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三节 苍鹰
    第一缕晨曦从东方出现之时,主父偃就像一台被上了发条的机器,猛然间就弹跳了起来。

    简单的洗漱之后,他就抱着《九章算术》在阳光下继续研读。

    “今天马上就要考试了!”主父偃在心里想着:“这一轮一定要考过!”

    过了这一道坎,对他而言,就等于打开了仕途的通道。

    只是竞争者们太多了……

    能否考过,他心里实在是没底!

    昨日,露布之下,已经贴出了文告,这一轮的算术考举,只会录取成绩最好的一百人,余者尽数嫡落!

    虽然残忍,但所有的士子包括主父偃在内都觉得很合情合理。

    他们都是自诩精英的天才。

    既是天才,那怎可再与庸碌者为伍?

    于此同时,在长安城另一头的一栋豪宅之中,颜异也睁开了眼睛。

    在两个婢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洗漱完毕,颜异就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离考举开始还有多久?”

    “少主,现在已是辰时了,还有一个时辰!”身边随侍的奴婢的答道。

    “准备车马吧……”颜异用清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接过婢女递来的一碗盐水,漱口之后吩咐道:“宁可早点过去等,也不可耽误时间!”

    今日的考举,经过这些天的发酵,全长安都在瞩目着。

    毫无疑问,今天考场外的围观民众只会比上次多,不早点过去,那万一被人堵在路上,岂非要误了大事?

    乘着马车,来到街面上,马车刚刚上路,就有一个衙役过来询问:“敢问先生可是去参加考举的?”

    颜异点了点头,问道:“有事?”

    那衙役答道:“奉内史晁公之命,我等已经清理出了一条专供诸位先生赶考的道路,请先生随我来……”

    “多谢……”颜异点点头,拱手道:“有劳贵官领路……”

    同时,颜异心中也有所纳闷:“内史衙门什么时候搀和进来的?”

    ………………………………………………

    “你是说晁内史居然好心帮我们在长安清理了好几条专门供士子通行的道路,还是派了大批人手引路?”刘德刚醒来没多久,剧孟就来报告内史衙门的忽然举动了。

    “晁错的嗅觉和反应还真是快!”刘德系好腰带,赞了一句。

    自从前两天河东郡传来了郡守放话,所有河东籍士子,只要能通过考举的第二轮,那就无条件可以获得举荐资格,而且最高可以被举荐当县尉。

    这可是八百石的实权官职!

    仅次于县令之下,是为一县之中的大人物,前途光明的很。

    自从听说这事情后,刘德就已经预料到了,朝中的九卿衙门,肯定会下场了。

    河东郡传出这样的事情,刘德一点都不意外。

    官僚们不管在什么时候,永远都会紧跟中央步伐,以显示自己的政治正确。

    譬如后世的魔都,一度把小学教材里的古文诗歌都要赶尽杀绝了,但一朝老大放话,立马就改弦更张,自己把自己的脸都抽肿了,还装出一副卖萌的表情说什么“我们觉得必须要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

    更何况,考举出来的士子本身就相当于得到了中央的某种程度认可,在举荐资格方面,完全没障碍。

    只是,晁错前些天不是刚刚差点被刘德弄得下不了台吗?

    这转眼就把那事情忘得干干净净,跪舔过来了……

    政治家的节操,果然还是不要有期待了!

    事实证明,只要有好处,官僚们才懒得管你是否曾经得罪过他,只要能捞到政绩,打完左脸,再把右脸送上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走!”刘德挥手道:“我们去看看……”

    晁错出手了,不去看看,好像有点对不起对方……

    出了未央宫,沿着官道前行,刘德就看到了,道路两旁,不时的都有着内史衙门的人在奔走,几条原本供长安民众通行的道路,此刻已经被彻底封锁和清理了,只有持着考举考生身份证明的文书的人才能通行,一切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充分的显示了内史衙门在晁错的统帅下,无论战斗力还是执行力和组织力,都完爆之前的历任内史。

    “是谁在负责协调这一切?”刘德一路看过来,也不禁对那位获得了晁错信任和许可,一手组织和策划了今天的交通疏通计划的人有了兴趣。

    就算是后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一切人员与资源调动起来的人,也是很少的,起码都是市委一级的干部。

    至于在这西元前的时代,能有这么大魄力和协调能力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不说别的,就是能将那几条道路清理干净,让长安的市民和贵族遵守规矩,这一点,没有足够的能力和魄力,哪能办得如此通顺?

    “回殿下,似乎是中郎将郅都在负责……”剧孟回答道。

    “这就难怪了!”刘德点点头:“是苍鹰出手了啊!”

    倘若问朝中大臣晁错之后,谁能扛起法家的旗帜,十个人里有九个会回答是郅都。

    而且比之晁错,郅都更加的严苛,不近人情。

    假如说晁错还会根据局势的需要,做一些妥协和交易,那么郅都这个人呢,在他面前,除了天子外,没有可以让他低头的人!

    去年的时候,便宜老爹带着贾姬,也就是后来刘大耳朵的祖宗,超级播种机器刘胜的老妈去上林苑打猎,结果途中贾姬肚子疼去上厕所,谁料一头野猪好死不死的出现在了贾姬的厕所之外。

    便宜老爹当时就想去赶走野猪,救出自己的爱妃,结果被陪同的郅都拦住了,郅都说“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

    这话说的太直白了,简直就是将宫里的妃子看成了消耗品,死一个再纳一个就得了。

    若是在后世,郅都恐怕会被女权主义者给撕了,但在如今,却立刻就赢得了便宜老爹的赞赏,升为中郎将,负责长安的治安工作,就连窦太后都赏赐了他一百金,作为嘉奖。

    从这个事情上,刘德也看出来了,在郅都的眼里,这世界上除了天子,其他人都是渣渣!

    典型的刻板法家思维!

    不过……这样的人,刘德喜欢!

    为什么呢?

    他迟早也是要做皇帝的啊!

    倘若等他做了皇帝,满朝上下都是郅都这样的臣子,那该省多少心啊,什么政策改革法令,他一言就能决定,也不会有人唧唧歪歪。

    只是,这只能是yy。

    整个汉室历史上,好像也就出了郅都这么一个愣头青……

    “走,我们去见见这头苍鹰!”刘德决定道。

    “苍鹰?”剧孟好奇的问道:“殿下是指的中郎将吗?”

    “嗯!”刘德心里咯噔一声,他却是忘了,郅都苍鹰的外号,要等他做了中尉,杀的长安城贵族心惊肉跳之后才会被人按到头上的,不过也没关系,身为皇子,给大臣取个外号,这不算什么大事!
29salon