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七节 马屁(求订阅支持)
    周远此刻却沉迷于解题当,根本无法自拔,甚至热的汗流浃背周远都没去理会,因此也没注意到一个穿着差役便服的少年悄悄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他拿着算筹不停的计算着,思考着。

    这个题目激发了他的好胜心。

    周远自幼就对算术无比着迷,以至于深陷其无法自拔,去年更是远赴北平,请教前丞相北平侯张苍关于算术的问题。

    可惜,北平侯已经垂垂老朽,人都已经痴呆了,当年叱咤风云的计相,如今只能靠饮女奶水维生,当真让他颇为遗憾。

    这次考举传出要考算术之后,他立刻就来了兴趣。

    于是他化名张进,来参加考举。

    于他而言,做官?太简单了!

    他老爹在天面前只要稍稍一提,立刻就能出任郎官,甚至是实权的大夫。

    但他对仕途没什么兴趣。

    比起做官来,他更喜欢研究算术,女人以及医术。

    ………………

    刘德站在他身边看了一会,然后就默默的走开,走上楼梯之后,刘德就对汲黯吩咐道:“那人的卷,卿不要看,直接送到我这里来!”

    没办法,刘德估计这位周远恐怕到考试结束也找不到那第五题的头绪。

    可万一要是他没考上,然后他老爹较真起来,不说别的,只要在刘德的便宜老爹面前夸大某些事实,就足够刘德喝一壶的!

    事到如今,只能直接把此人的大名放进录取名单之了。

    反正没人敢说闲话!

    …………………………………………

    在午阳光最盛之前,考举落下了帷幕。

    一个个士汗流浃背的走出考场,有欣喜的,也有失落的。

    这些士出了考场,立即三五成群的对着答案,相互议论、讨论起来。

    颜异拖着疲惫的身,走出考场。迎面就走来几位世交。

    “颜兄考的怎样?”一个年长一些的人问道:“我只答出第三题……”他叹了口气道:“这天气太热了,影响了我的思绪,不然第四题应该是能答出来的……”

    颜异看了一眼周围的朋友们,道:“我答出了四题,但第五题,怎么想都不知道该如何决断!”

    这话一出,立即就引起了人们的共鸣。

    “是啊!”有人说道:“那第五题很是太难了。我感觉当今之世就算萧何房复生,怕也难答出!”

    萧何与张良,当年就是汉室公认的数学大家,以思维敏捷著称。

    颜异摇了摇头,道:“应该有人能答出……”

    “这题与《章算术》的《衰分》一章所载的几个案例有些相似,但却将难度放大了。一时三刻或许找不出答案,但倘若潜心去研究三五日最多半月,应该是能得出结果的!”

    颜异此刻也是有了些眉目。

    数学这东西,只要找到规律,就一定能得出答案!

    “颜兄所说,倒也不错!”有人附和道:“我回去后就决心好好去算一算这第五题,若能早一步得出答案。无疑是……”说到这里那人马上闭嘴,悻悻然的道:“没什么……”

    但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情,马上就让人联想了起来。

    自古无第一,武无第二。

    人最想争的就是一个名。

    不管写章,做事情,还是谋划方略,能得第一的,总是比第二更受人关注。

    如今这考举的第五题将几千各个学派的士难倒了。

    毫无疑问。只要有人能第一时间给出答案,那么,起码就能混一个官职,甚至能得到朝廷重用!

    当此之时,算术,可也是朝廷庙算的一部分。

    自前丞相北平侯张苍开始,朝廷选拔官员。就特别喜欢那种算术好的人。

    如今做官,可不止是要写的一篇好章,会拍马屁,更要懂得做事。

    不说别的。一县之,每年的头等大事就是上计长安,算术不好,连账目都做不清楚,送到长安,那马上就要被开革!

    所以,各地郡县的司马、主薄,一般都是算术好的人出任。

    更何况,解出几千人都解不出的题目,这本身的荣誉与快感,就足以鞭策士们去发奋图强了。

    于是,大家很快就心照不宣的笑了几声,然后立即赶回家,去计算那第五题了。

    颜异看着这些平日熟知的友人,竟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散,心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礼乐崩坏,人心不古啊……”

    然后,他坐上自家的马车,道:“快,马上回家!我要解题!”

    ………………………………………………

    日落之前,三个考场所有的试卷全部搬到了刘德的寝宫之。

    汲黯跟张汤各自带着十几人开始阅卷。

    阅卷速度还是挺快的,因为前面四题都有标准答案,对照一下,就知道对错。至于第五题,刘德吩咐,有写了答案的,直接送他面前。

    花了两个多时辰,两千七百多份试卷最终被审阅了一遍,最终,答对四题的人有八十七人,答对三题的则有八百多人。而在第五题下面写了答案的,居然也有四百多人。

    这四百多人的卷,首先被送到了刘德的面前。

    刘德一看,都有些惊讶了。

    自信的人,还是挺多的嘛!

    但翻开试卷,刘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一连看了十几分卷,都是些不知所谓的家伙在上面随便写了个答案,什么解题步骤,思路一概没有。

    不过,这却也是此时算术的风气了。

    然而,这些人,刘德看都不看他们的其他题目的答案,统统贬落。

    原因很简单,这些家伙一看就知道是在投机,刘德怎会给他们投机的机会!

    换句政治正确的话来说是:汉家不需要人品不好的官员!

    一连贬落了一百多人,刘德的心都有些烦了,这时候,一张写满了字的试卷出现在刘德眼前,让他总算有了看的**。

    一看考生名字,刘德咦了一声:“司马相如?”

    再看内容,刘德顿时哭笑不得了。

    这上面那是什么算术题目的解答啊,分明就是一篇拍马屁的诗赋,章先是从刘德出这个题目说起,一直引申到了三皇五帝,上古贤圣们的行为,用词华丽而篇幅优美。

    “果然不愧是集诗赋之大成者!”刘德笑了笑,将这张试卷悄悄的塞进自己的袖里:“马屁拍的不错,算你过关了!”

    身为上位者,需要有三种人辅佐。

    一种是直臣,能直言过失,不惧得失的提醒君主。

    一种是干臣,行事有谋略,做事有方针,能贯彻和执行君主的意志。

    最后一种就是拍马屁的,能写好章的。

    作为穿越者,刘德实在太清楚吹捧和神化君主的力量和作用到底有多大了。

    别的不说金胖胖,金二胖,金三胖就是最好的例。

    一个现代国家都能被在吹捧之下变成家天下,举国上下见到三位胖胖的画像不管真心假意都激动的狂奔。

    PS:0-0今天能有几更呢?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