞房,然后,第二天,老丈人安陵氏送上了豪宅一栋,马车一辆。奴仆十五人、钱十万,布帛一百匹,还有十顷良田,作为嫁妆。

    因此。主父偃对这门婚事还是很满意的。

    更何况,他妻安陵氏,是读过书的富家小姐,相貌也不差,就让他更加满意了。

    “不见!”主父偃哼了一声,随手拿来一块竹简,在上面刷刷刷写下几个字,递给妻,道:“将此物给他看就行了!”

    主父偃怎么可能忘记前两日他在长安东市所受的侮辱呢?

    纵横家的人,向来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宽宏大量这个词语,从来不在纵横派的人的脑里。

    安陵氏接过丈夫递来的竹简,吃了一惊,问道:“夫君,您真要如此?”

    “自是当然!”主父偃背着手道:“前两日此人羞辱于我,我如今羞辱回去,顺便吓他一吓,算作报应……”于他而言,这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他如今正得志,怎会思量其他?

    安陵氏听了心漠然。

    自己的这位夫君,才华有,魄力也有,就是奈何太过较真、记仇,她心里叹了一声:“也不知我嫁他是对是错……”

    但事已至此,又能怎样呢?

    只能祈祷自己的丈夫一切顺利,平安无事吧!

    安陵氏走出房门,将丈夫交给她的竹简拿去给门房,吩咐道:“去给来人罢……”

    说完这话,她心里竟沉甸甸的,很不好受。

    门口,临淄人张觉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门房的回报:“我家主人让我将此物拿给您看……”

    张觉接过那张竹简,定睛一看,胸膛里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竖安敢欺我至斯!当真以为我无人?”

    竹简之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风雪谁知范叔寒?

    所谓范叔就是范睢,当年范睢化名张禄为秦相之时,遇到昔日旧友兼仇人须贾出使秦国,他故意扮成可怜的穷人模样,谎称自己是给人做差役的帮佣,接近须贾,须贾见范睢穷困潦倒,于是送了一件袍给他穿。

    第二日,须贾拜会秦相,到了大堂,就看到了范睢带着官僚威风八面的坐在丞相之位上。

    须贾立刻就吓尿了。

    这时候,范睢说了一句经典的话:“然公之所以得无死者,以旧袍恋恋,有故人之意(假如不是你昨天送了一件袍给我,你现在就是个死人了!)”

    这个故事就是经久不衰的成语‘睚眦必报’的来源。

    当年范睢收拾了须贾后,怎么对付的他的仇人魏齐的?

    从魏国一直追杀到赵国,终于把魏齐逼死了!

    张觉虽然只是个商人,但却并非盲,这个典故他当然知道。

    主父偃的话,已经很直白了。

    连袍的恩情都没有,你回家洗白白准备承受我的报复吧!

    PS:阿西吧,我今天居然暑了,晚上刮痧刮的背上脖上全是黑紫黑紫的,好疼!

    嗯,今天就这一更了~

    本来想多写点,起码写完主父偃这个情节,但实在身体HOLD不住了~

    我明天目测要去挂水~回来再码字~

    各位读者老爷晚安~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