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四节 天子的提议
    甘泉宫之中,天子刘启刚刚泡完温泉,裹着浴巾,走上岸。

    近来,他身体有些不适,因此听从中郎令周仁的劝告,远离女色,于是本来无女不欢的天子,在这甘泉宫这许久了,竟然没有临幸任何一个妃嫔,这不得不让人啧啧称奇。

    一旁的皇后薄氏,见到天子上岸,连忙走上前来,为其细心的擦拭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丝,体贴的问道:“陛下今日可舒服了些?”

    天子刘启笑了笑,拉着皇后的手,道:“多亏了有皇后照料,朕这几日感觉好多了!”

    汉家自高皇帝开始,历代天子登基之后皆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毛病。

    惠帝死于惊惧,其子登基后被吕后被精神病幽杀。

    太宗孝文皇帝的腰背一直是个老大难,最后也是死于背痛引发的溃疡。

    当今天子刘启自己身体也一直是个问题,特别是登基之前,为了稳固地位,他有时候生病了,却只能强忍着,拖着不敢让别人知道。

    这么多年下来,他的身体因此积累了许多毛病。

    只有每年来甘泉宫避暑之时才能借机调理。

    原先,他宠爱王娡姐妹,因此去年,在甘泉宫陪伴和照料他的是王娡之妹王驹儿,但如今,他只要想起在田家兄弟家里搜出来的书信与证据,就有些作呕。

    不止如此,廷尉张欧还私底下向他禀报了,王娡当年入宫前居然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有ttp:///juepquancai/\">绝品全才最新章节</a>过家庭,生过孩子,如今王娡所生的子女,甚至都已经渐渐长大了。

    天子刘启虽然爱女色,荤腥不计,对于人妻御姐,也有自己的欣赏之道。

    但却不能接受自己的枕边人是个贪慕虚荣,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女人。

    因此,今年的天子的心被伤透了,虽然现在心里还有些想念王娡姐妹的柔情,但他的理智却让他毫不犹豫的斩断了情丝。

    王娡姐妹失宠,整个后宫立刻就进入新一轮的争宠之中,不知道多少宫女侍女夫人在打着入主的心思。

    按照天子刘启过去的套路,此时必定会重新寻找一位绝色来宠爱。

    然后日夜啪啪啪,生下下几个儿子女儿。

    但此时偏偏天子刘启的身体却出了问题,郎中令周仁劝他远离女色。

    周仁,早在天子刘启还是太子之时,就是他的私人医生,向来信重有加。

    对于周仁建议,天子刘启欣然采纳,这才传召了薄皇后过来伺候。

    以前,天子刘启总觉得薄皇后长的不好看,身材也不好,脾气也是个闷葫芦,心里头憋着一大堆事情,加上青春叛逆之时,猛地被薄太后塞了这么一桩婚姻在身上,心里也有所残念,因此长久以来,天子刘启对薄皇后都是有敬重,但没爱意,更别说感情了。

    但这几日,薄皇后日夜在他身边照顾。

    让他深深的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皇后是不漂亮,身材也不好,更不懂甜言蜜语,但那又怎样?

    起码,天子刘启认为,皇后性子乖顺,为人平和,素来与世无争,而且这几日在他身边伺候,凡事亲力亲为,就连汤药都一定要她尝过,才能递来给天子刘启喝。

    甚至就连天子每晚安寝之前的洗脚,都是皇后在做。

    这些种种事情,都让天子刘启非常满意了。

    娶妻娶德,美貌?身材?那是什么?

    对于皇帝来说,难道还缺美女?

    这二十几年来,刘启什么样的美女没睡过,什么样的绝色没推到过?

    听着天子温柔的语调,薄皇后只觉得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辛苦和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最起码,她与天子,现在像夫妇而不是路人了。

    她盈盈躬身,道:“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陛下万勿如此……”

    她这么说,天子刘启就越发感觉自己以前疏远薄皇后真是个错误,心里也有了亏欠,他握住薄皇后的手,道:“朕知道,因为你是将朕看成丈夫,而不是君主……”

    是啊,错非是夫妇,怎会如此?

    他宫中的妃嫔,以前在他表露出方才的神情后,这会,肯定是在跟他撒娇、讨好甚至是开口索要好处了。

    他虽是天子,但却是孤家寡人,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渴望一些平凡但普通的感情交流,一些真挚的不包含其他的关怀。

    这么想着,他就叹道:“这些年是朕冷落了你!”

    “陛下万勿如此,臣妾自嫁给陛下以来,就从未有什么怨言,因为臣妾知道,陛下是真正的大英雄,当年长安城里谁家的女子,没有仰慕过陛下呢?”薄皇后低头轻声道。

    她说的是事实,当年的天子年少轻狂,在长安城里自号小霸王,常常与胞弟刘武,幼弟刘揖偷偷跑出未央宫甚至长安城,流连街头巷尾,留下了许多传说。

    当时的长安城里,谁家的女儿没幻想过有朝一日路遇太子,然后一见钟情什么的?

    当年的薄皇后也不过是长安城中众多仰慕太子的女子中的一个。

    听着薄皇后提起当年的事情,刘启比什么都受用,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是回忆了当年放荡不羁的往事。

    只是笑过之后,天子的心却忽然有些苦涩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可惜皇后你无子,将来朕千秋之后,不知你将何以维生!”

    这是一个残忍的事实。

    太宗孝文皇帝驾崩,遗诏令所有没有子嗣的夫人以下妃嫔出宫自谋生路。

    一旦他死了,按照太宗孝文皇帝旧例,薄皇后虽然不可能被赶出皇宫,但发配永巷自生自灭,却是毫无疑问的!

    难道新上位的太后会容忍一个先帝的皇后也称太后?

    想想都不可能啊!

    想到这里,天子刘启的心就莫名的有些痛了,不知不觉间,他竟生平第一次对薄皇后起了怜惜的心思。

    而通常一个男人怜惜一个女人的时候,就会设身处地的为其着想了。

    于是,天子刘启踱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他回过头来道:“小王夫人现在有孕在身,朕琢磨着,等她生下来,不论男女,都托于皇后膝下奉养,这样,就算朕百年之后,皇后你也不用孤苦无依,起码还能有人嘘寒问暖!”

    这确是刘启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小王夫人就是王娡的妹妹王驹儿了。

    天子刘启这个人,一旦恨上某人,那肯定一恨到底,绝不留情,王家姐妹伤透了他的心,因而,他有意废黩这两人,将之打入冷宫,但孩子是无辜的,将其托养于薄皇后膝下,想来就是完美的结局了!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