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七节 替罪羔羊
    “阏弟今日竟有空来我这边了?”刘阏一进来,刘德带着些稍许责备的口吻问着,脸上虽然堆着些笑容,但刘阏看在眼,却感觉有些害怕。

    实在是如今这位胞兄的权柄日渐一日的庞大了。

    在皇室,权柄一大,立刻就会产生威势。

    道理很简单,当一个人能主宰另一个人的命运时,被主宰者见到主宰者,心理无形就会产生压力,潜意识的就会将自己的姿态放低,甚至甘愿为臣为奴。

    就如同三国的刘备,桃园结义时,与关羽张飞兄弟相称,一朝崛起之后,立刻就化为君臣,结义之情虽在,但其实却已经是上下有别。

    刘德现在也是如此,在刘阏眼里,这位胞兄既是兄长也是君主了。

    所以,刘德只是稍带责编,刘阏就已然惶恐不安,连忙陪着笑道:“皇兄见谅,阏这些日忙于奔走,实在抽不开身来拜会皇兄!”

    刘德听了点点头,不管这是不是借口,起码,刘阏姿态摆出来了,也不枉刘德怜惜他一回。

    “阏弟坐……”刘德将刘阏请到坐席之上,兄弟两人手挽手,亲密无间的坐在一起。

    “定下来了吗?”刘德问道。

    “回皇兄,宗正已经定下来了,在河间!”刘阏低着头,满脸的感激的道:“错非皇兄,我便要若刘发一般被封去长沙了……”

    他起身郑重的一拜,道:“皇兄大恩,阏,无以为报……”

    “快快起来,你我兄弟骨肉,何须如此?”刘德笑着连忙扶起他:“况且,雷霆雨露,皆为君父所出,与我何干?”

    刘发被封去长沙国。这并不意外。

    刘发的生母唐姬出身低微,在宫廷里向来默默无闻,老实人从来都是被欺负的!

    “临江国是谁?”刘德问道。

    “回禀皇兄,是刘彭祖!”刘阏回答道。

    刘彭祖是贾姬的长,前世是被封为广川王,吴楚之后迁为赵王,按道理来说。不该沦落到要被赶去临江国啊。

    “汝南是谁?”刘德充满警惕的问道。

    “刘端!”

    刘德长出一口气,全乱套了,前世的汝南王是刘非啊!直觉告诉他,要出大问题了。

    “淮阳呢?”刘德沉声问道。

    “皇刘胜!”

    刘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所有该封的王,都已经封了。但刘非跟刘荣却没有动静,这立刻就为刘德的前途埋下了一丝阴影和隐患。

    想想看,皇室之除了刘阏外,剩下的三个成年皇俱未被封王,这传递给外界的信息是什么?

    “是帝王心术吗?”刘德揣测着,但随即他摇了摇头,不大可能!

    帝王心术不该是这样的!

    谁都知道。三在京,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这残酷的宫斗。

    春秋史书之上的累累血迹,战国时期楚国宫廷层出不穷的弑父杀,兄弟残杀,提醒着所有看过的君王,宫廷斗争是何等的血腥残酷。

    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君王都不大可能会操弄如此危险的事情。

    于是,刘德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便宜老爹受了什么刺激……又开始间歇性的发他的小孩脾气了……”刘德叹了一声。

    皇帝也是人,是人就有七**喜怒哀乐。真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始终理智分析的,那是圣人,只存在于幻想和神话之。

    历史上再怎么贤明的君王也都有犯糊涂之时,就连后世天朝的太祖皇帝,不也晚年栽了好大一个跟头吗?

    至于刘德的这位便宜老爹,自然不可能免俗了。

    一时怒极之下。犯下的错误也有不少。

    但明君与庸君的差别就在于,明君最起码知道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就如同刘德皇祖父,当年囚杀了淮南厉王刘长之后被天下涛涛议论吓了一大跳,但皇帝不可能有错。更不能认错,怎么办,分封刘长三为王。

    这么一想,刘德的心情就放松了许多,送走刘阏之后,他马上就派王道去打听,长安城里今天有几家大臣去甘泉?

    半个时辰之后,王道回来禀报说,丞相申屠嘉与御史大夫陶青、内史晁错,大行王恢,廷尉张欧以及尉周亚夫、宗正刘季,全部都一大早就去了甘泉宫。

    刘德听完,心大石才终于落下。

    这些朝臣或许政见不同,或许相互都有着矛盾与提防,然而,但凡只要不是王朝末年,朝大臣还有点节操,就不可能在此事之上稍有懈怠。

    因为这是国本之争,更关系着天下苍生的利益,与公与私,都容不得后退。

    ………………………………

    甘泉宫之,天刘启头疼的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武百官,脸上抽搐了一下。

    他心里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此刻他也有些懊悔了。

    昨日他确实有些鲁莽了,现在想想,殊为可笑,他都三四十岁的人,还跟一个十五岁的儿斤斤计较。

    只是,天不可能有错!

    受命于天的天怎么能有错?

    假如天错了,那么肯定是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他长叹一声,故作不知,问道:“诸卿此来何故啊?”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臣们一翻,一个个的扶起来,道:“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陛下!”丞相申屠嘉向来是个直脾气,见了天这般模样,他一跺脚,再次跪下来道:“您昨日遗命宗正,定下了册封名单,老臣仔细看了,发现颇有不妥!”

    申屠嘉叩首拜道:“高皇帝制度,皇年长,必须封王就国,只有太能留在长安,常奉陛下左右!”

    内史晁错也拜道:“陛下,臣等深知陛下爱之心,不忍父远离,然而,此乃祖宗制度,宗庙因此而安,就连高皇帝之时,即使宠爱赵王,也要含泪送其就国啊!”

    尉周亚夫就比较直接了,他径直拜道:“臣以为当蚤建太,以安宗庙!”

    有个带头的,其他大臣立刻符合了起来:“臣等奉请陛下蚤建太,以安宗庙!”

    天刘启顿时只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一圈。

    现在就立太?

    不行!

    现在立了太,梁王怎么办?

    刘启还打算利用梁王为自己挡风遮雨呢!

    于是,他踱了一步,道:“朕不记得有此事啊?”

    他挥手叫来一个宦官,问道:“章德,昨日朕所写的册封名单,可是你拿去传递给宗正的?”

    “回陛下,是奴婢经手的!”章德跪下来答道。

    “你这狗奴才……”天刘启一脚踢了下去,怒道:“定是你遗漏了某些字,来啊,给朕拉出去,杖打三十,以儆效尤!”

    说罢,不由分说,就让左右卫士架起章德,就拖出去,然后,一阵阵惨嚎声响起。

    天刘启教训完章德,回头笑着对大臣们道:“请丞相将册封名单拿来给朕看看……”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帛书上的字会遗漏?

    咳咳,三岁小孩都不信!

    这种找替死鬼的桥段怎么越看越眼熟,可不是先帝在位时常常玩弄的把戏?

    当年,专门给先帝当替罪羔羊的宦官叫什么来着?

    邓通!

    然而,对于大臣们来说,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PS:第三更~马上去码第四更~

    咳咳,今天只能完成最低目标,太让我心酸了~

    嗯,等下写完第四章我就去睡觉了,明天好好休整一下,后天再爆发~

    以后都这样吧,一天3更一天4+N更,所谓N小于等于2,也有可能是0,譬如今天-0-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