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九节 尘埃落定
    第一名既定,前三就没有异议了。

    汲黯举荐的郑庄第二,张汤所举的宁成第三。如此一来,这次考举在含金量上来说,就已经相当硬朗了,前三甲全部是在刘德的前世出任过两千石以上官职的巨头。

    刘德再看其他八十多人,竟从其发现了二十多个在前世算的上有名的人物,最后官至郡守的就有十余人。

    “真想全部收至麾下啊……”看着那些一个个的在历史上曾经威震一方的名字,刘德流着口水幻想着。

    这次考举,人才如此集涌现,也是因为举荐制度的缺陷所导致,许多有能力的年轻人,受限于举荐制度的高门槛和官僚们因循守旧的作风,只能蹉跎地方。

    考举一出现,就将他们从沙里筛了出来了。

    “真是可惜了……”刘德叹了一声,这些人之,留给他选择的余地太少了。

    现在,他已经内定了颜异、主父偃、周远、司马相如四人,只有八个名额可供选择。

    而余下的八个名额之,最少要选择四位彻侯的弟。

    “还必须要有两位关出身的士!”刘德揉了揉太阳穴想道。这没有办法,就是政治正确而已,对于汉室来说,关才是它真正的根基,笼络和收买关弟,就是正确的不能再正确的政治抉择。

    至于公平?这世界上哪来真正的公平?

    于是,真正能自由随心选择的,也就只有两个名额而已。

    这两个名额该怎么用,是要好好考虑的。

    “商议一下乙榜的人选吧……”刘德看着张汤等人道,他拿着一张白纸,先在上面写下司马相如与周远化名的张进,然后递给张汤吩咐道:“剩下的人选,卿等三人好好商议一番!”

    “殿下,这乙榜的评判标准是?”张汤想了想问道。

    刘德洒笑一声。道:“自然是忠臣之后,功勋弟,以远近亲疏而列!”

    这是其应有之义了,也算是刘德对那些站出来为他摇旗呐喊助威的彻侯们的一个回报吧。

    只是这事情不能说的太明白,只能靠张汤等人自己去领悟了。

    于是,说完这话,刘德就起身道:“卿等好好思虑思虑。我去东宫给太后请安!”

    “恭送殿下!”

    ………………………………………………

    刘德到了长乐宫。照例给窦太后做了一次眼保健操,然后,刘德就将今日考举的事情跟窦太后禀报了一番,这才问道:“皇祖母,孙儿,如此考虑可还成?”

    窦太后满意的笑了一声:“哀家不过是个瞎眼的老妇。困居宫廷之,对于朝政,哪里有什么见解呢?不过刘德你做事,考虑的很仔细,这一点,哀家要夸奖你!”

    刘德连忙乖巧的给窦太后锤锤肩膀,道:“皇祖母缪赞了……”

    窦太后笑了笑。没有接话,只是自顾自的道:“哀家今天把粟妃叫过来,说了说那件事情……”

    “粟妃是很不乐意呢!”窦太后叹道。

    何止是不乐意啊!

    窦太后回想了一下,她眼睛虽然瞎,但耳朵却灵的很,她记得清楚,当她提出要过继刘德给薄皇后时,粟姬的胸膛之陡然呼吸急促。鼻息加重,手指都快掐进肉里了!

    错非她是太后,执掌后、宫大权,诸妃废立,她可一言而决,甚至不需要跟皇帝说一声,恐怕粟姬当时就要暴走了。

    即使如此。粟姬走时,连脚步都有些虚浮。

    “哀家好说歹说,总算说服了粟妃点头,接下去的事情。就不用哀家提点了吧?”窦太后淡淡的道。窦太后对付后宫妃嫔,可谓是经验十足了,而且,她的长寿殿,对于所有来到此地的妃嫔,都是一个巨大的威慑,所有妃嫔来此之后,都要好好想想,当年的戚夫人是个什么下场!

    粟姬再怎么跋扈,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最终也只能低头称是。

    于她而言,出手干预宫廷妃嫔嗣这件事情,可是担着巨大的政治风险的!

    别的不说,此事一旦传出去,在民间,她的名声就会受到一些损失。

    但这个险值得冒!

    为何?

    谁叫刘德已经跟馆陶定下了口头的亲事,将来要迎娶陈阿娇呢?

    陈阿娇就是窦太后心头最宝贝的人,为了让陈阿娇过的好一点,将来不至于有个恶婆婆,拼着名声受损,窦太后也顾不得了!

    “将来,你要好好对阿娇,不可委屈了!”窦太后转过头,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刘德:“若你让阿娇受了委屈,哀家就定不会轻饶!”

    “孙儿不敢!”刘德连忙跪下来拍着胸膛保证道:“孙儿已经许诺,将来要为阿娇表妹建造一个大大的金屋,男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窦太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要没那个金屋藏娇的美丽誓言,窦太后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将自己的宝贝阿娇许给别人!

    “那你就去告诉皇后吧……”窦太后挥挥手道:“想必皇后也是等急了!”

    对于薄氏,窦太后还是挺满意的,除了不能生育外,一切都符合她心目的儿媳模样。

    有了刘德的过继,薄氏的位,基本是稳固了。

    ………………

    刘德拜别窦太后,出了永寿殿,辗转来到了淑房殿。

    李信老远就看到了刘德,于是马上出来迎接,问道:“殿下这时候前来,可是有事?”

    刘德点点头,道:“确有大事来报!”

    他问道:“李公,母后可在?”

    李信尴尬的笑了一声,道:“可不巧了!今天下午陛下传召,皇后去了甘泉了!殿下既是大事,便告诉奴婢罢,奴婢明日一早就去甘泉告诉皇后!”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在这个时候想要出宫都有困难,至于出城?没有天的诏令,长安诸门没有一个城门卫尉敢私自放人出城。

    刘德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就将窦太后已经说服粟姬的事情说了出来。

    李信一听,脸色立即严肃起来,他马上道:“奴婢这就出城,夜去甘泉,通秉皇后!”

    此事,必须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好在,奴婢手还有一道先帝所赐的便宜行事的令符!”李信叹了一声,道:“奴婢这就去取那令符!”

    刘德一听,连忙劝阻道:“不可,先帝赐令,非危机之时不可擅用!”

    皇帝老特别是先帝所赐的令符与诏书,在宫都是有着副本的,每次使用之后,都会建立档案。

    李信贸然使用那特权,肯定会有后遗症,甚至可能要因此丧命!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皇帝的恩德,作为奴婢随意动用,那就是藐视君恩,区区宦官,甚至连审判都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直接乱棍打死。

    李信却笑道:“皇后对我恩重如山,只要皇后过的好,区区性命,奴婢怎会吝啬?”

    刘德听了,有些感慨,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

    前世他的河间王宫之,鼎盛之时养着数百人,全部高薪伺候着,可惜,一朝大难临头,全部都作鸟兽散,只有宦官王道陪着他一同赴死……

    “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刘德道:“明日一早出城还来得及,李公扪心自问,若无公在一旁辅佐、照顾,以母后的性格,能在这宫逍遥几时?”

    李信这才默然,止住脚步,跪下来道:“奴婢遵命!”

    PS:呼呼首订已破1500,要离感觉良好,奋发码字ING!

    大家请更加猛烈的订阅吧!

    顺便求打赏,月票~咳咳,我虽然不争月票那个虚名,但面也要照顾一下滴~~~~~不然订阅比别人高,但月票就那么几张,面上过不去呀~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