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六节 考举中的大鱼(求首订)
    PS:第一章VIP求各位读者老爷踊跃订阅

    颜异算是一个明智的人,当他发现自己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出那最后的一道题目之后,立即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四题上面,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抉择。

    但有人却爱钻牛尖角,且乐此不疲。

    譬如在另外一个考场之,一位华服锦衣的贵族公,将其他四题丢在一边,埋头解着那困难无比的第五题。

    对他来说有没有官当真的无所谓。

    官二代的思维,常人一般很难理解。

    此刻,在这位贵族公的眼,那困难无比的第五题,比之世上任何美人还要动人,让他沉迷于解题当,无法自拔。

    时间渐渐过去,太阳高升,气温越来越高,不多时,地面就变得像个火炉一般,考场的差役们不得不洒水降温,同时不断给考试的士们添加汤饮。

    刘德在这个时候急匆匆的赶来考场,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小宦官,这个小宦官是从甘泉宫赶回来奉着章德的吩咐来通风报信的。

    刘德带着这个宦官,进了考场,先是找到张汤,急匆匆的问道:“张卿,你这考场可有一名二十三四岁,个不高,喜欢穿白衣的贵公?”

    张汤微微一愣,道:“殿下,请容臣查看一遍……”

    同时问道:“殿下此人可有什么不妥?”

    当然不妥了!

    刘德也是刚刚才知道,他的考举士混进了一条大鱼!

    郎令周仁的爱——周远!

    在后世的史书上,周仁这个名字真是没几个人知道,更没多少清楚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就算偶尔有人翻开史记,看到此人的大名,估计也就一笑置之,并不怎么关注他。

    因为他官小,区区郎令,甚至连卿都不是。

    但有前世记忆的刘德却太清楚这个周仁的威力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位郎令对便宜老爹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周亚夫跟晁错两人之和。

    便宜老爹对周仁的信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就是他偷腥之时,站在门口把风的,必定是周仁。

    不单单如此,就是便宜老爹的后。宫之,周仁进出也从不避嫌。

    刘德记得很清楚,前世刘彻能打败那么多兄弟。当上太,除了他老妈会经营,会拉拢之外,买通了周仁,是最为关键的一步棋。

    毫不夸张的说,周远在便宜老爹心的地位。就跟前朝的邓通在太宗孝皇帝心的地位一般,都是那种官职不高,地位不显,未必也能帮你成事,但败事绰绰有余的存在。

    而周远是周仁的独,周仁对其无比宠溺。

    这样一个人却隐姓埋名,跑来参加考举了。

    假如不是章德在便宜老爹身边伺候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偷听到了周仁跟便宜老爹之间的闲聊,马上派人来通告刘德,刘德可能都不知道。

    毫无疑问,周远此人必须谨慎对待。

    张汤查了一遍,摇头道:“殿下,臣这里没有您所说的人……”

    二十多岁,个不高的贵公就那么几个,没有一个是符合刘德所说的情况的。

    “我再去剧孟哪里看看……”刘德抛下这句话。风风火火的跑去另外一个考场,到了那里,虽然找到了两三个符合特征的人,但经过小宦官目认,却都不是周远。

    最后,当刘德来到汲黯负责的考场时,刚一进去。那小宦官就从人群发现了他的目标,对刘德奏道:“殿下,左侧那边的那位就是周郎之!”

    刘德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位外表平凡。脸上还有着青春痘的年轻贵族公,正坐在校场的一角,咬着笔杆,愁眉苦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刘德看了他的样貌,感觉有些眼熟,好像那里见过似的。

    他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

    前世,刘彻登基后,他作为诸侯王入朝朝见天及太后,在王娡的宫,他可不是见过这位周远?

    不过那时,刘德只以为他是宦官一流,于是命人送了贿赂,不多,才几十金,但却被此人丢了出去,当时刘德还惊讶,以为遇到了不吃腥的猫。

    现在看来,不吃腥倒是未必,这位周远当时应该是感觉被侮辱了吧?

    刘德小声的问那小宦官道:“你可知现在郎令家的请托之费是多少?”

    那小宦官想了想,答道:“奴婢听说,去年汝阳太守张成叔入朝上计,被丞相贬为‘殿’,请托郎令代为说和,光是拜门就送了五百金!”

    五百金啊!

    这汝阳太守可真是个土豪啊!

    不要看到刘德动不动就花掉一千金,就以为此时金不值钱,跟后世武侠小说的银票一样泛滥。

    当此之时,黄金还是很硬挺的!

    一个很直观的背景就是,太宗孝皇帝时期,十户产之家的家产总和是一百金。

    明年平定吴楚之乱,便宜老爹赏给窦婴的赏赐也只有一千金。

    后来卫青为大将军,击匈奴有大功,刘彻的赏赐也只有一千金,而那一千金,卫青拿出五百金为李夫人父母贺寿,甚至哄得李夫人喜笑眉开。

    既然是个土豪,那改天得派人去查查,他家里究竟有多少钱了。

    这样想着,刘德走进汲黯所在阁楼,见了汲黯,立即吩咐道:“卿与我一套常服,我现在就要换!”

    这位周远既然来了,刘德就不打算放他走了。

    他老爹在便宜老爹面前的面那么大,不好好利用,那刘德就是白痴了!

    换好衣服以后,刘德就对左右道:“不要有人跟着我,就当我是一个寻常的差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汲黯还是点头道:“臣遵命!”

    穿上常服,刘德打扮了一下,好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差役,然后,就走出阁楼,一个人慢慢的走到那周远的身边,悄悄的斜眼看了看。

    刘德马上就发现了,这周远居然在攻略他所出的那第五题,以至于其他四题都放在一边没去管!

    这怎么行!

    那第五题,刘德就没指望有人能解答出来!

    而且刘德稍微猫了两眼,发现他的计算方式和思路都出了问题。

    不过这也怪不得周远,此时虽然有章算术这种古典数学的巅峰之作,但是解题思路大体还是遵循着前人的框框架架,并未有所创新,而且,实际上,章算术并未有明确的数学概念和解题公式。

    难道我要帮其作弊?

    刘德想了想,摇了摇头,这样的话,也太没节操了,也太"chi  luo"裸了!

    对他来说没有好处!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