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节 榜下捉婿
    主父偃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睁着眼睛,一直等到天亮。

    闾里的门禁一开,他立刻就走出房门。

    刚刚出门,住在隔壁的房主就过来对他问道:“主父先生,您下个月的房租可该交了!”

    主父偃闻言,脸颊抽动了一下,他摸了摸兜里最后的几个钱币。

    很显然,那几个钱,别说是交房租了,就是吃饭,都有问题!

    但看着房主一脸担忧和写满了不信任三个字的脸庞,他迟疑的点点头:“且稍等片刻,我去友人处借些钱回来,今天一定将房租交上!”

    找谁去借钱呢?

    周意?

    主父偃在心中摇了摇头,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去向周意开口,主父偃自尊心极强,特别不愿意将自己的短处暴露于友人之前。

    “听说临淄大商人张氏在长安有产业,不若我投贴前去拜会,想来应该可以得些礼金!”当世的商人,最喜欢结交文人,常常会资助一些声名不显之辈。

    主父偃从前一路从齐国跋涉千山万水,周游中山、燕赵,靠的就是贩商天下的齐地商人的资助。

    对于怎么讨些生活费,早有心得。

    于是,他打听之后,找到了在长安城东市之中的一个商铺,投了拜帖进去之后,就静等主人出来迎接了。

    谁知道,拜帖投进去后,过了半个时辰,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出来迎接他,主父偃站在门口看着店中的伙计来来往往,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于是,他厚着脸皮,走进去,问一个伙计道:“敢问,贵主可曾吩咐我前去拜见?”

    那伙计横着眼睛,很不屑的看了一眼主父偃,翘着嘴唇道:“我家主上不见你!”

    主父偃被他的眼神看的心中都在滴血。

    身为士子,他自认为高人一等,可没想到,却被一个卑贱的商铺伙计给鄙视了!

    主父偃紧紧的握住拳头,心里以为这只是伙计在故意刁难他,于是,道:“我乃是本次考举的士子,你家主人可知道?”

    那伙计扬眉冷笑着:“自是知道……纵横家出身嘛……”

    这些天这个伙计可是见惯打着各种名目上门来打秋风的士子,先前,这些文人来了,他跟他家的主人都是好生伺候,请其吃上一顿丰盛的饭菜,再包些钱财,可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他家主人的态度就变了,除了有名声的贤才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见!

    什么叫有名声的贤才?

    当然是齐鲁大地第一学派的儒家弟子!

    …………………………………………

    主父偃浑浑噩噩的走出东市,他的耳中始终在回荡那个伙计的那句话:“纵横家出身嘛……”

    这句话深深的伤害了他的感情,让他有种被人指着鼻子痛骂的感觉。

    走在大街上,他甚至有种要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兜里就剩下几个钱了,最多只够吃一顿就着咸菜的粟米饭,或许能加些作料,但也就如此了。

    但要让他去跟周意等好友开口求助,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什么时候才能放榜呢?”主父偃叹了口气。

    这么想着,忽然前方的人群开始骚动了起来,隐约间,主父偃听到,有人喊着:“放榜了!放榜了!”

    主父偃顿时只觉得眼前一亮,立即跟上涌动的人群,朝着最近的一块露布奔跑而去。

    走得近了,他就听到几个大汉扯着嗓门大声的宣读着一个又一个名字。

    “魁首——济南国颜异!”

    “次者——陈县郑当时!”

    “其次——南阳宁成!”

    每报出一个名字,人群都要发出一声轰隆的叫好声跟欢呼,然后就有许多人马不停蹄的朝着四面跑去,看样子是准备去报喜,讨喜钱的!

    主父偃勉强挤到人群之中,惦着脚尖,向前看去,只见露布之下,悬挂着两块布帛,一匹金色,一匹银色。

    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第七名——临淄主父偃!”

    “第七名——临淄主父偃!”

    “第七名——临淄主父偃!”

    这声音就像一颗陨石砸进了他的脑海里,一直不断的回响,轰鸣,让他整个人的情绪都猛然间蓬发出来,他捂着脸,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的大哭了起来。

    在临淄的时候,被儒生们嗤笑,他们都说:“只以口舌之快,小人哉!”

    临淄的孩童追在他的身上,跳着舞,唱着歌谣:“主父偃,十七岁,学纵横,长短不能合,大小不能制……”

    到了燕地,燕王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履历,就将他赶出了王宫。

    “先生,你哭什么?”有人发现了他,于是问道。

    “我是主父偃……”主父偃站起来,抹了抹眼泪,郑重的自我介绍道:“授业于范叔第五世孙范嘉!”他以前为这个身份感到羞耻,不敢直白的告诉别人,但现在,他成功了,他可以自豪的,无所畏惧的告诉所有人,他是纵横派的传人,他为自己的学派而骄傲!

    “主父偃?”那人眼睛一亮,疑惑着问道:“可是临淄主父偃?”

    主父偃愣愣的点点头。

    那人哈哈大笑,一挥手,道:“儿郎们,给我抓住他!”

    人群之中猛地冒出七八个精壮的大汉,一把抓住主父偃。

    “你们干什么?救命啊!”主父偃怎么可能对付的七八个大汉,立刻就被人按在地上,然后抬着四肢抬了起来。

    那人却笑了起来:“贤婿勿慌,我乃长安安陵氏,家有一女,年方二八,待字闺中,与贤婿正是良配!”

    主父偃听了,老实了下来。

    安陵氏,他当然有所耳闻,这是关中巨富之家,家声显赫。

    那人嘿嘿的笑了起来:“本来只想抓个在榜之人就可,甚至银榜也能凑合,没成想,抓到了金榜第七,哈哈,老夫真是太有远见了!”

    所谓金榜银榜,自然是指的两张不同颜色的布帛上所记载的考生名字的榜单。

    长安人民智慧无穷,只在榜单出现的时候,立刻就将两个榜单取名了。

    金榜为贵,银榜次之。

    那人又吩咐家丁道:“快走,不然一会若是彻侯们反应过来,我们可就走不了!”

    谁不知道,如今整个长安的彻侯勋贵们都在磨刀霍霍呢?

    对于贵族豪强们来说,假如自己家的子侄考不上考举,那简单,找个考上考举的人做女婿就行了,反正,谁家没有十个八个女儿的?

    一时间,长安城内的十几块露布下,各种鸡飞狗跳,带着人马潜藏在人群专门等着中考者出现的地主豪强们,发现一个立即抓走一个,甚至有贪心者,一口气抓了四五个回家……反正女儿多,无非是给些嫁妆……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