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六节 抉择
    拿着笔,刘德在纸上写下颜异的名字,然后就是郑当时、宁成、司马相如、主父偃这些早已经内定的人选。

    接着就基本都是贵族之后了。

    蛊臬柔?

    刘德想了想,终于在纸上写下这个名字。

    此人比较特殊,他大概算彻侯之后吧?

    他的祖父就是当年勇冠三军,以都尉破项羽军陈下,连拔燕、代的汉初猛将蛊逢,之后论功行赏,蛊逢以军功封为曲城候,食邑四千户。其谥曰:圉,汉代谥法对于圉的解释是:威德强武。

    汉初彻侯一百余位,只有蛊逢得此美谥,从这个就能想见当年的蛊逢是多么的勇猛了。

    既是个猛人,那自然嗣也少不了。

    蛊逢生前有美妾数十人,这些妻妾为他生了二三十个儿。

    蛊臬柔不过是其一的后代,按照汉代的制度,因为他的父亲没有继承到曲城候的爵位,所以他只能算个准贵族。

    当然这些都是往事,并不重要。

    刘德关注蛊臬柔,是因为此人在十年之后,成为了当代的曲城候,还做了汉室的汝南太守,据说此人颇得民心,在汝南太守任上做了许多实事,造福了一方百姓。

    这种肯干实事的人才,刘德向来最是欣赏。

    写下蛊臬柔的名字之后,刘德回头对王道吩咐:“查查看,当代曲城候是谁?”

    汉初彻侯一百余位,咳咳,除了几位影响力极大的,现在朝堂里就没几个大臣能记住所有彻侯的姓名了,刘德就更不用说了。

    “诺!”王道点点头,立即下去查阅汉世宫廷的记录,不久回来禀报道:“殿下,当代曲城候名捷……”

    王道这么说,刘德倒是有印象了。

    “难怪将来爵位落到了蛊臬柔身上。原来是摊上这么一个二货伯父啊!”刘德笑了一声,这位蛊捷,可谓汉室彻侯里的人才的人才,二货的战斗机。

    先帝在位之时,此人就屡犯国法,然后被当时的丞相张苍当成了典型给废为庶民。

    但这货很有能耐,等张苍去位后。他竟然攀上了邓通的门路,于是,先帝下诏,复封其为曲城候,理由是‘存亡续断’。

    但他老实不了多久,又故态萌发了。

    刘德就记得。三年后,这位曲城候再度被废为庶民。

    咳咳,故事可还没结束呢!

    又过两年,天知道他怎么玩的,居然又攀上了一个高枝,再度复为曲城候。

    按理说,前后两次打击。他应该懂得收敛了吧?

    不!

    传奇还在继续。

    建元二年,坐为盗马,有罪,论死。当时,蛊捷已经十多岁,身为彻侯跑去偷盗,只能说是不做死就不会死了。

    本来,按照制度。犯法处死的彻侯是不可能有嗣能继承其爵位的,朝廷会收回其封国,划为郡县,但是当时刘彻刚刚登基,需要显示新君的仁德,而蛊捷的儿们显然不适合继承,于是。蛊臬柔奇迹般的从一个先前几乎没有存在感的旁支弟,成为了朝廷食邑四千户的彻侯。

    之后,刘德又在纸上写下了靳石、吴禄、卫信、公孙贺、张进等人的名字。

    这人里,靳石。日后官至卿,虽然能力一般般,但能坐到卿,在彻侯弟里,属于高级人才了,毕竟,你不能奢望太多。

    选吴禄,则纯粹是因为政治正确了。

    吴禄之父是已故长沙王吴苪之,刘德早就得到了便宜老爹的指示,此人非取不可!

    否则,人家长沙王吴苪为汉家呕心沥血几十年,最后连封国都绝嗣了,不给他的庶们一些好处,那天下人还不就要说闲话了?

    卫信,倒是个意外之喜了,他老爹叫卫绾……

    就这个关系,刘德就必须取他!

    谁叫当年卫绾还做过刘德的蒙师呢!

    至于公孙贺,不需要解释了,他是将来的大将军卫青的铁哥们,能力虽然似乎不咋样……

    但人家有个好爹,现在的陇西太守公孙昆邪是也!

    张进嘛,周远的马甲呗。

    只不过张进作为乙榜上的人才,只能放到最后一名了。

    理由嘛?

    他写的策刘德欣赏行不行!

    后世的东方朔不就说过吗?

    用之则为龙,不用则为虫。

    作为上位者,刘德说行就行,不行也行!

    这十二人的名单拟下之后,刘德坐在案几前,再凝视了一番所有的一百位士的名字。

    说实话,这其至少还有三人,刘德是想要录取的。

    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政治有时候,真不是正确的选择就一定正确。

    “是金到哪里都会发光……”刘德看着那三个后来官至太守甚至卿级别的人名,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不是他不想选,而是现实不容许他选。

    否则,一个考举录取的十二个人,人人都是天赋异禀,能力手腕一流的大才,这实在就有些犯忌讳了。

    或许换句话说,这三人的能力还没大到让刘德能甘愿冒着风险录取他们的地步。

    不过……

    颜异、郑当时、宁成、靳石,四个将来的两千石,加上一个将来为卫青准备的添头公孙贺,刘德觉得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于是,他将写好名字的纸,递给王道,命令道:“拿去给剧孟、张汤、汲黯,让他们明日以古代公侯奉请客卿的礼节,去将这十二人请进宫里来,声势嘛,弄大一点,越大越好……”

    后来宋代科举进士,要骑马游街,享尽一切可以享尽的荣誉。

    其核心思想就是抬高进士的地位,让人知道,进士的好处。

    刘德这样吩咐也是同样的考虑。

    作为一个新生事物,考举同样也需要一定的造势和宣传,让人们知道,考举是个好东西。

    当然,也要把握好一个度。

    刚刚打发走王道,门外就有宦官来通秉:“殿下,刘阏殿下来了……”

    “快请!”刘德也有些日没见这个弟弟了,上次便宜老爹说,刘阏将被封为河间王,想来,这些日宗正也该拿出方案来了,这么说的话,看样,刘阏是知道自己将来的去处,来感谢兼道别了。

    汉代制度,一朝封王,就必须就国。

    “只是不知道其他人封的是什么?”刘德想着——既然刘阏成了河间王,那么必然有人会成为临江王,如此一来,前世刘德的那几个兄弟的封地就乱了,特别是,刘德想知道,便宜老爹是否会封刘荣为王?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刘荣封王,则说刘荣彻底的跟储君之位拜拜了。

    刘荣没有封王,那他就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PS:嗯,今天可能做不到6更了,只能4更最多5更吧~

    咳咳,我会告诉你们我是下午睡觉去了吗?

    嗯,确实有些累啊~~昨天晚上2点才**,4点才睡着,悲剧呀~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