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一节 思虑
    东市之中,主父偃刚刚离去的那个商铺内,一位穿着绸缎的富商急匆匆的走出来,问道:“方才那个主父偃呢?”

    伙计一听,立刻上前邀功道:“回主人,被我赶走了!”

    “赶走了?”富商鼻孔里冒着青烟,喘着粗气,一个大耳光子赏了过去,怒斥道:“谁叫你赶走的?”

    “败坏家门,坏我名声,徒使受此冤屈!”富商气的又是一脚揣了过去,命令道:“你立刻去给我追回来,追不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你的妻儿,我俱要卖为他人做奴仆!”

    伙计的脸色瞬间苍白无比,他知道,自己惹上**烦了!

    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跪下来道:“诺,我这就去……”

    “狗奴才,带上礼物,快跟我一起去负荆请罪!”富商大声命令着。

    要说恐惧,这富商心里才是真的恐惧!

    谁不知道,纵横派的人出了名的记仇?

    当年范睢复仇的故事,可是人尽皆知shangbaygxg/\">上吧英雄最新章节</a>,这富商现在回忆起来,只觉得心惊肉跳。

    难道要等到人家飞黄腾达了,来跟自己算这笔账?

    可惜,等富商找到主父偃居住之地之时,已经人去楼空。据房主所说,主父偃连人带行李,都被一大帮人搬走了。

    “他日我家若有事,必你之故!”这富商长叹一声,只能掩面而走,另找一个解决的办法,为今之计,只能破财消灾,好在这主父偃现在还没官职,若是如同当年的范睢一般,那他就要成须贾,甚至须贾都不如!

    人家须贾起码在范睢面前还有旧恩。

    长安城喧哗之时,甘泉宫之中,却是无比宁静。

    潺潺的泉水自高山流下,薄皇后轻轻走到阁楼的一角,然后转身走下楼梯,在楼下,李信的身影出现了。

    “皇后……”李信跪下来禀报道:“太后已经说服了粟妃,只等陛下点头,大事就可成了!”

    薄皇后一听,身子都有些颤抖,她喃喃一声:“真的吗?”这可是她过去夜思梦想的事情,可当此事终于出现曙光时,她却又有些害怕了,怕这只是一场梦。

    李信叩首道:“这是殿下告知奴婢的,应该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薄皇后点点头,拭去眼角的泪痕,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吾知道了,李信你先回长安去吧,甘泉宫这边,吾还要徐徐图之!”

    对于天子,薄皇后还是很了解的。

    想让天子点头,玉成此事,需要时机。

    好在,在这甘泉宫她还有两个月时间来谋划此事,让天子点头。

    ……………………………………………………

    未央宫,刘德寝宫之内

    “殿下……长安城里自放榜之后,各豪强富商,皆于榜下捉婿,我等是否要插手?”张汤跪在地上问道。

    刘德一听,也笑了起来,挥手道:“民不举官不究,只要没有强制婚配,那就随他们去吧!”长安城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早有人通告过了。

    对刘德来说,这是最佳的宣传材料啊!

    也是他的考举赢得更多支持者的好机会!

    后世宋真宗怎么说的来着: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有了这个榜下捉婿的佳话,那么,无疑会让人对考举印象更加深刻。

    文人们所求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功名利禄,香车美人?

    现在考举都能给他们!

    如此一来,百家士子肯定全部都要被震动,甚至就是一些宅在家里面的人也要被震出来。

    “诺!”张汤点点头,应命而去。

    等张汤离开,刘德就坐下来,开始规划考举之后的道路了。

    毫无疑问,考举是大获成功了!

    考举之后,刘德就初步的掌握和拥有了一个草台班子,正式的迈入政坛。

    “首先,张汤、汲黯、剧孟三人都要升官!”刘德想了想:“起码得是六百石的秩比!”

    功必赏过必罚,这是每一个上位者都要掌握的技能。

    而且,简单直接的升官,比起其他任何赏赐都要来的更加有刺激,更加能激励士气,鼓舞人心。

    就是对于即将入幕的考举众人来说,一入仕途就看到前辈加官进爵,自然在羡慕嫉妒恨之余,更会不自觉的产生期待,而人一旦有了期待,就会有认同感,有认同感的团队,才有凝聚力!

    只是,目前长安城里,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要腾出三个六百石的官职出来,真是有些难度。

    现在留给刘德的选择有两个,要嘛,定向反腐,干掉三个没有后台的倒霉蛋,要嘛,另辟蹊跷,设立一个新衙门。

    “哪来那么多时间去设置一个新衙门?”刘德想了想,决定还是定向反腐比较好。

    “过两日,我去找晁错谈谈……”刘德就不信了,偌大的内史衙门,会找不出三个贪污犯。

    将这事情放到一边,刘德的思绪飘到另外一件事情上去了。

    现在马上就要到六月了!

    还有不到三个月,就是秋收,他所铸造的五铢钱能不能流通起来,就看这一次秋收的收粮了。

    而紧接着秋收,汉家朝廷立刻就投入一场看不见的战争之中。

    刘德记得很清楚,九月,衡山国遭遇特大冰雹灾害,落下的冰雹大如拳头,甚至能砸进地面二尺之深。几乎所有的庄稼作物都在冰灾之中被毁。

    前世之时,便宜老爹在这场危机之中的表现堪称完美。

    本来天灾是上天的警告,换了别的皇帝,可能想的只是下个罪己诏什么的。

    但便宜老爹却在接到衡山灾情之后,立刻下令少府、丞相调动全国的物资和资源去救援衡山,使得衡山国并未因为忽如其来的天灾而发生动乱。

    更秒的是,经此一事,衡山国从先前的骑墙甚至造反派,立刻摇身一变,成了汉家最坚定的支持者,比梁王还铁!

    不止如此,此事之后,大批骑墙的诸侯都迅速转变了立场,倾向中央。

    郅都就是因为主持救援衡山国灾区有功,才被升官,后来郅都任为济南太守,济南周围十余郡,皆以其马首是瞻,除了郅都的威名显赫外,未尝没有他救援衡山所立下的功劳的缘故。

    刘德并不想去抢攻,这种功劳抢了也没有用!

    他要做的很简单,当便宜老爹需要粮食时,他能随手甩出几百万石。

    这样一来,刘德的地位自然是会更加稳固!

    “一箭双雕啊!”刘德摸着下巴笑了起来,当然,这只是他乐观的想法而已,真要实施起来,肯定困难重重,而且,他还要面对粮食商人跟铸币商人的双重围攻。

    想要完美的撑过去,不是想想就可以的,需要一个仔细的思考之后做出来的计划。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