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八节 自作聪明
    天子刘启接过丞相递来的册封草诏,看了看,然后坐下来,提笔稍稍斟酌了一下,就道:“原来是漏这一句……哎呀,是朕错怪章德了……”

    人都打了,替罪羔羊也找了。

    这时候天子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真是让大臣们无言以对。

    不过,太宗孝文皇帝在位之时,常常能上演类似的戏码,所以大臣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天子刘启自顾自的道:“其令裂常山郡为二,东为常山国,皇子刘荣居之,次为中山国,皇子刘非居之!”

    说着,他就将宗正刘季叫到身边,吩咐道:“宗正立刻着手准备封王诏书与仪制吧!”

    “诺!”宗正叩首拜道:“臣谨奉诏!”

    如此一来,场中大臣人人都知道了,天子已经决意以次子刘德为储君,传闻许久的事情,终于要变成真的了!

    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特别是大行王恢,整张脸都黑成了一片。

    刘德若是上位……倘若有人再告诉他,我前些时日曾针对过他,以汉家皇室的心胸,哪里还有我的活路?

    王恢这样想着,一咬牙,狠下心来出列奏拜道:“陛下,臣请早立太子,以安社稷,皇子刘德,可奉宗庙……”

    但他话还没说完。

    砰!一个东西从御座上飞了出来,猛的砸到了王恢的脑袋上。

    “朕还没死呢!”天子刘启怒不可谒,冷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王恢。

    场内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死罪……死罪……”王恢不断的磕头,连头磕破了,顿时鲜血直流,脑袋上虽然疼的厉害,但王恢心中却是暗自得意。

    “哼,任你再怎么厉害,又怎敌的过我的计谋?”王恢向来就认为,自己做这个大行真是屈才了,他有王佐之才,应该坐到丞相的位子上才恰当。

    但是……

    “自作聪明……”左侧一个低低的叹息传到了王恢耳中,让他瞬间如堕冰窟,整个身体都几乎失去了力量。王恢听得出来,那个声音的主人是晁错。

    “自以为是!”这是一直以来在朝廷里几乎隐形的郎中令周仁的叹息。

    一个晁错,一个周仁,都是当今天子的亲信心腹,其中周仁甚至号称隐相,有人甚至说过,天子一撅屁股,郎中令就知道天子要干嘛了。

    “大行!”天子刘启冷冷的站了起来,质问着王恢:“尔以为朕是死人吗?”

    “丞相何在?”天子转身负手命令。

    “臣在!”丞相申屠嘉出列大礼参拜着。

    “廷尉何在?”天子又问。

    “臣欧在!”廷尉张欧以出首而拜。

    “大行王恢离间君王父子,这该当何罪?”天子刘启猛然提高声调问道。

    真以为他是傻瓜啊!

    十几天前,王恢才联手陶青弹劾刘德,转眼就吹捧起来,真当他是文盲没读过史书,不知道春秋啊?

    王恢心里无比苦涩,他想起曾有人对他说过:“善泳者溺于水!”

    这时候,廷尉张欧的声音传进他耳中:“离间君王父子,此勃伦大罪,按律,当族!”

    丞相申屠嘉也道:“离间君王父子,自古以来,都是奸臣小人所惯用的伎俩,老臣惶恐,竟不察朝中有此奸缭,死罪死罪!”

    丞相都认罪了,那王恢就坐实了他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大奸贼,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王恢恐惧的颤抖起来,他将求助的眼光投向御史大夫陶青,为今也只有陶青开口求情,或能为他赢得一线生机。

    站在王恢一旁的晁错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眼中杀机勃勃,刘德没有说错,这陶青果然跟人勾搭起来,想要另立门户,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小人!

    于是晁错发动致命一击,出列拜道:“赵武灵王沙丘之变印鉴在前,此等奸贼,必须严惩不贷,以正国法纲纪!”

    丞相、廷尉、内史,三巨头全部出首,杀气腾腾。

    让王恢几乎绝望。

    然而,更让他痛苦的是,连盟友御史大夫陶青也断尾求生了。

    “臣以为,大行离间君王父子之情,图谋不轨,应当族之,车裂弃市、传首天下,以儆效尤!”廷尉只说按照律法处置,丞相也不过是从道德上指责,晁错虽然上纲上线到了赵武灵王的旧事上,但也没有要求用最残酷的车裂之刑,更别提死了还要身首分离,脑袋被拿去全国巡回展览了。

    “好狠毒啊……”王恢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陶青,事到如今,他自知自己已经难逃一死,但,自己的家人,或许还能保下,自己的脑袋或许还不用被拿去当展览品,全国巡回展出。

    他微微颤颤的摘下冠帽,叩首拜道:“臣死罪,死罪,但臣要检举!”

    他看着陶青,脸上露出一个要跟他同归于尽的表情,面无人色的道:“是御史大夫指使臣的,臣不过是从犯,首犯乃是陶青!”

    “污蔑!”陶青尖叫一声,跪下来道:“绝无此事!”

    陶青怎么都料不到,王恢此时竟然成了一条疯狗,逮着他就咬了起来。

    他却是忘记了,人都要死了,家族都要被夷灭了,王恢怎么可能不疯狂?

    “够了!”天子刘启暴喝一声,命令道:“卫士何在!”

    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卫兵立即上前拜道:“请陛下下令!”

    “将王贼拉下去,交廷尉府,论罪!”天子刘启冷冷的道。

    他当然可以当场下令直接处死王恢,但那样的话,就太便宜王恢了!

    车裂之刑实在残忍,汉家天子从来不用。

    按照律法,这种大罪,腰斩弃市,族三族,只有怀孕的妇女和不满八岁的儿童能侥幸活命,但也逃不掉一个卖为奴仆的下场。

    至于陶青……

    天子刘启才懒得管他是否是被污蔑或者真的参与此事。

    他是天子,又不是审案的刑名官,更加不是断案的亲民官。

    他只需要知道,之前是谁在跟王恢一起弹劾刘德,这就够了!

    只是,御史大夫是三公,汉家制度,将相级别,虽罪该万死,但也不能刑杀,而且此时时局危急,朝廷里也不能出这么大的一个丑闻。

    于是他道:“御史大夫昏聩无能,无佐政之才,其令退避让贤……”

    陶青闻言,整个人瞬间瘫软下来,但,他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脱帽谢罪,道:“臣奉诏……”

    陶青知道,这只是开始。

    接下来,按照传统,廷尉张欧会带着一杯毒酒到他家中,看着他喝下去。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