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五节 难题
    颜异拿着号牌,走进考场之,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他驾轻就熟的找到了属于他的位,跪坐下来,然后拿出笔墨,静等着考试开始。

    “咦……”颜异抬头向前一看,颇为惊讶了一声:“前面那几块竖起来的木板是做什么的?”

    只见在校场央,竖立着几块一人高的木板,木板之上用一块遮挡了起来,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于是考场之,发现了此事的士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肃静!”张汤负手走上校场央的高台,大声命令道:“离考举开始还有一刻钟,所有士请保持肃静,不可交头接耳!”

    许是张汤身上穿着的官服和左右矗立的禁军起了威慑作用,整个考场霎时安静了下来。

    张汤接着道:“下面,我来宣布本次考举的规矩……”

    “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偷看他人试卷,违者,一经发现不止考试成绩为零,还要移送内史衙门治罪!有发现他人舞弊而不检举者,连坐为共犯,一样废除考试成绩!”这个规矩是针对前次考举查出的几个舞弊例而做出的针对性对策。伴随着张汤的声音,许多士心里都是咯噔了一下。连坐法之下,想要舞弊,那难度无疑就大大增加了。

    张汤向前走了一步,继续道:“其二,今天天热,殿下特地从古籍之查阅得了一道解暑汤饮,等会,我会让人给诸位每人发一个碗,考试之时,每隔一刻钟,就会有人来给诸位添一次汤饮,若实在酷暑难耐,诸位也可提前交卷,万不可意气用事!”这些话有没有作用没有人知道,但事先不申明,出了乱,就不得了了!到时候连个推脱的法都没有!

    “其三……”张汤继续道:“考题写于木板之上,我会命人将木板四处移动,诸君好好看题,切勿看错,免得误了考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连纸都不过是刚刚出现,印刷术自然是影都没有一个。

    就算刘德知道可以用雕版印刷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印刷所用的油墨去哪里找。

    至于找人抄录……

    两千多份试卷,要是找人来抄录,天知道得要多少人。

    这人一多,考题难免就会泄露。

    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将考题的字体放大,写到几块木板之上,等到开考,就让人举着木板给士们看。

    至于万一有人近视看不清楚什么的,那就只能说一声遗憾了。

    考举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想要一开始就做到尽善尽美,那怎么可能?

    说完这些话,张汤就对站在他旁边的亲信心腹田甲吩咐道:“烦请兄长将白纸分发下去,每位士发三张……”

    “诺!”田甲点了点头,看着张汤,他也是心感慨了一声,如今的张汤变化真的是很大,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需要仰仗他的资助,才能读书的年轻人了,身上已经若隐若现的带着些威势。

    “传闻考举之后,刘德殿下就要给张汤、汲黯、剧孟升官了!”田甲想着:“这一升,起码就是百石的实权官职,甚至可能是侍郎、议郎一类的郎官!”

    汉家的郎官,将来有很大可能是能做到两千石级别的卿的。

    “我得抓紧机会,让张汤早日娶我家细君回家!”一旦张汤做了郎官,能否遵守诺言,继续跟他家联姻,那就真是未知了。

    如今长安城的彻侯贵族们,可是人人都盯着刘德殿下手下的三大干臣,就连剧孟那个大老粗,竟然都被好几家彻侯哄抢者,想要招其为婿。

    追逐张汤、汲黯的就更多了!

    传言,连章武、南皮两位德高望重的外戚都有所意动!

    再不抓紧机会,到时候别说正室了,小妾的位置估计都要没了!

    没人比田甲更清楚长安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怀着这样的心思,田甲带着人,将白纸一一分发下去,发完最后一人,校场的大门徐徐关闭,考试开始了。

    十几块木板被人举着放到了校场的四角,基本上是每七十人分享一块木板。

    …………………………

    一共五道题目,每答对一题得一分,这是现在人所共知的事情。

    但,这次的考举,只会有一百人能通过。

    这就意味着,最起码要答对四道题,才有机会成为那百分之一,甚至可能需要五题全对!

    因此,当木板上的布取下之后,所有的士就立刻拿起笔,将木板上的题目抄到纸上,然后,再三核对,确认无误后,才开始作答。

    颜异将五题全部抄到纸上后,看了看。

    这第一道题真是简单至极!

    勾股定律,这是现在连蒙学的幼童都知道的!

    但正因为如此,颜异心里却隐隐开始不安了。

    果然,再看下面的题目,难度一个比一个高了,第二题颜异还觉得比较轻松,但第三题就变得辣手无比,涉及到了衰分,甚至是反衰分,无疑,这是相当有难度的算术题了。

    第四题,难度比之第三题相差无几,让颜异稍稍有些安心。

    虽然难,但大体没有超脱出章算术的范围。

    颜异自认为自己应该还是能解出的。

    毕竟,他家是世代望族,这望族,自然土地多,土地一多,租户就多,每年都需要计算租户的租税跟田苗钱,没有足够的算术底,显然是没办法积攒出这么多家业的。

    但是,当他看到第五题,整个人瞬间都感觉不好了。

    “今有百人答题,八十一人答对第一题,十一人答对第两题,八十五人答对第三题,七十人答对第四题,七十四人答对第五题。答对三题及以上者方为合格,问:合格者几人?”颜异反反复复的念叨着这个题目,一时之间真是感觉无从下手。

    章算术里,有过近似这样的题目!

    但是毫无疑问,出题的那人丧心病狂的将整个题目的难度放大了数倍。

    要知道,在章算术,就是难度最高的一题,也只是五人分钱或者三人分金。

    “此题,我做不出来!”思考了良久,颜异不得不承认,这道题目超出了他目前的能力范围。

    ……………………………………………………

    最后一章公众了,凌晨就要上架了~~~~~~

    心情好激动啊~~~~~~

    好惶恐啊~~~

    有点像当年追老婆表白前的时候~~~~~

    嗯,那个第五题,其实在汉代的章算术里就有简化版本的例,话说,我也是度娘了才知道答案,汗一个先。

    我承认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上架后,基本上每日3更吧。

    明天订阅破一千就加更1张,1500再加更2章,2000再加更3章.

    嗯,要是有本事让俺一天6更就算你们狠!

    各位读者老爷们,请多多支持俺吧~

    顺便说一句,凌晨那章不算明天的保底更新~~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