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三节 志向
    半个时辰之后,最后一位士子也放下了手中的笔。

    所有的试卷全部被交到了刘德手中。

    虽然明知道这是一场表演,但刘德还是耐着性子,逐一审阅所有人写的文章。

    水平有高有低,高者如颜异的文章,看上去赏心悦目,条理通顺,逻辑自冾,但就是最差的一篇,基本也做到了行文通顺,没有错别字。

    花费了两个时辰,将所有的人试卷全部看完。

    刘德没有在其中发现任何足够能让他改变想法跟心思的文章或者人。

    于是,他装模作样的斟酌了一番道:“公等皆为大才,诸公之所献之书,我已尽阅,请容我思虑一日,明日再做答复!”

    刘德这话一出,立时就让许多人心生好感。

    就连第二轮的第一名颜异都没被当初宣布录用,这说明,我们跟第一名的差距并不大嘛。

    于是,气氛开始变得欢快了起来。

    能不欢快吗?

    今天之后,在场诸人,人人都能捞一个官职来做,再也不是过去的布衣庶民了。

    即使是彻侯勋臣弟子,也是满面春风——来参加考举的,大部分都是庶子甚至私生子,这些人的地位,跟嫡子自然是没法比的,如今能有这么一个出路,已经算很不错了!

    好在刘德前世跟文人们打交道的经验非常丰富,他见状,立即举起一个酒樽,道:“诸公,请与我共饮此杯,愿我汉家江山万万年!”

    “谨祝汉家江山万万年!”一百名士子人人举杯恭贺着。

    “诸君请随意……”刘德放下酒樽,一拍手,立刻有着无数侍女端着大大小小的盘子出来,盘子中装着山珍野味、河鲜蔬果。

    这显然是一顿慰劳宴会了。

    能从三千多人里杀出一条血路来,他们值得用这样一顿皇室宴会犒劳。

    但刘德却知道,下一次考举就肯定要扩军了。

    下一次考举的录取人数就不可能再是这么十来个人,可能是百人,也可能是千人!

    不太可能再把所有中考者全部聚集到皇宫中开宴席。

    这是因为刘德制定的考举制度跟后世的科举制度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初衷。

    科举出来的是官,是精英,是未来的宰辅。

    考举而出的吏,济世安民的吏,将来绝大部分考举出的士子,首先安排的工作,肯定就是某县亭长、游缴、弞夫,秩比不过百石,说是官,其实也不过是后世天朝的大学生村官或者基层派出所所长而已。

    因此门槛比起动不动就要求熟读三书五经,明通典籍的进士要低无数倍,最多也就是个秀才的门槛。

    作为穿越者,刘德当然知道,他这样设计的弊端肯定是有的!

    最重要的一条,毫无疑问就是,考举出来,一步步从基层爬到顶层的那几个人,肯定是能力手腕远超常人,治政经验、政治斗争手段丰富无比的狠人。

    这样的臣子,驾驭起来的难度,自然是比科举出的书呆子难了无数倍。

    刘德这一代还好,凭着本心和性格,刘德不认为有人能架空自己。

    但等到下一代,刘德的继承人性格稍微软弱些,肯定就要被这些臣子骑到头上去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搞科举的明朝中后期,大臣们不就骑在皇帝老子的头上耀武扬威了吗?

    这么一想,刘德就觉得,自己设计和盗版的考举制度,就没什么弊端了,就算有,日后也可慢慢改进和完善。

    这样想着,刘德的心情就变得非常不错了,人一开心,难免就放浪形骸,几杯酒下肚之后,刘德感觉有些醉了,于是起身道:“诸公慢饮,我不胜酒力,先回去歇息!”

    “汲黯、张汤!”刘德吩咐着:“二位卿家为我陪诸公!”

    “诺!”

    王道连忙上来扶助有些微醉的刘德,朝着寝殿而去。

    走过后花园的时候,刘德想着自己苦心积虑了这么久,前后两世为人,终于开始要改变这个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未来,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的胸膛中忍不住的蓬发出了一股豪情壮志。

    但是这种情绪,他没办法跟任何人分享,更没有论坛来让他吐槽和炫耀,他甚至不能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透露给旁人知道。

    这就让他有些难受了!

    特别是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这种难受的情绪无疑放大了许多。

    他现在急需一个能宣泄自己内心激情与兴奋的地方。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刘邦啊曹操啊天朝太祖啊这些出名的政治人物,一喝酒就诗兴大发,原来都是闷骚。

    再没有什么比文字更能抒发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感受。

    刘德对诗赋什么的天生就没什么兴趣,也没有天赋,写不出来。

    但这一点不妨碍他抄袭。

    于是他挣脱王道的搀扶,向前走了几步,吟道:“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脯,天下归心!”

    这是后世曹阿瞒短歌行的结尾,假如只看这最后四句,那么一个怀有大志,想要大作为的政治家形象就跃然纸上了。

    身为皇子,未来的太子,刘德总得放点什么风给外人知道,让天下人看到他的雄心壮志,也让便宜老爹知道他所谋甚大,志向高远。

    这四句,别人说出去,就是有点犯忌讳了。

    汉代虽然没有文字、狱,但皇帝杀人,何须罪名?

    然而,身为皇子,准储君,在酒精的作用下,年少轻狂,意气风发,说出这样四句话来,谁听到了都没法怪罪,甚至还要竖起大拇指赞一句:“真人主之选……”

    这就是什么样的地位,说什么样的话。

    刘德说完这四句,就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哎,还是不够资格啊,不然,我就要说……”

    在他心中,真正的话是:

    “我今生有三志也!”

    “国家大政皆由我定,此其一也!”

    “帅师伐国,执其君长问罪于前,此其二也!”

    “得天下绝色而藏后、宫,此其三也!”

    可惜,一日不为天子,一日不敢说此话,只能打打擦边球,抒发一下自己的志向,表演好自己的角色。

    “今后不可再多饮酒了……”刘德心中想着:“这次就差点坏事了,我要谨记谨记!”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