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九节 负荆请罪
    翌日,刘德刚刚起来,就听说了大行王恢下狱论罪,御史大夫陶青以昏聩免官的事情。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刘德冷笑一声,给出了结论。

    他的心中现在非常舒坦。

    再没有比看着仇家倒霉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不过,爽快归爽快,刘德知道,他马上就要面对一个巨大的麻烦了。

    按照前世的轨迹,御史大夫之位既然已经出缺,那么晁错的上位就势不可挡了。

    在汉室的政治结构设计中,御史大夫的一个最重要的职责就是给丞相当备胎,一旦晁错成了御史大夫,那他就会更加激进的推行削藩策。

    为何?

    捞功啊!

    高皇帝有约,非有功不得候!

    汉室传统,非彻侯不能为相!

    如今的丞相申屠嘉,现在已经七十余岁了,他还能在丞相位子上做几年?

    一年?两年?最多不会超过三年!

    而且,这个年纪的老人,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

    刘德觉得,倘若自己是晁错,也会非常着急,甚至会着急到失去理智!

    汉家的大臣,谁不想当丞相?

    更何况,晁错还是有着远大抱负的政治人物!

    这就是前世晁错在做了御史大夫之后,其主持削藩策忽然变得激进,大胆,甚至肆无忌惮,连他父亲都绝望到自杀的真正原因!

    无它,利令智昏而已。

    而如今,一旦晁错上位,刘德觉得,他会比前世更激进,更大胆甚至更加疯狂!

    因为,前世陶青的丞相位子还可以控制,还能按他的计划进行。

    而现在,天知道丞相申屠嘉哪天早上起来,摔一跤或者喝口水噎着了,然后就不能视政……

    假如一旦发生这种事情,那么丞相位子就要跟他晁错说拜拜了。

    这换了刘德,也会按捺不住!

    “权力会使人疯狂……”刘德也是感慨一声。

    经常能在史书上看到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忽然之间智商急剧下降,甚至变负的例子。

    难道那些人真的是智商变负了?

    只要深究一下原因,总能看到这样那样的变故,使得他们不得不冒险行事。

    “我当引以为戒!”刘德在心中告诫自己。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急不得。

    晁错就是死在一个急字上面。

    前世如此,今生估计也是亦然。

    刘德走了几步,对王道吩咐道:“派几个人,去开封候府邸盯着,什么时候廷尉去拜访开封候了,就什么时候回来禀报我!”

    “另外……告诉张汤,让他跟他在廷尉府邸办事的朋友说一声,好好照顾一下王恢……”

    公羊春秋说,九世之仇尤可复,何况这当年之仇?

    刘德没有落井下石,对陶青家族赶尽杀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宽宏大量了!

    “诺!”王道点点头,应命而去。

    老刘家的子孙,向来就是这么个睚眦必报的性格。

    所以,刘德也没打算遮遮掩掩。

    倘若,在这个事情上面他还要顾虑什么面子啊名声啊,那么,无疑就是明摆着告诉其他人:“我很好欺负哦,而且还不会报复,尽情的鞭挞我吧……”

    做完这些事情,刘德就展开双手,让左右侍女给他换衣。

    可怜伺候他的侍女,刚刚亲耳听着自己家的殿下杀气腾腾,毫不避讳的话语,此刻都是战战兢兢,一个个小手都有些颤抖。

    刘德见了,也是一笑。

    传说秦始皇当年能不怒自威,伺候其起居的侍女,每次为其更衣,都不敢抬头。

    其实哪里有人真的自带什么王八之气,做的事情大了,杀的人多了,自然而然,就会让人害怕。

    “怕什么?”刘德淡淡的道:“我又不会吃人!”

    却不知,他这么一说,让那两个侍女更加惊惧,哆哆嗦嗦的勉强才帮他换好衣服,戴上旒冠。

    刘德也懒得再说了。

    他转过身子,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殿下……”一个侍女答道:“现在应该是辰时罢!”

    “嗯!”刘德点点头,向前走了几步,在心中预演了一下,等会所要说的言辞。

    现在,这个时候,张汤等人应该已经踏上了去迎请那十二个刘德亲自指定的士子的家的路上了。

    刘德忽然想到一个让他感觉有趣的事情……披着马甲的周远,肯定没料到,他竟然能入选。

    刘德实在是好奇,当他知道之后,会怎么样呢?

    是惊惧的屁滚尿流的马上进宫请罪?

    还是吓得魂飞魄散,直接消失?

    不要以为宠臣,幸臣,就是飞扬跋扈的人。

    起码,在现在的汉室,所谓宠臣、幸臣,每一个都是老老实实,谨守本分的臣子。

    汉家天子的恩宠,来的快,去的更快。

    谁若以为自己受宠,就可横行霸道,那么,赵同就是这些人的例子!

    刘德就记得,前世,周仁虽然简在帝心,但每次便宜老爹问他朝中大臣谁好谁坏,他都是唯唯诺诺,不发一言。

    所以,他的恩宠从未断绝。

    …………………………………………

    周远,现在确实是吓坏了!

    用假名字参加考举,这也就罢了,只要没人揭穿,谁敢说他不是?

    可是……

    他呆呆的望着露布上自己的大名。

    虽然只是最后一名,虽然只是一位皇子的考举。

    但,天家就是天家!

    刘氏天子这几十年的作为,深刻的教育了一个彻侯、贵族、幸臣——不要在他们面前试图耍小聪明,小脾气,不要以为能占到便宜!

    张释之当初要不是够聪明,及时的认错,深刻的反省,现在,恐怕就是一具尸体。

    邓通就比较蠢,于是,饿死街头,也算求仁得仁。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立刻跑回家里,一进家门,他就让下人给他准备荆条,然后自己脱掉衣服,背着荆条,对家里的下人吩咐:“马上给我准备马车,我要进宫,另外,让人立刻去甘泉宫通知父亲大人,告诉他,我已入宫负荆请罪!”

    这样一番安排下去,周远这才叹了一口气。

    当今之世,不止彻侯们如履薄冰,就是他们这些宠臣的家里,谁不是战战兢兢呢?

    谁要以为刘氏好欺负,可以欺骗,那就请去廷尉大牢看看王恢,去开封候府看看陶青!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